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

    突然,阮飛燕發出了一聲驚叫,整個人猛的清醒過來,無論是臉頰上還是脖頸上都溼透了,全是噩夢驚醒時的冷汗。

    只是當她再度看到莫凡的臉,看到乾枯得連溼痕都沒有的一潭神泉……

    好像還是噩夢裏更舒適一點,恨自己爲什麼要醒過來。

    阮飛燕又差點直接昏死過去。

    “看在你們給我提供了這樣一個寶貝地聖泉的份上,一會我對你們下手的時候就乾淨利落點,免得徒增你們的痛苦。”莫凡對神經眼中衰落的阮飛燕說道。

    果不其然,阮飛燕又一口氣喘不上來,窒息的昏過去,身體軟綿綿的被莫凡的暗影捆綁吊在那裏。

    “唉,承受能力怎麼這麼差呀。”莫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年輕人就是應該多出去走走,多吃點虧,多遇到一些強盜理論和煞筆,這樣內心纔會強大起來,像現在這樣動不動就羸弱的昏死過去,豈不是任別人爲所欲爲?

    莫凡心理是這樣想的,可阮飛燕內心卻完全不同。

    她寧願莫凡對她爲所欲爲,在這個封閉的環境裏憑藉着自己的那麼點姿色拖延莫凡足夠多的時間,奈何莫凡直奔主題,什麼蹂躪,什麼泄憤,什麼別的奇奇怪怪的想法根本就不入他眼。

    地聖泉面前,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女人跟旁邊那些石墩又有什麼區別?

    “走吧,吃飽喝足了,是該和這些人算總賬了。”莫凡拍了拍胸脯,昂首闊步的走出大石門。

    最寶貴的東西莫凡多已經奪走了,完全沒有必要留在這裏。

    至於阮飛燕,她快要魂飛魄散了,扔她在這裏自生自滅吧,反正莫凡對這樣的女人沒有半點興致,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剛踏步出去,門外的守衛似乎換班了,之前那個聲音甜膩的女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身穿着斜扣錦衣的男子。

    石門關閉,男子並不知道里面還有一個被莫凡精神折磨的癱瘓的阮飛燕。

    “你……你是哪家的,怎麼沒有見過你,還沒有到下週你怎麼私自跑進來,不怕被阿婆懲罰嗎!”敬衣男子質問道。

    他竟然沒有把莫凡當作是闖入者,看來他們這裏確實很少會有外來人,沒有一丁點的防範意識。

    安逸,也會使人逐漸無能啊!

    聽這男子的聲音,似乎是一開始那個約師妹去上街以及做點別的有益身心愉悅事情的人。

    莫凡挑起眉毛看着他。

    人長得正正常常的,誰知道辦起事情來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即便他們沒有上街直奔主題,那也在時長上說不過去。

    “你和師妹逛了多久的街啊?”莫凡問道。

    莫凡進入到地聖泉,禁錮阮飛燕,吸食地聖泉,坐下來修煉突破第三級壁壘,前前後後也就三十分鐘吧。

    “半小時啊……你到底是誰,怎麼會在這裏,我沒有見過你,你是新來的,還是……”錦衣男子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好一會才意識到莫凡很有可能是外來者。

    “正好,你給我帶路,好讓我見一見你們霞嶼真正能夠說得上話的人。”莫凡說道。

    “你算什麼東西!”錦衣男子大怒道。

    “咚咚咚咚!!!”

    就在這時,身後的石門又重新打開了,阮飛燕渾身癱瘓扶着旁邊的牆,臉色蒼白而又疲倦,彷彿已經在裏面度過了非人的生活好幾年那般,憔悴得讓人感受不到她的青春活力。

    錦衣男子看了一眼阮飛燕,震驚而又暴怒。

    阮飛燕可是他的女神啊,居然……居然……

    “畜生,你這個畜生,我非宰了你不可!”錦衣男子身上立刻顯現出了一道風系星座。

    風系高階爲風之翼,錦衣男子背後出現的卻是無數銀刃絲風組成的大翼,隨着他手一指,那些銀刃絲極速的飛來!

    莫凡踏出一步,身體瞬間消失,原地只遺留下了一片璀璨的鑽石光塵。

    下一刻莫凡出現在了錦衣“快男”的身後,隨手在他肩頭上一拍,無數雷電如一頭頭兇猛的小蛇那樣竄到他身上。

    錦衣快男渾身劇烈抽搐,口吐起了白沫,基本上是一秒鐘就被莫凡給解決了。

    “你……你……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阮飛燕像一個窮兇極惡的女鬼,斗笠與頭巾統統掉落了,披頭散髮的撲了過來。

    “那還是你帶路還了,畢竟我和這個傢伙不熟。對了,你認識他嗎,我看到他和上一個在這裏修煉的小師妹去開房了,然後估計五分鐘不到就回來了……”莫凡對阮飛燕說道。

    阮飛燕哪裏是莫凡的對手,被莫凡的混沌系捉弄得幾欲發狂,不止是如此,他還要言語上各種羞怒,這種羞怒濺射到了被全身麻痹而倒在地上的錦衣快男,他白沫吐着吐着開始吐血了……

    “你休想活着離開霞嶼,你根本不知道阿婆們的強大,你這個無知的外人,你會死無全屍,到了你肚子裏的泉水,阿婆們也會破開你的肚子取出來!!”阮飛燕嘶喊着。

    “阿祖,請原諒我在歷練的時候遇到這樣一個骯髒卑鄙的人,請你們在他死後一定不要輕易的放過他!”阮飛燕繼續在那裏咒罵着。

    莫凡撓了撓耳朵。

    唉,出門少,連罵人都這麼沒有威力。

    “拿地聖泉只是我到你們霞嶼的第一步,這你就受不了了嗎?我接下去可要滅了你們的什麼阿婆,踩爛你們阿祖的神像,最後沉了你們的島……唉,怎麼又暈過去了。”莫凡一陣無語。

    不是你要開罵的嗎,我纔剛開噴第一句你就繳械投降了??

    ……

    出了霞嶼祕境,莫凡直接上了街。

    果然吹了吹風,阮飛燕又醒過來了。

    這個時候一個長相清甜給人一種格外純樸的女孩迎面走了過來,她手裏還有一竄從外面買回來的糖葫蘆,吃得非常幸福。

    可當他看到莫凡的那一刻,嘴裏那顆糖葫蘆不知道爲何突然間變得比糞坑裏的石頭還要難嚼,臉上的小表情怪異到了極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