🏡
PTT小說網
x
    “我只告訴你存在這種可能,具體有沒有,具體是誰,那只能夠你自己去找。”九幽後說道。

    九幽後看到莫凡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到嘴邊的話不自覺的咽了下去。

    九幽後知道很多事情,尤其是死亡後,作為一個幽靈,一切都可以看透。

    可活著的意義本就是活在一個夢里,或者說為了一個自己期望的夢而努力的活著,九幽後覺得今天自己已經告訴莫凡太多不應該和他說的東西了,世界是怎麼樣,不是靠別人來說,別人來告知的,得靠自己去看,自己去走,自己去領悟……

    它丑陋不堪也好,它唯美純淨也好,總能夠看到想看到的和不想看到的,最重要的是自身怎麼去覺得。

    秦羽兒看到的世界,丑陋、無情……哪怕躲到了荒無人煙的冰山天痕仍舊無處容身,而她心靈因此受到了半點污染嗎?

    九幽後覺得,莫凡還是得自己去看,自己去了解,盡管他看到的丑陋已經不少了,但很顯然還不夠多。

    ……

    莫凡走出了靈堂,九幽後卻迅速的追了過來。

    “你跟著我做什麼?”莫凡有些不解道。

    “大王還交待了我一件事,所以我要跟著你。”九幽後說道。

    “什麼事?”莫凡問道。

    “告訴你也沒關系。他讓我看好你,這是他的事情,你能夠在天山上出手相助已經很好了,剩下的事情他會處理,他不希望你與異裁院站在對立面,至少現在絕對不行。”九幽後說道。

    “我還太弱是吧?”莫凡說道。

    “你很強了,但有些東西還是需要時間沉澱。”九幽後說道。

    莫凡苦笑。

    “很不好受,對吧?”九幽後聲音柔和了很多。

    在暴君山脈上,那種屈辱的離開滋味已經很不好受了,現在又來了一次。

    “會舒服都有鬼了……哦,我不是在說你。”莫凡說道。

    “那要不我想辦法幫你找找看是不是真的有那個國內黑手,異裁院那邊大王是死命令交待過我,不會讓你染指半點,有這種人存在的話,你可以幫大王把國內這般狗雜種。”九幽後用商量的語氣說道。

    “可以。”莫凡說道。

    異裁院、胡夫怎麼針對斬空老大,莫凡都遠沒有國內有人在背後搞鬼來得憤怒,經歷了古都浩劫,更經歷了北疆危機,莫凡是親眼目睹一個又一個人為這份安定獻出了生命,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就算了,當權者卻要為了更多的掌控權去踐踏這所有人拼盡一切換來的平靜……

    絕對罪無可赦!!

    “你先回凡雪山,給我一點時間,我從碎碎小鬼那里得到的消息有點零零散散,我得收集點鐵證。”九幽後見莫凡同意不去聖城了,也松了一口氣。

    “還真得有?”莫凡質問道。

    “額……有!”九幽後點頭道。

    “那真得該死!”

    ……

    亞洲魔法協會,迪拜法師塔。

    邵鄭快步走入到會議室,將厚厚的大門推開。

    “祖桓堯,為什麼異裁院裁教進入我們國界你沒有向我匯告一聲!”邵鄭完全處在氣頭上,根本不管會議室里的是什麼大人物,直接指著祖桓堯罵道!

    會議室里,各種國家的一些官員都有,他們似乎在討論別的什麼事情,看到邵鄭破門而入,都是滿臉愕然的樣子,有些不明白這位亞洲議員為什麼要這樣發怒。

    “各位,抱歉,看來我和我的這位年輕同僚在國內的事務上溝通有了一些誤解,關于里登皇室的事情,我們先聊到這里。”祖桓堯臉上卻沒有什麼太明顯的表情,依舊保持著平和的笑容將會議上的人送走。

    邵鄭就站在大門口,其他亞洲協會里的官員們陸陸續續從他身旁走過,邵鄭連跟他們客套的心情都沒有了,那雙眼楮盯著祖桓堯。

    邵鄭負責國內事務,而在國際上風生水起的自然是眼前這個黑胡須的老貨祖桓堯,在亞洲魔法協會里,他更與甦鹿稱兄道弟,沒有祖桓堯的阻礙,兩萬公里海岸線計劃可以更早半年執行。

    “有什麼事情就不能坐下來關上屋子慢慢說嗎,你這樣讓國外友人看到豈不是惹笑話,還以為我們國內領袖都是你這幅大脾氣的樣子。”祖桓堯慢條斯理的說道。

    “你別給我裝,異裁院在天山動用禁術,還帶走了一個對我們國內安定非常關鍵的人,這件事會帶來什麼後果你考慮過沒有。魔法部長的位置,你想要安排你的人,你和我說,搞這種事情,已經觸踫到我底線了!”邵鄭怒道。

    “邵鄭啊邵鄭,你寧願相信那些曾經血洗過古都的殘暴亡靈,也不願意相信我的那些忠心耿耿部下,一個國家的安定怎麼可以依仗那些東西,你大可以把你的這個計劃公布于眾,假如所有人都支持你和那小子搞的什麼冥界戰爭,那我拼上這條老命都會把異裁院帶走的人給就出來。”祖桓堯說道。

    “我跟你說了多少遍,海洋才是我們最大的威脅。既然亡靈暴亂可以靠其他事情暫緩,為什麼你要打破這個給我們喘口氣的機會!”邵鄭說道。

    “始終還是你太懼怕海洋了,若是讓我來處理,海洋只會是一片美麗的藍色,用來蓋那些漂亮昂貴的房子……好了,好了,這件事你也不用向我發火,和異裁院交涉的人可不是我本人,我和你共事這麼多年,你也知道我為人。”祖桓堯說道。

    “把人要回來。”邵鄭重重的說道。

    “邵鄭,你十幾年前跟我說過同樣的話吧?我記得那個時候你還只是個小部長,那個女孩還在國府里……”祖桓堯說道。

    邵鄭愣愣。

    “十幾年了,我還在這個位置,而你都已經和我平起平坐了,但我想你應該清楚,哪怕你坐上了一把手,真得就能夠從異裁院的手上要人?”祖桓堯反問道。

    邵鄭沉默了。

    “我當年讓他改名換姓到南方,就是為了讓他逃過異裁院的罪責。為什麼你們誰都不願意告訴我,那個復活的秦王奪走了我孫子的生命,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只希望他好好的活著,不是痛苦的被困在一個數千年的鬼殼里!!”祖桓堯說道。

    ————————

    (昨天三章,今天三章,補了下前些天沒更的~~~~大家看完,隨手投點票什麼的,有月票的也記得投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