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在莫凡喚起龍魂魔法免疫的那一刻,他面如死灰!

    一個人畢生修行魔法,那是因爲魔法在這個世界上起着統治作用,掌握了越高的魔法奧義,便能夠在這個世界橫行。

    既然如此,爲何要存在魔法免疫之說。

    難道龍纔是這個世界上的主宰,龍凌駕於至高無上的魔法之上!

    龍這種東西,不是早就應該滅絕了嗎,爲什麼莫凡的身上會有一件擁有龍魂的物品。

    真正的龍什麼時候像人類低過頭,爲什麼會將自己的精髓龍魂賦予一個人類!!

    這魔法免疫……

    這魔法免疫!!

    趙京看着雷電交加的天空,看着毫髮無傷的莫凡,那雙眼睛佈滿了血絲,有憤怒,有痛怨,但更多的是一種絕望。

    他在冷水湖裏看到了自己,被重明神火包裹着,被燒得面目全非,被燒得只剩下一具炭骨,那就是自己的下場!!

    他不信,神木井除非擁有造物主般的能力,不然怎麼可以預知每個人的死亡。

    火焰連天,一顆顆巨大如開天妖曜的火焰星體從高空中劃過,在神木井裏的天空,依然可以看到無數古怪的枝椏,魔爪那樣搖擺着,而火光掠過昏暗的蒼穹,照亮了這些魔爪,一點點引燃着這片冷水湖周圍的植物。

    重明神火與天地劫炎,降下的正是當初可以引燃整個灼原的劫炎天火。

    莫凡身處免疫龍光之中,徹底化爲了一個憤怒的烈火聖靈,它呼出的氣息,便是一朵朵會劇烈焚燒的蓋天雲,這些蓋天雲不斷的產生烈焰星體,一顆顆劃破,拖着長長的耀眼之尾,茫茫長空被這些光線分割成火紅之梭!

    死亡逼近,趙京擡起頭的那一刻,再多的不甘都變成了恐懼,對死亡的恐懼,尤其是在知道了自己會有這樣的下場時,這種恐懼便會被放大無數倍。

    人都是非常脆弱的動物,在親眼目睹同伴暴斃之後,就會對類似的場景產生極強的抗拒、恐懼以及一點保護意識。

    目睹同伴尚且如此,更何況是看到了自己本人的下場!

    烈火熊熊,將趙京那張帶着幾分顫抖抽搐的臉盤映得更加清晰。

    沒多久,趙京整個人就被從天而降的火焰災雨給吞沒,火焰球體打在地面上,烈焰就會更劇烈幾分,一層一層的疊加上去。

    每劇烈一些,趙京的軀殼就被焚燬掉一層,他身上應該有不少保命的手段,尋常魔法師只要一觸碰到莫凡與小炎姬的這雙天火,肯定直接變成灰燼,趙京則是慢慢的被焚開。

    從毛髮到皮,從皮到肉,從肉到骨,這個過程趙京都在瘋狂的掙扎,他朝着冷水湖衝去,似乎冷水湖的水可以爲他澆滅這神火天降。

    可冷水湖的水古怪至極,它們看上去像液體,實際上更像是全透明的膠狀物,之前那些在飲水的動物舌頭被黏在上面,根本就拔不出來,又不捨得斷掉舌頭,最後就變成了那副標本般的樣子。

    冷水湖的水,起不到一點澆滅作用,趙京甚至可以在上面踏行,他變成了火人,衝了好幾圈,他的瘋狂行徑才慢慢的停止下來。

    終於,他慢慢的跪倒在冷水湖湖面上,烈焰鬼魂幽魂那樣纏着它,並一點一點的啃噬掉它身上殘餘的組織。

    他向前倒去,整個人趴在了冰水湖上。

    烈焰慢慢消失,他身上根本不剩下什麼可以灼燒的了,他的骨骼,沒有變成灰燼,卻是呈現炭狀。

    這倒表明不了什麼,只是代表他應該吃過什麼靈果異藥之類的,可以讓他的骨骼比正常人結實很多倍……

    五老燒成了灰,爐灰飄散在了凡雪山果林中,想必將來重新修整的凡雪山會有一片金燦燦的果園。

    趙京現在也被燒成了骨炭,一點一點的沉入到了冷水湖中。

    說來也是古怪,趙京剛纔求水的時候,冷水湖堅硬如冰鐵,感覺什麼力量都打不過敲不開,現在趙京死在上面,那一片地帶的冷水莫名的融開了,變成了最純粹的液體,任由趙京沉入到湖中。

    剛完全淹沒,下面的湖水在波動,上面的湖水卻又變成了冰鐵,完全是給人蓋上了一個牢不可破的棺材,沒被燒死,也得溺死!

    往常莫凡施展這樣強大的火焰神通,殘餘的火焰怎麼也能夠燒出一片壯觀的焦土,可在這神木井裏,那些植物依然茂密,氣息莫名陰冷,根本不像是剛剛經歷了一場天劫大火。

    一個灼原都可以燒燬我,萬物都焚滅,莫凡堅信自己剛纔施展的力量絕對可以和當初席捲灼原的劫炎天火媲美了,可在這神木井裏,卻根本沒有維持多久。

    就好像有一個神通廣大的林魔,在人剛剛想要用火光照亮周圍的黑暗,它突然出現一口吹滅,並對你做了一個小心燭火的動作。

    周圍的密林是如此,這冷水湖也是如此。

    從進入到這裏開始,莫凡就感覺神木井就是一個活物!!

    ……

    莫凡走到了冷水湖上面,他要確定趙京的屍體,有些詭術是可能移花接木,將自己掉包出去的。

    湖水這一次變成了玻璃,沒有黏性,莫凡走在上面還感覺到一絲絲堅滑。

    玻璃質的冷水很古怪,朦朦朧朧,像玻璃浴室門那樣,只能夠看到一個影子,看不清裏面的具體細節。

    到了趙京沉湖的地方,這裏已經離岸邊有些距離了,密林如草叢那樣分佈在視野的遠端。

    他低下頭,看到了趙京。

    說來古怪,也就趙京死的這個地方,透明得像天山冰湖之水,他趴在那裏,頭顱焦黑、身骨焦黑,被牢牢的封死在了湖水潛處。

    沒有直接沉底??

    這湖也是奇怪,人都死了,還將人卡在湖面與湖底之間,有一種製作標本的感覺。

    “應該是死透了。”莫凡滿意的點了點頭。

    正要收回目光,忽然正面冷水湖表面的那層朦朧被什麼力量給肅清,腳下的冷水依舊如玻璃堅硬光滑,可它同時也透明無比,一眼見底。

    就是這一眼,莫凡冷意從腳心位置傳來,慢慢的爬到胸口,最後襲到了頭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