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系固然強大,卻也絕對不是祖向天的底牌。

    他祖向天之所以在祖家會有如今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可以擁有整整四個詛咒祭體,每一個詛咒祭體意味著他可以獲得該祭妖的能力。

    接下去祖向天要讓祭的,是一個犧牲了兩位祖家長輩才拿下來的大妖,就在昆侖雪谷,那場戰斗祖向天至今都記得!

    “莫凡,既然你走過天山,那你就該知道天山存在著一種至尊至強的生物……”祖向天似乎要讓莫凡輸得明明白白,在呼喚那個詛咒祭體的時候更是不忘說話。

    不過,在莫凡看來祖向天更像是在向自己和全世界的人炫耀。

    “我猜你說的是天脊白虎?”莫凡也不著急,既然是一場堂堂正正的決斗,那就要讓對手體會達到什麼叫做全方面的壓制,莫凡盡情的給祖向天出招,換做是平常,誰給你他媽這麼多廢話,對手能發出的唯一聲音就只有慘叫!

    “沒錯,天脊白虎,可你又是否知道在我們國土中有一道山脈大系,其中稱王上萬年的又是什麼?”祖向天在說著話的時候,他的身上已經涌現出了一股尊黃色的獸氣,野性十足的席出肉眼可見的氣柱來!

    在天山,天脊白虎是神聖之稱,像是上天的寵靈,帶給人們的是如瑞雪一樣的象征。

    但是在昆侖脈系,卻存在著另一個比亡靈帝國還要讓整個國家忌憚的妖魔王朝!

    昆侖妖國!!

    敦煌大部落,它們的祖籍為昆侖!

    秦嶺妖族,它們是昆侖妖國的分支!

    洞庭湖的沼澤混種,仍舊是源自于昆侖之妖!

    昆侖妖國從始至終都是統治著整個神州大地的最龐大、最強大的妖群,分散在國內許多冷血、凶殘的妖魔大種群其中有一半的都是從昆侖妖國中分出來的!

    昆侖妖國,中國第一大妖國,世界十大妖魔帝國排第七!

    別小看這第七排行,像撒哈拉、極南古洲、百慕這些無人區,基本上不是在國界外,就是遠離人類生活居住的地方,而昆侖山卻是橫跨了半個中國國土,甚至有一些城鎮、村落就在昆侖山脈體系內,離昆侖妖國實在太近了!

    昆侖山脈海拔落差大,氣象萬千,從雪峰、高原、山巒到森林、盆谷、沼澤,真是什麼妖都能夠孕育,千千萬萬種猛禽凶獸組成了無數妖族分支,又被統稱為昆侖妖脈,昆侖妖國……

    而其中始終是萬妖之首的,正是與天山白虎齊名的-昆侖祖虎!

    去了一趟天山,莫凡還是對國內的妖魔起源和妖魔歷史有了不少了解,所以他很清楚昆侖祖虎便是昆侖萬妖之王,是最有統治力的妖魔種族!

    所以祖向天這樣特意道來,莫凡腦子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萬妖之首!

    “吼吼!!!!!”

    果然,就在莫凡還帶著幾分懷疑態度的時候,祖向天整張臉忽然撕開了一般,有一道道鮮血都在外飆的虎臉紋出現,他整個臉形骨都在往外凸出,變得立體,變成了一張人臉與虎臉結合在一起的邪異模樣!

    昆侖魔虎為黃色,像古代的帝王那樣,就連散發出來的妖氣也與絕大多數妖魔冷色氣息截然不同,那野性與尊貴的妖息擴散開來的時候,就讓所有生物不自覺的顫栗起來,包括人類。

    所有的生命都是有趨利避害的本能,而某些種族更是會對天敵產生一種本能的畏懼感,如鼠懼蛇,兔畏鷹,一旦發現天敵靠近,毛發豎立,冷顫不已!

    之所以稱之為萬妖之獸,昆侖之祖,正是因為昆侖祖虎為一切生物的天敵,包括已經高度智慧進化的人類在面對昆侖祖虎的時候一樣會出現這樣的本能!

    “你們祖家真是為了培養後輩,不惜一切代價啊!”議員祝蒙看到有黃色的獸氣往外溢出,便已經猜到了大半,再看祖向天現在這種驚人的變化模樣,更加肯定了!

    只是,這真得合適嗎,在這樣的一場較量上動用這樣的力量?這樣的能力使用出來非死即傷啊!

    “國難當頭,我們祖家也算是天降大任,我本是打算讓向天在聖城磨練個幾年再回國擔當起一個中華法師的職責,但眼下形勢嚴峻,不得不早些歸來。既然要歸來,怎麼也得扛得起青年這一輩的大旗,扛大旗又得有讓所有心高氣傲的人才們欽佩的實力,拿出這張底牌來對付自稱世界第一的莫凡來,貌似也沒有那麼過分吧?”祖博摸著那兩瞥胡須,一臉自豪的說道。

    祖博自然是祖向天的親爹,他是剛剛才入場的,不過各位飛鳥市的大領導看到這位瘦小的中年人踏進來時,都是紛紛站起來寒暄,並往主座上請。

    祖家三雄,一位是在國際上名聲赫赫的祖桓堯,由于沒有孫子的關系,一直都對祖向天非常的關照。

    祖博,故宮廷副席,地位僅次于首席龐萊,在國內的影響力非常大,逢年過節可以看到議員們在他的大院門前排隊問候。

    祖家三雄,有兩位都將祖向天看成是掌上明珠,再加上祖向天本身也擁有完美與家族能力契合的天生天賦,這樣的人估計隨便用點心在修煉上,成就都可以甩開那些打盡全力打拼的人幾十條街。

    “那是一頭成年了的昆侖亞祖虎,我們祖家一個勘測團隊四十多名野外高手整整追蹤了四年,為了能夠讓它成為我們祖家的神奉,我的兩位堂弟在降服它的過程中犧牲,向天和其他紈褲子弟不同,他對力量一直都是痴迷的,也一直都非常努力修煉,他是我們祖家唯一配得上昆侖亞祖虎的人。莫凡確實有那麼點實力,能夠逼得我們向天動用這張底牌,可他為人太浮夸了,行事沒有半點分寸,這樣的人能做成大事,卻也能搞砸大事,不穩。”祖博半眯著眼楮,那怡然自得的神態,看上去絲毫都沒有為這場決斗的勝負擔心過!

    “副席,您這怎麼就扯到那件事上了,我們國會議員組都還沒有統一呢。”祝蒙說道。

    “說多了,說多了,看決斗吧,看決斗吧。”祖博笑了笑。

    其他議員和官員們听得一頭霧水,難不成這場較量還關系到別的什麼東西,上頭有還沒有公布的某種決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