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不起,對不起,梵墨先生,事出有因……答應你的,我們一定完成,另外我們還可以許諾一件事,與我們霞嶼的靈地有關。”阮姐姐道。

    霞嶼靈地?

    她們霞嶼女法師,修爲高,實戰極弱,莫凡就揣測過她們那裏存在什麼天靈地寶。

    “你覺得以我的超階修爲,還會在意你們的霞嶼靈地嗎?”莫凡做出了一副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梵墨先生,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們的靈地非常特殊,只要你願意用靈魂詛咒起誓,不會將我們這個靈地的祕密泄露出去的話,我可以向您保證,即便是超階法師裏面也是受益匪淺。”阮姐姐這一次特別誠懇的說道。

    根據這些霞嶼女子的修爲來看,她們霞嶼的靈地應該確實非常特別。

    明珠學府的三步塔,帕特農神廟的神印山,這兩個地方莫凡都去了很多次了,身體所能夠吸收的變得越來越有限。

    正好現在小泥鰍的級別到了星海,若再有類似於三步塔、神印山這樣的修魂聖地,還真有希望讓自己的土系和混沌系進入超階!

    可以一下子將這些姑娘們修爲普遍提升到高階的修魂聖地,其滋養效果一定很強。

    如果用這個做交換,倒不是不可以!

    “遭天譴是什麼意思,我可不覺得這是什麼迷信的說法。”莫凡詢問道。

    “就是閃電雨,一旦有人試圖破壞這些古雕,或者將它們搬離明武古城,就會引來閃電狂暴天氣。”阮姐姐這會知無不言。

    “那幾天前的閃電雨?”

    “嗯,已經有人在金老大獵人團他們之前偷走了一個,所以我們才這麼着急的要過來。雷貓不能搬走,雷貓一旦離開古城,降下的閃電雨會比前幾天的更強烈十倍,沒準要塞城都會遭殃!”阮姐姐非常認真的說道。

    那密密麻麻的垂天閃電畫面,莫凡記憶猶新。

    而且那些雷暴天幕離要塞城並不是很遠,假如這一次引來的閃電雨威力會強十倍的話,別說是要塞城了,這沿海一大片溼地所有的生命都會遭遇毀滅打擊!

    “有這麼恐怖?”莫凡帶着幾分懷疑。

    “是真的,可能阮姐姐之前有欺騙了你,但這個天譴是真的!”舒小畫跑過來,小臉帶着嚴肅和幾分哀求。

    “其實我倒是很想看看所謂的天譴,這樣興許會有我要找的古老生物線索。”莫凡說道。

    “我給阮姐姐看的那個圖案我也見過……其實阮姐姐也沒有欺騙你,因爲古城之中並沒有你要找尋的古老生物,那個圖案在我們霞嶼!”舒小畫見莫凡怎麼都不答應,更加心急如焚了。

    “舒小畫!”阮姐姐大聲呵斥道。

    阮姐姐的話,莫凡或許不會完全相信,但舒小畫說的就不一樣了,這丫頭應該是打心底不知道怎麼說謊的!

    “阮姐姐,梵墨肯定不是壞人,他一路上那麼用心保護我們,我們如果還將他當作壞人提防,就是我們不對。”舒小畫說道。

    阮姐姐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個人的好壞,哪有什麼明確的界限啊。

    霞嶼有那麼多祕密,又有那麼多居心叵測的人窺視着,誰又能保證這會是純樸善良的人見到了霞嶼的財富與寶藏會不心生歹念呢?

    “謝謝你相信我,我不和你姐姐做交易,我和你做交易吧。說實話,我對你們的靈地確實很感興趣,我的土系和混沌系都處在瓶頸狀態,我需要一個修魂靈地給我做突破,另外,你確定你見過這個圖案??”莫凡再一次將圖案遞給舒小畫看。

    舒小畫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阮姐姐,發現阮姐姐沒有再阻止,於是道:“其實我們先輩在幾十年前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那就是將古城的一座古神鵰搬運到了一座島山上,那個島山就是我們現在的霞嶼。”

    “我來說吧。”阮姐姐輕嘆了一口氣道,“當時,我們霞嶼人就遭到了天譴,引發了一場曠世雷暴,雷暴氣候持續了一個多月,閃電從天的南邊劃到北邊,從烏雲上垂落到海面上、大地上。城池、田地、海洋、山林都遭到了嚴重的破壞,更有很多人因爲那場天譴死去。”

    “所以金老大才那樣說的?”莫凡一下子明白了什麼。

    “金老大不知道天譴當年已經降臨了,只是我們長輩和當時鯉城的先輩不希望這樣的事情保存下來,於是將罪責推脫給了某個同樣擁有馭雷能力的古老生物身上。”阮姐姐接着說道。

    莫凡愣住了,隱約猜測到了什麼。

    “這個古老生物應該就是你在找尋的。它的絨毛上有極其精緻的紋理,和你給我們看的圖案几乎吻合。”

    “我們的先輩自知做了惡事,無臉面繼續生活在鯉城的土地上,於是便隱居到了霞嶼,一方面是守護着那座古神鵰,另一方面是贖罪。”阮姐姐埋着頭。

    她忘記不了,她的外婆,即便到了彌留之際,那雙蒼老的眼眶中依然飽含愧疚與悔恨。

    他們整個族的人,爲了逃避責任,將當時引發的閃電推卸給了某個在鯉城一帶棲息的古老圖騰。

    閃電雨害死了太多的人,引起了滔天民憤,於是人們組織起來,對那隻古老的馭雷生物進行了殘忍的討伐。

    “你們先輩殺了它,那是圖騰啊!”莫凡驚愕道。

    舒小畫和阮姐姐都低頭不語。

    這件事霞嶼的女子們其實知道的不多,如果不是阮姐姐的外婆臨死前發瘋一般到霞嶼祠堂中破口大罵,舒小畫和阮姐姐壓根不會了解到這段難以啓齒的過往。

    “有人說,它還活着。”舒小畫小小聲的道。

    “有辦法找到嗎?”莫凡問道。

    “這個可能只有我們霞嶼的老人知道了,事出有因,我也不是故意要對你說謊……”阮姐姐說道。

    “行了行了,我幫你們攔下金老大他們,這件事結束後,你們帶我去霞嶼。”莫凡說道。

    有這樣一段過往,確實很難輕易對外人道來。

    只要能夠找到圖騰,即便是屍骨,對莫凡來說都非常值得,就沒有必要和她們計較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