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燃燒著鬼火的鞭子高高的揮舞起來,頓時整個舊戰城之中跟立起了一頭充斥著幽冥鬼火的駭然蜈蚣一樣,這駭然蜈蚣將身子重重的壓落下去,可以看到那些幽藍色的冰冷鬼火分成兩道,瞬間席卷。

    莫凡因此後退,他的墨染之影竟然穿梭在了那可怕的幽藍鬼火之間,幽藍鬼火在舞動的過程會幻化成一只只朝著莫凡抓來的火鬼手,被影裔長者附身之後,莫凡的遁影技能直接進化成了幽影漫飛,蜈蚣鬼鞭接二連三的在空氣中拍打出陣陣恐怖的火漣來,卻始終無法踫到莫凡半點衣角。

    一切的攻擊源自于影裔長者的能力,通過莫凡的暗脈連接,莫凡感覺這些攻擊手段仿佛刻在了自己腦子里,就連施展的方式也那麼的嫻熟。

    “塵暴鬼刀!”

    雙手持墨色的長刀,墨影之氣在長刀的末端時聚時散,就這樣看上去像黑色的氣體形成的鬼刀以極快的速度斬出之後,形成得卻是一場黑色的塵暴,塵暴之中不是真真的塵顆粒,而是一柄又一柄更微化的影刃。

    就這樣成千上萬的影刃組成了黑色的塵暴,看似隨意的一刀落下,上百棟礁石大樓被全部吞噬進去。

    統治在戰場中的幽冷鬼火被熄滅,橫行霸道的蜈蚣鬼鞭也在這塵暴鬼刀的沖擊下變成了無數的塊狀碎片灑落。

    “這是什麼東西!”祖向天有些憤怒道。

    他被鬼刀塵暴一擊給逼退到很遠,離浮礁獵場都有七八百米的距離了,雖然沒有明確規定這場戰斗誰被趕下浮礁獵場誰就算輸,但作為堂堂正正的決斗,你被打出所有人視線聚焦的地方就等于落入了下風。

    影裔長者,這是祖向天從沒有見過的力量。

    來到凡雪山之前,祖向天就收集過莫凡的信息,他覺得自己已經對莫凡的能力了如指掌,真正需要自己小心的就只有他那獲得過神印禮贊的雷系。祖向天也以為莫凡一開始就會動用雷系力量,不然他根本沒有什麼資本跟自己抗衡,可戰斗到現在莫凡使用的竟然都是暗影系!

    影裔長者附身,這幾乎讓莫凡擁有了類似于他們詛咒借體術的能力,更讓祖向天惱怒的是,對方的這個影裔長者明顯要比他冥鬼妖主強勢多了,這一踫撞就可以清楚的感覺到!

    “先拿你祖向天祭刀!”莫凡直接從浮礁獵場中飛出,手中的那由影裔長者所化的鬼刀在飛行的過程中長長的托起一條黑墨色虹軌!

    在別人的眼中,莫凡的刀軌是一條劃過天際的弧線,但被鬼刀鎖定了的祖向天所看到的畫面卻截然不同,在祖向天的眼里,莫凡飛過來的那半邊天竟然都變成了死亡之黑,刀氣如暴風雨前的烏雲低壓到了海平面上,而濃密的烏雲與整個遁入黑暗扭曲的半邊天地之中更橫著一柄天地鬼刀!

    鬼刀大得再豎斬掄動的過程中將鬼氣烏雲給劈開了一條天縫,刀柄在轉動的時候墨色的大海更是一分為二,在祖向天眼里這樣的攻擊簡直就是毀天滅地!!

    “不可能,不可能的!!”祖向天怒吼了起來。

    祖向天也算是戰斗經驗豐富的魔法師,他克制著自己內心的恐懼,用全身的鬼火在自己面前形成了一張鬼臉盾牆。

    他知道這是詛咒向的鎖魂,一旦被鎖住了魂,敵人的攻擊將會在自己內心之中無限放大,哪怕是普普通通的一團火焰攻擊在被鎖魂的人眼中也將變成漫天火海!

    祖向天自己是詛咒系,所以他在盡全力破除這樣的鎖魂能力!!

    “轟!!!!!!”

    鬼刀劈下,整座浸泡在海水中的舊城都在輕顫,可以看到鬼刀在劃開淺淺的海水時刀氣化成了無數座從火山口中噴涌出來的溶漿之柱!!

    黑色的刀氣霸道的將祖向天所在的那片城區變成了火山群,刀氣溶漿是從下方噴涌而起,偏偏祖向天以為那豎立在天地斬落下來的鬼刀才是真正的破壞力,他面前的那張鬼火臉盾牆根本沒有起到半點的防御作用。

    下方噴涌的刀氣一直沖擊刀了數百米的高度,遠遠看過去好像這舊戰城中新建起了一座又一座黑色的摩天大樓,它們遠高于之前那些幾十米、十幾米高的礁石大樓,統一的黑色,不停涌動著的黑暗魔氣,可以說是劈出了一片宏偉壯闊的鬼樓林!

    祖向天所借的冥鬼妖主在這樣強勢無比的力量面前真得顯得太渺小了,他身上的幽藍色鬼火被全部散盡,就連看上去非常特殊的鬼紋也被填充了黑色的鬼刀之氣,變成了一條條冒著黑色濁氣的傷口。

    意識到冥鬼妖主這個妖體已經不行了,祖向天非常果斷的將其舍棄。

    褪掉一層火鬼皮一樣,祖向天從那傷痕累累的冥鬼妖主軀殼中有些狼狽的爬了出來,鬼皮脫離了祖向天後也隨之變成了一團沒有意義的鬼火,燒著燒著就消散了。

    祖先天看了一眼自己的西服戰衣,上面赫然遍布著凌厲的刀痕,整件衣袍和之前比起來根本不像量身定做的,反而是從垃圾箱里翻出來隨便套上的一樣。

    “看來你們祖家為這場決斗花了不少心思啊。”莫凡將鬼刀往肩上一扛,看著祖向天那副乞丐模樣不禁嘲笑道。

    祖向天沒有受多重的傷,他及時舍棄了冥鬼妖主不說身上還有一件非常昂貴的鎧魔具。

    當然,現在冥鬼妖主這個詛咒附身體是基本上死透了,祖向天直接失去了一個祭體不說,連身上這件不知道花了多少億的戰斗衣也徹底廢了。

    沒受傷歸沒受傷,祖向天直接損失慘重!

    “不過是一些消耗品,我祖向天根本不放在心上。”祖向天冷笑著說道。

    他們祖家有得是錢,有得是資源,沒了冥鬼妖主那就再找一個更強大的生物作為祭獻,沒了一件鎧魔具,那就再去買一件,整個祖家遲早都是他祖向天的,為了這場奠定自己在國內最高地位的戰斗,這點花銷絕對是可接受的範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