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阿帕絲果斷的遠離莫凡,他現在就像是一個破損的高壓電電箱,時不時就會漏出一串電花將人電得心臟停止跳動。

    不過阿帕絲又不能離開,她得守着莫凡,免得莫凡禍害他人。

    好不容易把要塞城的人從雷劫中救下來,別最後被莫凡這些無法抑制住的雷電能量外泄給掃蕩了。

    坐在竹牀旁邊,阿帕絲見莫凡一動不動,除了時不時肌膚上會竄出一些白色閃電之外也沒有什麼狂暴徵兆。

    閒來無事的她找來了一支筆,在莫凡的臉上塗畫了起來。

    先額上開個眼,歐洲的三眼蛇王也是這樣的,莫凡還頗有幾分蛇王的氣度。

    再來一個黑紫色的嘴脣,透出邪廟裏那些男妃的邪魅狂狷。

    天空仍舊灰暗不已,遠處的焰火閃電蒼白的劃破,時不時照耀着這間簡易的石頭小院,屋子向着院子敞開,竹牀也能夠一眼看見。

    竹牀上,一隻性感妖嬈的蛇女半跪在牀前,壓着腰撅着弧度優美的臀,大有一種古代女子服侍相公的羞澀姿態。

    小蛇女很興奮,臉頰還有些漲紅,一動不動任自己擺佈的這個男人還是很討自己喜歡的,畢竟美杜莎骨子裏都是女王。

    喜歡自己動的小美杜莎這些年的不滿在此刻能夠徹底釋放與宣泄,徹底滿足了自己的欲-念後,阿帕絲還不忘拿出了小手機,給事後的莫凡拍了一個照,以此作爲將來繼續爲所欲爲的要挾!

    ……

    一覺醒來,莫凡餓得心慌。

    急忙到外面找一些吃的,還好要塞城糧食很充足,有不少老伯在賣線面之類的早餐。

    “梵爺,你醒啦……喔噢!”方熊輕拍莫凡肩膀,看到轉過來的臉,表情驚詫不已,但很快方熊就明白過來了,略帶幾分尷尬又能理解的樣子接着道,“看不出來梵爺平日裏雄壯勇猛,在房屋裏的事情卻截然相反啊,其實有一次我也嘗試過被跪舔高跟鞋,打心底是排斥,可不知道身體有那麼一點享受。”

    莫凡一臉懵,他一邊吃着面線,一邊聽方熊繼續說着他內心的那種詭異小渴望和作爲男子漢大丈夫的小糾結。

    “原來像您這樣的大人物在這方面也是大大方方,那我也沒有什麼好壓抑的,下次我就去嘗試一下,讓我家娘們綁着我,最好銬個……咦,大佬你別走啊,您都敢大街上這樣裝扮出來吃早飯,我說說應該沒有什麼事吧,您可是我現在最崇拜的人啊,沒準我們還有不少共鳴呢!”

    莫凡理都懶得理這個神經病,旁邊一同吃早飯的陌生人都在憋着笑,不過誰又能夠想到像方熊這樣的粗糙大漢居然有這麼不爲人知的一面。

    剛走了沒幾步,莫凡發現周圍的陌生人還在憋着笑,那表情就好像自己纔是那個不爲人知的小受受。

    “難道他們是在笑我??”

    莫凡猛然意識到什麼,急忙藉着旁邊的玻璃窗打量了一下自己。

    看完之後,莫凡臉如豬肝色!

    小蛇女啊小蛇女,屁屁怕是又癢了!

    這一次莫凡不把她打個開花,不姓莫!

    很快,那間石砌小院子裏就傳來了清脆的“啪啪”聲,其中夾雜着女子抿着嘴不情願吭聲的鼻嚀,這在清早的老街上格外擾人清夢。

    “體力可真好,昨晚已經……一早又……可惜了。”就住在隔壁的女法師柳荷趴在窗子邊上,一臉幽怨與羨慕。

    ……

    要塞城說大也不大,昨天才天神下凡威武至極備受敬仰,第二天每個人看到莫凡的眼神都變了,除了感激與尊敬之外,還有幾分努力保持善意的微笑。

    莫凡怎麼感覺不到……

    自己才建立起的英明被阿帕絲親手給毀了!

    還好用的是自己獵人的名字梵墨,自己也特意做了一些僞裝,免得被認出自己是莫凡。

    不然莫凡就要考慮考慮到明武古城去,看看還有沒有沒被搬走的古雕,再引來一場天譴閃電把這個城的人都滅口了!

    要塞城是不能久呆了。

    做完雷系的壁壘雖然鬆動了,但要想真正衝破這一層還需要一些助力。

    小泥鰍不久前纔將一股新鮮的能量給了召喚系,讓召喚系晉升成超階,那麼再想要助力的話就只能夠從霞嶼的靈地和圖騰入手。

    正好,要塞城保住了。

    莫凡也是時候找霞嶼那些三番兩次玩弄自己善良真摯感情的小婊砸算算賬!

    “走,上霞嶼!”

    莫凡召喚出了一頭精靈月龍,帶上阿帕絲準備登島。

    精靈月龍也是千族精靈塔中的一種精靈,擁有一部分月龍的血統,它的翅膀晶瑩剔透,身軀更猶如水晶打造的一般,渾身上下透着仙女般的氣息。

    可惜這種精靈月龍除了外形特別美之外,基本上不能夠作爲戰鬥,莫凡呼喚它來也是方便自己的隱藏,免得還沒有潛入到霞嶼中就被發現了。

    到了超階,能夠打通上古魔門之後,莫凡發現召喚繫好像開啓了一扇更大的門,即便以後遇到一些自己魔法不能夠處理的麻煩,也可以通過不同的強大魔門生物來應對。

    “你是怎麼知道霞嶼位置的?”阿帕絲不解的問道。

    “你往水裏看。”莫凡指了指海面上。

    海面淺灰,天譴閃電沒有完全消失,其躁動的能量似乎也引起海洋的劇烈翻滾,浪花相互拍打,不斷的升高。

    阿帕絲亮出了金粉色的美杜莎女王蛇瞳,這才注意到海水裏居然有一隻身體幾乎透明的生物在快速的遊動。

    那是一頭修長的海獅,尾巴似刃錨,乍一看跟奴僕級、戰將級的生物沒有什麼區別,在阿帕絲這種美杜莎高貴血統眼中實在不值得一提,可仔細端詳會發現這錨尾海獅不大尋常,它似乎在極力的隱藏自己,包括外形上也做了僞裝。

    “我不是讓邪異女蛛幫我找一頭沒腦袋的海獅嗎,就是它了。”莫凡說道。

    “我那會在睡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阿帕絲說道。

    “它殺了我一頭次元獸,也差點殺了老狼。那會我們去追霞嶼的那些小毒婦的時候,我讓小炎姬和老狼回明武古城去找它算賬。它自知不是小炎姬的對手,於是求饒,並告訴小炎姬和老狼它所知道一個天靈地寶之地,願意帶我去。”莫凡說道。

    “那個天靈地寶之地就是霞嶼,它知道霞嶼的位置!”阿帕絲立刻明白了。

    莫凡點了點頭。

    那些小毒婦們估計做夢都不會想到這頭錨尾海獅竟然知道她們神祕大本營。

    跑啊?

    倒要看看你們這些歹毒小娘皮能跑到哪裏去?

    即便沒有這老陰B海獅帶路,老子填海都把你們找出來給你們一鍋端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