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二個隊伍的雪足信女們圍成了橄欖花的圖案,並在神山廣場的最中央留出了一片雪地,看上去像一個白色的雅致舞台。

    這個時候,不知道從哪里出現了一位穿著一身黑色禮服的男子,他像一位不小心闖入到了雪精靈國的司夜王子,踏著一種靈巧而又嫻熟的舞步,踩出了深淺不一卻非常規律的雪印,就那樣透著一股暗魅與高貴的往阿莎蕊雅那里靠近。

    如魔術一樣變出了一支黑色的橄欖花,先在阿莎蕊雅手背上紳士的虛吻,隨後將這黑色的橄欖花插在了阿莎蕊雅耳畔。

    黑色的橄欖花瞬間變成了雪白色,同一時間一直靜如雕塑的阿莎蕊雅也“活”了過來……

    “臥槽,這貨是誰啊???”趙滿延眼楮瞪得更大,緊緊的盯著那個在阿莎蕊雅身邊跳著撩騷舞蹈的黑禮服男子。

    “我他媽也想知道,不是說好全是女的嗎!”莫凡叫道。

    “復活”過來的雪信女們開始了她們的舞蹈,柔軟的身姿讓人一下子墜入到了輕腰、美腿的海洋,伴隨著滑入心靈的歌聲……一切都充滿了神性的美。

    ……

    美妙的儀式到了日落便結束了,莫凡和趙滿延兩個人雖然欣賞了全部過程,對帕特農神廟以及聖女有了更崇高的認知,就是那一粒黑色的男的,實在讓人特別不舒服。

    “能在這種盛大的神禮上和聖女對跳狂灑狗糧的人,絕對不是一般般的貴族子弟啊。”趙滿延摸著下巴,開始揣測那個被全城人羨慕的男子的身份。

    講道理,那個黑色禮服的男子出現的時候,估計全天下男人都心碎了,原本這整條街12隊144名雪信女應該是全世界的,靜雪聖女也應該是所有人的,那黑色禮服家伙一出現,感覺所有美好的小玉足,美容顏、大長腿全歸他了,那家伙簡直就是女人國的國王!!

    “他們帕特農神廟也真是的,就沒有考慮過男人們的感受嗎,一鍋好好的美湯就被那一粒老鼠屎給壞了,喝得賊難受。”莫凡說道。

    “大哥,你第一天認識帕特農神廟,帕特農神廟其實有點女尊主義的,你要想在這樣一個大典禮上會安插一個男人進來,還是和聖女攜手曼舞,這男的尼瑪背景通天好吧!”趙滿延非常肯定的說道。

    “不是禮儀需求?”莫凡挑起眉毛困惑的問道。

    “是這樣,一般帕特農神廟所有的大禮儀,基本上不安排男人,她們女神權病不會比阿爾卑斯山學府輕好吧。這次會安插進來,原因只有一個……”趙滿延認真分析道,“廣告植入你懂吧,明明很好的一段劇情影視,忽然間跑出莫名其妙的台詞或者LOGO?”

    “你的意思是,帕特農神廟在給那男的打廣告?”莫凡詫異道。

    “大致可以這麼理解吧,總之那男的非同尋常,像我們趙氏這種富可敵國的世族,去和帕特農神廟談點生意上的事情,她們很多時候鳥都懶得鳥我們的好吧,更何況是這種舉國盛典級要安插一個這樣的人進來。莫凡啊,你怕是在走遠了,至少在人家阿莎蕊雅的心里。”趙滿延說道。

    “神經病,她一個未嫁人帕特農神廟聖女愛跟誰嗨跟誰嗨,關我屁事。”莫凡說道。

    ……

    前往帕特農神廟,正好也遇見了返回到神山上的信女們,她們完成了這場隆重的儀式後,每個人都有說有笑,聊著一些很平常的事情,少了之前在街道上的那副莊重,顯得更有活力。

    天開始黑了,帕特農神廟在信仰殿舉行晚宴,144位信女都會參加,同時還有一些遠道而來的客人。

    克里卿知道了莫凡和趙滿延會來,特意跑了過來,領他們兩個一起入晚宴。

    一同前來的還有女賢者佩麗娜,無論如何莫凡都是心夏的親人,心夏按照規定不能隨意下山,但也應該由一定級別的女賢者前來接待,佩麗娜和莫凡也算認識一場了,心夏便讓佩麗娜過來。

    帕特農神廟就是這點麻煩,規矩特別的多,想見心夏一面,除非夜里偷偷摸摸,大白天基本都要過好幾個關卡,最大的關卡就是塔塔這老太婆,她是最不希望莫凡和心夏多見面的。

    這次過來又正好撞上節日晚宴,既然趕上了,那自然要參加的,熱鬧什麼的,他們兩個最喜歡了!

    ……

    帕特農神廟的晚宴一樣規矩非常多,兩個人挑了一個可以隨便看美女的角落,自顧自的邊吃邊看。

    “那個,就是那個,我在街上的時候就注意了,就她細細白白的小腿哦,我可以玩一晚上都不帶膩的!”趙滿延指著其中一位已經換了衣裳的雪信女說好。

    “你美女鎖定能力要是能夠和你魔法鎖定技能一樣優秀,我們在埃及金字塔里可以少吃很多苦……紫色空姐,你不要了?”莫凡說道。

    “嘿嘿,這個我更喜歡,走,一起過去,她旁邊還有好多個姐妹,我怕搞不定。”趙滿延說道。

    有美女可以撩騷,這種事情莫凡從來都不會拒絕的!

    趙滿延的皮厚是莫凡一直都很佩服的,而且他的搭訕本領真是出神入化,不出幾句就能夠和姑娘們聊成一片,絕大多數姑娘又是看臉的,趙滿延人模狗樣很討她們的喜歡。

    莫凡覺得自己就不同了,純靠人格魅力!

    “你們兩個是混進來的嗎,怎麼禮服的吊牌都沒剪呀?”

    “額……租來的,剪了就沒法退了。”

    這句話,一下子惹得幾個姑娘們笑得花枝招展。

    雪信女不少都是見多識廣的,她們的笑可不是在嘲笑,是沒有想到晚宴里還有這麼有趣的人。

    “快看,夜小王子來了,好帥呀。”年齡只有十六歲的那位雪信女帶著幾分小興奮的說道。

    “是喔,真得好帥,我也想和他單獨跳一段舞!”趙滿延看上的那位小玉足信女說道。

    趙滿延嘴角一抽,顯然是受傷了。

    ————————

    (更新通知︰初七恢復兩章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