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是愚蠢。”

    華展鴻也毫不客氣的罵道,他掃了一眼無人,接着道,“你們都是卡在巔峯修爲與半禁咒之間,可以說連禁咒的門檻都沒有摸到,就憑你們短淺的見識,這輩子也休想踏入到禁咒了。”

    “華軍首,您批評的是,可禁咒之門也不是我們想觸摸就可以觸摸到的。”唐議員稍稍有那麼一點底氣,開口道。

    “知道這個世界上爲什麼禁咒是極少數嗎?”華展鴻冷哼一聲道。

    五個人都很茫然,同時又非常認真。

    他們不是勉強算是巔位者,但離半禁咒有些距離,更別說是真正的禁咒級了。

    無數前人先輩都說,巔位與禁咒,一步之遙,可這一步之遙究竟怎麼跨越,根本無人知曉。

    他們五個,何嘗不想跨入禁咒,那纔是魔法至高頂點,奈何經歷了不知多少歲月,他們修爲止步不前,就好像這輩子都不可能在向前一步了。

    華展鴻是真正的禁咒,而且還是禁咒法師中的佼佼者,難得能夠聽到一位禁咒法師講這個鴻溝,他們怎麼會不願意聽?

    “人有極限,任何一個人修爲至高都是超階巔峯,不可能再有所提升。禁咒本就不應該存在,違背自然法則,破壞萬物生機,所以它是禁咒,不是法咒。”華展鴻說道。

    他說着這些話的時候,莫凡、趙滿延、穆白三人也是正襟危坐,禁咒啊,終於有人說禁咒了,在書籍裏,禁咒永遠都是一個名字,真正的記載幾乎爲零,甚至有些系的禁咒連名字都說不清楚。

    “之所以有禁咒法師,是人藉助了一樣東西,突破了自然法則,成爲了一種可以帶來自然毀滅的存在。可以毫不客氣的說禁咒法師等同於癌細胞,當癌細胞足夠多,癌症爆發,世界離崩塌也不遠了。”華展鴻說道。

    魔法公約。

    任何國家不允許在未授權的情況下使用禁咒。

    當時在迪拜使用禁咒的蘇鹿就給這座城市帶來了一場可怕的毀滅,數以萬計的人墜入到黑暗位面裏,這些人逃出來的可不多。

    “可以幫助人突破自然法則,成爲禁咒的,便是這大地之蕊。”

    華展鴻用手指着桌子上的地火之蕊,認認真真的說道。

    唐議員、賀老、黎守、蔣水寒、南榮席山都錯愕的盯着地火之蕊,包括莫凡、穆白、趙滿延三人也大爲吃驚!

    “它就是開啓禁咒大門的鑰匙。”

    “我們國家禁咒法師不多,那是因爲我們將得到的大地之蕊用作建造城市,邵鄭議長雖然離職了,但不得不說他是一名好議長,我們國家固然需要禁咒法師來鎮守重要區域,但更需要大地之蕊來建造城市,讓更多的人有屬於自己的家園。”華展鴻接着說道。

    大地之蕊是一種抉擇。

    若用來開啓某位強者的禁咒之門,那麼就等於失去了一座牢固可靠的人城。

    “所以我們國家每一個禁咒法師代表的絕對不是強大,而是職責!”

    “這份職責,趙京根本不想承擔。”

    “他奪走地火之蕊,等於是奪走一座城市的生機。”

    “所以我代表鎮國軍,感謝凡雪山爲這份生機所做的一切,凡雪山因爲這場戰鬥犧牲的人,我會向國家申請國家勇士厚葬。”

    華展鴻行了一個軍禮,莊重無比。

    五位領導見這樣大人物都表示這份感謝,急急忙忙向莫凡等人鞠躬。

    這個時候若再不知好歹,那他們也離解甲歸田不遠了。

    穆臨生站在一旁,看着這六位大人物的這份誠摯感謝,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站了。

    太沉重了,穆臨生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大禮,還是來自軍首華展鴻的,華展鴻可是國家傳說級人物啊,他可以吹一輩子了!!

    “軍首太客氣了,我們都是希望國家度過這場浩劫,齊心協力,齊心協力。”莫凡回答道。

    軍首向莫凡走來,而剛纔那五位趾高氣昂的領導還保持着鞠躬,想來他們也是害怕軍首遷怒他們,現在很努力的表達自己的誠意與歉意。

    “莫凡,我們單獨聊一聊……”華軍首說道。

    “哦,好,穆臨生你接着和五位領導談一談吧,現在應該可以好好談了。”莫凡道。

    “好!!”穆臨生狂點頭,激動的心情還無法掩蓋。

    華軍首正要走出去,回頭看了一眼穆白和趙滿延,臉上卻露出了幾分詫異之色。

    “你們兩個,也一起過來,差點小看了你們修爲。”華展鴻說道。

    穆白和趙滿延一臉茫然的跟了上去,也不知道這位大人物要和他們說什麼,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但在大人物面前一言一行還是會緊張。

    ……

    到了街上,華展鴻就顯得很隨意了,他雖然穿着軍裝,卻沒有佩戴軍銜徽章,就如同一名士兵返鄉閒逛。

    “我那些話,並不是和那五條老狗說的。”華展鴻開口就有些出人意料。

    莫凡、穆白、趙滿延三人不知華展鴻什麼意思,但他罵得卻讓人很開心。確實是五條老狗。

    “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踏入禁咒了,就算給他們十枚地火之蕊,他們也不可能踏入禁咒,所以那些話我是和你們說的。”華展鴻認認真真的說道。

    “那軍首用心了,我們還以爲是不小心聽到了什麼修行大祕密……軍首,烤魷魚要不?這家味道很好,每次來我都會買幾串。”莫凡問道。

    穆白和趙滿延頓時汗顏。

    大軍首跟你沿街吃烤魷魚,你不要形象,人家不要嗎?

    “好,兩串,不辣的,恩,恩,一丁點辣也行……”華展鴻糾結了一會要不要放辣的問題。

    “……”穆白和趙滿延頓時無語。

    魷魚烤的很快,小店鋪的老闆都認得莫凡,笑呵呵的多送了莫凡一串。

    一邊走一邊吃確實不雅,他們乾脆坐了下來,圍着一個非常小的矮腳桌……

    小矮桌確實小,有些承受不起這四個大漢。

    “對某些人來說,他們成爲了禁咒,是癌。但某些人卻可以是至強護國武器。這枚地火之蕊,我們現在非常需要,不出意外會用來奠定一位火系法師的禁咒修爲,魔都出現的那位滔海魔,不久之後我便要與它一戰,身邊需要一位火系禁咒。”華展鴻如實將地火之蕊的用途道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