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是誰啊?”趙滿延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起來。

    “我們也不大清楚,只是他第一次來我們信仰殿的時候,三位大祭司都出門迎接了。”小玉足塞維斯說道。

    “听說是一位來自古老而又非常出色的地中海世家,他和我們聖女殿下可真般配呀,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一位信女說道。

    “阿莎蕊雅可沒有看上去的那麼聖潔,我並不覺得她配得上圖爾斯大人。”十六歲的信女薩米說道。

    “薩米,你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小玉足塞維斯說道。

    “我說得有錯嗎,大家都在帕特農神廟,我可听到了很多關于她並不怎麼樣的傳聞呢,圖爾斯大人可是來自地中海最古老的隱世家族,他渾身上下都透著真正的純淨,哪像阿莎蕊雅那樣還做過一些傷風敗俗的事情。”薩米不滿的說道。

    “薩米,還有外人呢,這些話你在自己房間里說說就好了,怎麼可以在這里如此肆無忌憚。兩位很抱歉,伊芙年紀小,總是這樣胡言亂語、道听途說。”塞維斯急忙說道。

    “沒事,沒事,我們兩個其實也不是內部成員,倒是很喜歡听八卦的。”趙滿延急忙道。

    看得出來,十六歲的小薩米是那個叫圖爾斯的忠實迷妹啊,她應該是覺得除了自己之外,誰都配不上圖爾斯。

    至于她說的有關阿莎蕊雅的丑聞,是真是假倒很難判斷,莫凡也听說過一些。

    ……

    不得不說,那位圖爾斯確實像趙滿延說得那樣,簡直是獨家贊助商一般的存在,晚宴上幾乎沒有人不向他示好,感覺這次的節日他就是帕特農神廟的焦點。

    “很感謝大家的厚愛,本以為我們家族這麼多年不在歐洲行走,已經漸漸被忘卻了,未想大家依然記得,我想我的祖父看到這幅景象一定會非常欣慰的。”圖爾斯端著酒杯,向在場所有人致敬。

    眾人一飲而盡,圖爾斯明顯還有話要說。

    他看了一眼主席位上的兩位聖女,分別是心夏和阿莎蕊雅。

    這次典禮,伊之紗並沒有參與,剛才在和那幾個雪信女聊天的時候,莫凡得知伊之紗和這個圖爾斯背後的家族貌似有比較大的矛盾,伊之紗是反對他們的人出現的。

    原因很簡單,伊之紗當年在成為神女之前,由于帕特農神魂一直不願意棲息在她的身上,不具備復活神術的伊之紗並不被圖爾斯家族的人承認,伊之紗執權時期,圖爾斯家族也徹底隱世。

    “在儀典上,已經榮幸能與阿莎蕊雅聖女跳上一支舞,所以我能否在這晚宴上邀請被神魂選中人也跳上一段簡單的舞呢?”圖爾斯放下了酒杯,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向了主位上,走到了心夏的面前。

    心夏有些意外,目光注視著這個已經到自己面前,並鞠躬伸手的男子。

    請聖女跳舞,這大概只有那些大強國的領導人敢做的事情了。

    他保持著盛情邀請的姿勢,所有人的目光也一下子聚在了心夏那里。

    “媽的!!”

    宴會角落里,一個聲音傳了出來,緊接著是餐盤掉落的聲音,只不過宴會音樂很大聲,他發出的聲音很容易被忽略了。

    發出動靜的人當然就是莫凡!

    “哥,你冷靜點!”趙滿延拖住莫凡。

    “冷靜個屁,我先把這家伙揍一頓。”莫凡非常氣憤道。

    跳一支舞??

    當然不行!!

    他們歐洲的舞,一定是十毫米不到的近距離接觸,手還要完全摟住腰的,說是摟腰,尼瑪稍微往下滑那麼一點點就是臀,一看這圖爾斯就知道不是什麼規矩人,莫凡怎麼可能接受那家伙跟心夏跳舞!

    “莫凡,你別這樣,歐洲交際舞就是這樣,很正常的。”趙滿延說道。

    “我直男癌,我受不了好吧!”莫凡說道。

    接受不了就是接受不了,女生們都還不允許男人們的副駕駛座上有任何一位女同事,憑什麼要直男癌接受自己女朋友跟別人跳這種過于親密接觸的舞。

    ……

    “殿下,圖爾斯復出,願意全力支持我們帕特農神廟確實是一件好事,還希望不要辜負圖爾斯的一片友善。”塔塔在旁邊說道。

    “是啊,今天又是雪節。”

    圖爾斯嘴角微微浮了起來,表現出了一副非常有耐心的樣子。

    他既然伸出了手,便堅信聖女不會拒絕,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國家那麼多世族都想要討好幾位聖女,他們圖爾斯卻是可以讓聖女們俯首稱臣的,因為帕特農神廟要想真正榮登神女之位,泰坦巨人就必須靠他們圖爾斯家族去鎮壓!

    何況,他們圖爾斯家族可是歐洲為數不多可以入世的禁咒世家!

    禁咒之名,帕特農神廟也需要禮敬七分!

    所以對于那些普通人來說只可能在夢里邀請兩位聖女跳舞這種事情,對他圖爾斯來說也不是不可以實現!

    圖爾斯有的是耐心,他保持著鞠躬,將禮節做到極致。

    “很抱歉,圖爾斯先生。”心夏眼楮里並沒有太多的波動,只是面帶一個淺淺的笑容。

    圖爾斯抬起頭來,臉上也是紳士笑容,但那雙眼楮卻沒有之前那麼溫和。

    “我在東方長大,還不大習慣這種禮儀,何況聖女禮儀里也沒有……”心夏接著說道。

    “您現在是在歐洲,不是嗎?更何況,據我所知,你們許多東方女孩們都已經很願意接受我們這種歐洲禮儀,為何您不願意呢,還是說您對我有什麼誤解?”圖爾斯把話題引向了這一面。

    “別的女孩喜歡什麼樣的禮儀,是她們的自由,我尊重她們的向往,但我自己更偏向于中國傳統禮儀。”心夏說道。

    “呵,可據我所知您應該是在中國一個很簡陋的家庭中長大,需要維持生計日夜奔波,他們又有教導過你什麼真正的禮儀呢??”圖爾斯似乎有些不滿,這番話脫口而出。

    這句話一說出口,頓時整個晚宴變得寂靜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