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是自己的死狀,也不是趙京的屍骨發生了什麼詭異的變化……

    而是正整座冷水湖下面,沉滿了屍體!!

    就湖水錶面這一層,密密麻麻鋪滿了各種各樣的屍體,他們一個個死狀各異,被切割開的,被燒死的,被雷劈死的,被斬首的,被溺死的,被破心的!

    這些屍體陳列在了冷水湖最表層,與莫凡的腳只有那麼薄薄的一層堅硬冷水層,若是遠遠看上去,它們跟被凍僵了沒有規律的飄浮在湖面。

    如此還不是最可怕的,屍山莫凡也見過很多。

    在這些屍體間隙的地方,又還有更多的屍體,它們標本一樣在表層湖水與深水之間,雖然有一定的錯落,但整體是保持在一定的湖下層度。

    趙京的屍體,就是在這個層度,他的周圍還有無數類似的人類屍體,他們死狀同樣千奇百怪,偏偏就是沒有完全重複的。

    千百種死狀!!

    就好像某個擁有怪癖的神魔在人世間進行蒐羅,要將一切死亡方式收集齊全,然後還能夠展示出來。

    屍體不可怕,成堆的屍體也不可怕,但成堆的屍體全部是不同的死狀標本庫一樣沉在這湖中,那就真的恐怖了,饒是莫凡這種膽子極大的人都差點兩腿發軟的坐倒在地上。

    這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又要在多少死人堆中才可以攢滿整片湖??

    細思極恐!!!!

    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

    莫凡一再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現在終於明白自己在踏入這裏的那一刻暗脈爲何會在全身循環流動,這個神木井完全就是一個沉屍井。

    紅魔收集世間八魂格,爲了晉升邪神成爲真正的帝王,所以他真身在這個世界四處遊蕩,飄忽不定。

    而這滿湖的屍體,明顯也是來自世間,到底得是什麼樣的神通,纔可以將這些人全部積攢在這裏?

    Wωω ⊙T Tκan ⊙c o

    要知道里面沉着的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生靈,絕大多數都是修爲高的存在。

    莫凡根本不敢再往下看,可冷水湖又具有無法抗拒的力量。

    莫凡無法收回目光,更無法離開。

    有什麼在摁着自己的腦袋,用什麼刑具撐開自己的眼睛,讓自己看得清楚!

    莫凡只能夠硬着頭皮觀賞,那滋味不亞於走入到了一個蠟像館中,那個將活人制作成蠟像的變態正威脅着自己,正興奮無比的給自己講述這些傑作,莫凡不能夠表現出一點不耐煩,只能夠一邊恐懼,一邊帶着求生意識的做出欣賞參觀又毫不做作虛假的樣子。

    在趙京那一湖層下,更深處,還有屍體。

    那裏已經是比較深了,接近了湖底。

    看得出來,那一湖層沒有表層和中層那麼密集,但依然有一些平躺懸着。

    突然,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映入莫凡眼中,這讓原本無比恐懼這片湖水的莫凡恨不得用手撕開這些堅硬的湖水,將沉在裏面的那個人給挖出來!

    “總教官!”

    莫凡忍不住喊出身來,他撕不開這湖水,他這樣喊只是期望水下的那個冷冰冰的屍體可以應答。

    寂靜。

    神木井寂靜到了極致,聲音在迴盪。

    是斬空!

    裏面沉着斬空。

    他的身旁,還有一隻雪白到了極致的手,被其他更上層的屍體給遮擋住了,但莫凡能夠猜測那是誰。

    秦羽兒!

    斬空和秦羽兒。

    他們在接近湖底的位置!!

    在聖城,莫凡清楚的記得斬空與秦羽兒一同離開這個世界,除了斬空的魂被小泥鰍給納入之外,什麼都沒有留下,真正意義上的灰飛煙滅。

    可他們此刻卻在這裏。

    他們當初離開的時候非常安詳,也非常堅決,其他屍體上或多或少能夠看到不甘、怨怒、恐懼、錯愕、迷茫,他們卻要比其他的要祥和許多,彷彿是心甘情願的沉在這裏……

    莫凡心中波瀾翻滾。

    他不知道這個地方究竟代表着什麼。

    難不成這裏就是神魔墓地,有某個神魔一直在所有種族遙望不到的穹頂上,窺視着世間的滄海桑田、種族興衰,隨後將某些具有代表性的死者載入到這座神木井裏???

    那麼自己不久前看到了自己。

    也是浸泡和冰冷的樣子。

    這是不是意味着將來某一天,死後的自己也會被這個神魔製作成標本,沉湖水底??

    莫凡努力的回想着那個死後的自己,是比自己蒼老還是就現在這年輕模樣??

    偏偏那一幕,在莫凡的腦海裏越來越模糊,像是夢裏的畫面一樣,會逐漸在自己的意識裏消失,你怎麼努力去想,它都在一點一點抹除。

    “咯吱咯吱咯吱~~~~~~~~~~~”

    周圍的森林發出了響動,莫凡警惕的往旁邊看去。

    他可不希望自己現在就沉湖。

    鬼怪樹木開始收縮,那些連天的枝椏開始逆向生長,粗壯如樓房的枝幹也在一點一點的退化,滿地的粗根鑽回到土壤裏。

    冷水湖一點一點的變小,這個神木井一開始瘋長,現在卻被施加了一個時間倒退的魔法,一切都開始收回到原本的樣子。

    莫凡站在冷水湖上,陳列的那些屍骨逐漸模糊,莫凡盯着斬空總教官,他的那份毫無痛苦的樣子,讓莫凡反而沒有那麼迫切想要撕開湖水了。

    而斬空的眼睛是打開着的,他也彷彿在凝視着莫凡。

    在聖城,沒有來得及訣別,反倒是在這古怪的神木井裏,見到了他真正的最後一面,他握着一隻雪白的手,彷彿這就是他此生的心願,他不在意這個世界怎麼善惡,更不在意世界之上有怎樣的神明魔宰。不必沉入湖底,湖底未必舒坦,也不在表層被波瀾推打。

    ……

    神木井消失了,不知是因爲趙京的死消失,還是莫凡大限未到,神木井暫時不收。

    總之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莫凡返回凡雪山,有些憂心忡忡,倒也沒有之前那麼恐懼,神木井裏的一切就像一場噩夢,醒來便會在自己腦海裏慢慢消退,在夢裏,會對一切深信不疑,醒了便覺得夢裏的東西荒唐可笑。

    即便是真的,裏面死狀萬千,但不是每一個都是痛苦的。

    莫凡回想一下自己的那個樣子。

    似乎也未必是痛苦。

    反正很複雜。

    怎麼說呢,一個男人如果縱-欲過度,最後死在女人肚皮上應該也是自己那個樣子。

    這樣一想,莫凡心情好了很多,畢竟自己確實有兩個老婆。

    現在年輕力壯,渴求大被同眠,過些年不好說,不好說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