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轟轟轟!!!!!”

    地面開始亂顫,茂密的林子受到某種強大的力量紛紛化爲碎片,枝幹、葉片、老根在空中飛舞。

    一頭黑色透着些許紫色礦石光澤的雄壯生物撐開了土壤,土壤裂痕裏,魁崖魔君緩緩的直起身體,那顆懸崖巨石一般的腦袋低下來,俯視着在它腳底板的這些人類!

    “我的天啊。”鼠眼的獵人尖叫了起來,撒開腿就往林子裏跑。

    其他獵人們也嚇傻了,怎麼搬運一塊石雕會突然間驚醒一頭這樣的魔君霸主!

    金老大看到魁崖魔君也愣了好久,但他比其他人冷靜得多,他看了一眼魁崖魔君身上未完全褪去的月白色星宮光架,立刻將頭轉向了莫凡那邊。

    “小兄弟,看不出來你還是個高手啊!”金老大對莫凡說道。

    “初次嘗試,有點不太熟悉。”莫凡笑了笑。

    “給你十分之二的報酬,把這個雷貓座擡走。”金老大說道。

    魁崖魔君和那金甲猛獁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金老大自然看得出來莫凡召喚的是一頭君主,元素精靈生物中的高血統!

    莫凡指了指那雷貓座。

    魁崖魔君只辦事,不多廢話,它邁開步子,一隻手就將那雷貓座給擰了起來。

    不過,雷貓座的重量應該超出了魁崖魔君的預想,它身體稍微傾斜了一些,並用另外一隻岩石大手牢牢的接住了要翻滾落地的雷貓古雕。

    金老大看到魁崖魔君可以擡得動,臉上馬上有了笑容。

    魁崖魔君將雷貓古雕扛在肩膀上,然後一步一步朝着走馬道的方向邁去,挑山夫那般,沒有看上去那麼輕鬆,也絕對不可能輕易垮下。

    只是,沒走了幾步,金老大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了。

    他滿是肥肉的臉開始變得陰沉,那雙眼睛也透出了幾分正在努力抑制的怒意。

    他們千辛萬苦纔將雷貓座擡出了那片小林子,離城門越來越近,誰知道魁崖魔君幾個大步子,便將雷貓古雕給扛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上!

    “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金老大並沒有立刻發作,而是盯着莫凡,表情虛假而帶着幾分冷意。

    “也沒什麼意思,有人開更高的價格讓我把東西擡回去。”莫凡直言不諱道。

    “哦,還以爲我們之間有什麼仇怨。說白了就是僱主不同,做的事情正好相反。”金老大勉強表現得心平氣和。

    “是這個意思,你們有信心和我的這個魁崖魔君打一打,那就儘管出手,要沒什麼底氣,就看看明武古城裏還有什麼別的寶貝,捎回去彌補點這次出門的損失。”莫凡給了對方一個小小的建議。

    獵人團的人紛紛靠向了金老大,他們每個人如臨大敵,卻沒有退縮的意思,一雙雙眼睛死死的盯着莫凡。

    “老大,這小子就是來找我們團麻煩的,別跟他廢話了,做了他!”一名紅頭髮的大漢憤怒暴躁的吼道。

    “哼,君主級,我們金海獵人團又不是沒有宰過君主級的。”

    金老大擡起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輕舉妄動。

    “我們擡走笛鷺古雕,兄弟有沒有意見?”金老大將之前的情緒給壓了下來,繼續露出了一個平和的笑容。

    “這些古雕,你們都不能搬走。”莫凡說道。

    “小子你算個什麼東西,等我們……”鼠眼獵人指着莫凡道。

    金老大阻止了鼠眼獵人的話,開口道:“不知道那幾個小娘皮許你什麼好處,不如這樣,這古雕的報酬,五成給小兄弟你,這可是非常客觀的一筆哦,絕對比她們開價要高,當然兄弟要是看上那些小娘皮的姿色,我老金就當白跑一趟。”

    莫凡沒有回答。

    此時魁崖魔君已經重新走了回來,那猶如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崖身軀屹立在莫凡的背後,氣勢磅礴,讓金海獵人團的衆人都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幾步。

    當然,莫凡也看得出來,這個金海獵人團裏面有幾個和金老大一樣,即便面對魁崖魔君依然面不改色的,這幾個人多半都是超階級的,他們敢到明武古城來,必定有這個實力!

    “我們走吧。”金老大搖了搖頭,道。

    “老大,憑什麼啊,大傢伙齊心協力,這破石頭還能夠擋得了我們這麼多人??”紅頭髮的大漢相當不甘心的說道。

    “走,我們繼續在這裏逛一逛,看看有別的什麼寶貝。”金老大強硬的道。

    其他人只能夠作罷,看得出來他們是不願意就這樣放棄到手的肥肉。

    莫凡站在那裏,注視着他們離去。

    金老大忽然轉過頭來,再一次露出了笑容來,臉上全是油光。

    “小兄弟,那些霞嶼的小娘皮們可不簡單,假如她們直接出錢請你做事情,那我也沒什麼可說的,但如果是跟你說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你可別全信啊。”金老大此時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怒意,反而表現得非常友善。

    “多謝提醒。”莫凡應了一聲,卻不太當回事。

    ……

    金老大等人朝着浸泡到了海水中的另外一半古城位置走去,他們沒有離開明武古城。

    看得出來,他們被橫插一腳的莫凡搞得非常難受,每個人臉色都差。

    “金老大,我們爲什麼要慫啊,那小子難不成一個人可以滅我們一個團?”紅髮大漢道。

    “急什麼,我老金在閩一帶混了這麼久,還沒有人敢劫我的道!”金老大冷笑道。

    “我明白了,金老大是像等到那頭魁崖魔君消失,再突然出手弄死那小子??”鼠眼獵人恍然大悟道。

    “就你們這樣的腦子,要是自己單幹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假如那小子只有頭魁崖魔君,老子已經衝上去宰了他。”金老大說道。

    “金老大的意思是,他還有別的手段??”鼠眼獵人道。

    “一個剛剛踏入到超階的召喚系魔法師,要想打通上古魔門的概率只有千分之一,他只一次就成功了,這說明他主修的並不是召喚系,他的精神境界相當高。”金老大認認真真的說道。

    聽金老大這麼一說,其他人馬上明白了。

    “那我們就這樣灰溜溜的走了??”紅髮大漢道。

    “那小子是有點能耐,可等海老大他們來了,還不是有一百種辦法弄死他!”金老大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