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繼續!”

    “神恩浩蕩!”

    屋檐上,那些施展著超階群法的聖城法師們再一次描畫起了絢麗的星座、星宮來,密密麻麻的星子在樓房、房屋的上方,龐大的魔法氣息更在光輝最耀眼奪目的時刻如風暴一樣涌動。

    匯聚,不斷的匯聚,這一次所有進攻的聖城法師動用得正是最具殺傷力的火系魔法,漫天的火點驅散著降臨在聖城中的黑色邪氣,燃燒的光將上百公里的夜空都映得通紅。

    一聲令下,所有的火點蓬勃竄起,它們將斬空所在的地方給徹底圍困了起來。

    有赤色的火幕鑄成了一座高山般的山爐,有流動的岩漿在山爐中噴濺,更有無情的熔焰在將山爐中的一切燒成灰燼。

    巨大的火焰熔爐可謂是拔地而起,斬空身軀與山之熔爐比起來根本不成比例,渺小到不及熔爐中千萬飛揚的火燼!

    “煉魔場,淨除!”

    飛揚的火燼在隨機的組合,每隔一秒鐘的時間就會有一個對沖的火焰門圖出現在斬空的兩端……

    整個火焰熔爐本身就擁有可怕的高溫焚滅效果,這一個個在烈火熔爐中誕生的火焰門圖更讓其中的炎力加劇數倍。

    火焰門圖噴發出溶漿巨流,橫穿過斬空的身體。

    沒過多久,三百六十度數之不盡的火焰門圖噴發出這樣的溶漿巨流,瘋狂的洗禮著這個亡靈帝王!

    黑色的鎧袍依然立在那里,光灼不穿他的鎧甲,火焰又怎麼可能融得了他的戰袍,任憑火圖對沖,任由熔爐灼烤,斬空踩著滿地的鮮紅烈焰繼續前行著,那雙眼楮卻比任何光輝、艷炎要鮮明,鮮明得讓那些站在兩旁的聖城法師們感到不寒而栗!

    “聖城的火與光,難道是雜耍般的煙火?”

    “如果你們就這麼一點點除魔能耐,便不要談什麼千年寧靜,今夜就讓你們從歷史的長河中徹底消失!”

    斬空停住了步伐,鐵靴猛的往聖城大地上一踩。

    頓時,那毀天滅地的熔爐之火徹底熄了!

    黑暗重新統治,彌天火光消失殆盡,高溫驟降,亡靈氣息的冰冷又一次席卷,這明明是可以焚燒一片天、引燃一座山脈的天地巨火,卻輕蔑的一腳被踩滅。

    看著重新黯淡下去的聖城大道,所有的聖城法師被燃起的斗志也好像隨著這一腳下去徹底消散了。

    這是怎樣強大的力量才可以這樣無視超階群法,才可以把人類最鼎盛的超階魔法當作小小的煙火給摁滅??

    亡靈,即妖魔,帝王級的存在一直都是人類歷史上不敢去冒犯的,如今聖城布置下天羅地網讓一位帝王單身赴會,光與火的超階被他狠狠的嘲笑!

    遠遠不夠,這些在人們心目中最強盛的魔法在亡靈帝王面前遠遠不夠,這座聖城的光輝普照僅限于弱小的人類,放在整個龐大恢弘的世界,放在妖魔帝王面前,都是雜耍戲法!

    “只有付出生命,才會讓你們銘記自己的微不足道?”

    “我不過是這個世界上沉睡已久的帝王之一,遠不及撒哈拉、南極、百慕之尊強大,可讓你們從所謂的魔法盛世夢境中醒來,卻易如反掌!”

    斬空雙眸徹底釋放出血色光來,滔滔魔氣從阿爾卑斯山的連綿山脈中翻滾過來,如翻天黑嘯吞沒了人們所能夠看到的一切天幕、山脈、地平線,磅礡浩瀚的亡靈氣息扼住了聖城每一個人的喉嚨。

    呼吸,呼吸,拼命的呼吸,大地聖城的人們恐懼的劇烈喘息著,眼楮里充滿了死亡前的痛苦掙扎。

    無論是普通人還是魔法師,人們看到了血紅色的目光,看到那個黑色鎧袍身影,更看到了絕對的死亡之息在緊緊的鎖住了自己的咽喉。

    大地聖城里,沒有人在這股帝王死息中喪命,但他們正如亡靈帝王說得那樣,體會到了渺小,體會到了自己視如珍寶的生命、崇拜的魔法之力和帝王級生物比起來真的微不足道!!

    大地聖城上,凝視這場斗爭的人雖然沒有死去,可在倒映聖城里,那些為這千年寧靜而戰的聖城法師,他們站在屋檐上正為下一個魔法做準備,此刻卻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具干枯的尸雕……

    尸雕中依舊不斷的溢出黑色的濁氣,像群蜂歸巢一樣聚攏到了斬空的手掌上。

    握住這些聖城法師的命氣,斬空緩緩的低下頭,貪婪的嗅了一口。

    痛苦再一次消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從未有過的平和,就連干枯的血管都好像有什麼在流淌,死石的心髒重新跳動起來……

    美好的記憶在腦子里回蕩,但這一次不會再帶來那種撕心裂肺的折磨了。

    亡靈最奢侈的不過是回憶一下生前的美好,可回憶是奢侈品,沒有千百條鮮活的生命做支撐,越回憶就越痛苦!

    怨念、仇怒、貪婪、殘暴,本該與亡靈同行。

    不是摒棄,是新的開始,是本能,更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式。

    只是,亡靈又無比的痛恨與厭惡自己。

    他甚至不敢抬起頭去看遠處秦羽兒的眼楮,在舒暢無比的吸上一口鮮活人氣後,斬空又渾身一顫。

    一想到自己這丑陋惡心的樣子被愛的人目睹,斬空便恨不得用手從自己的頭顱上往下撕,撕成碎片才會罷休!!

    想痛苦的流淚,用精英的淚水表明自己也痛恨自己,眼楮里擠出來的都是污濁的血……

    內心剛因為吸食了活人之氣平靜。

    平靜的思考時,卻痛恨身為活死人的自己。

    痛恨便帶來無盡的痛苦與憤怒。

    痛苦與憤怒就需要靠殺戮與吸食活人之氣來讓自己平靜。

    “嗷~~~~~~~~!!!!”

    又是一聲嘶吼,緊接著什麼都忘記了,只感覺鮮血在聖城的街道、樓房中涂抹,一個又一個法師倒在血泊中。

    氣息已經無法滿足了,沒有鮮紅的血液鋪在地上,總是少了點什麼。

    人類啊,還是不堪一擊,只配做自己行走道路上不弄髒靴子的鮮紅地毯……

    ……

    鮮血是那麼醒目,莫凡仰望著聖城戰場,感受到的是一種顛覆級的統治力!

    這才是真實的帝王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