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到了那大泥潭位置,忽然間那衣服自己竄了起來,然後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倒塌的樹林中飛奔。

    “過來,過來,跑什麼跑?”莫凡直接用念力將那個逃跑的衣服給抓取了回來。

    “饒命啊,饒命啊!!”那滿身是泥的人哭喊了起來。

    “這人怕是虧心事做多了,看也不帶看我們的,就在這里求饒了。”趙滿延說道。

    說著,趙滿延手指一彈,一滴小小的水珠出現落在了這個渾身都是泥的家伙身上。

    “嘩啦啦!!!!”

    水珠觸踫到這個泥人的時候一下子散開了重重的水花,險些將他人都給打翻了。

    把人沖洗了個干淨,原來就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小伙,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看得出來是目睹了一些這輩子都不曾見過的恐怖畫面。

    “看來我們有目擊者了。”莫凡說道。

    “恩,不過他精神估計有些失常,先帶回市里去吧。”穆白說道。

    ……

    碧海城是克里特島上最大的城市,正好就在整個克里特島的中央位置,由于海灣、避風港眾多,那些靠海的位置都變成了旅游聖地,每年到了四五月份,這里的游客就開始多起來。

    現在是有些溫寒的三月,大部分還是島嶼、城市自身的居民,只是在經歷了綠芽城島被踏入海洋這種恐怖事件後,整個碧海城邦都陷入了一種戰爭警惕狀態。

    騎士團的人不是很待見莫凡的,莫凡跟波塞冬打了聲招呼,說自己找到了一個幸存者,波塞冬倒不是很在意,幸存者又不是只有那麼一個,反正人他已經按照上頭的指示給帶過來了,怎麼對付泰坦巨人,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

    ……

    碧海城邦多出了許多哨崗,包括海域都分布著許多魔法師,只要稍微起一點點不太尋常的波瀾,馬上就會拉響警報。

    找了一個吃飯的地方,莫凡是真不習慣歐洲的口味,倒是那個被驚嚇的家伙,聞到了燻肉的氣味後,馬上就變得神智正常了起來。

    吃飽喝足,這個幸存者精神好了許多,還在用自己的手指甲在那里剔牙。

    “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們是巨人。”夏柏長舒一口氣道。

    “你看到巨人了?”莫凡問道。

    “當然,它就在我的面前,有……有一座提伯山那麼高,腳印有籃球場那麼大,我的天啊,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生物,如果它們可以長成那樣,我們這些人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夏柏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

    “我們不是還有魔法師嗎?”穆白說道。

    “什麼魔法師,別開玩笑,魔法師是絕對不可能戰勝得了我看到的那個家伙的,它實在太……簡直就像是古代魔神,我們皆是凡人啊。”夏柏說道。

    “你別管神還是凡人,你能夠把自己知道的東西都告訴我們嗎,我們來這里就是獵殺泰坦巨人的。”莫凡說道。

    “獵殺泰坦巨人??獵殺???你可真是我見過最搞笑的魔法師了!”夏柏扯著嗓子道。

    夏柏的聲音很大,這整個餐廳都可以听得見。

    而就在這個時候,幾名身穿著條赤色衣裳的人走了過來,臉色不善的樣子。

    他們圍在了餐桌前,其中一個帶著頭巾的光頭男子更是靠到穆白那里,然後搜刮了一下自己的喉嚨,將自己的痰直接吐到了穆白的餐盤上。

    穆白、莫凡、趙滿延三人都愣住了。

    神馬情況??

    這人腦子是有毛病吧!

    “最好滾出碧海城邦,你們這些骯髒的魔法師!”那頭巾男說道。

    說完這句話,那幾人便大搖大擺的朝著餐廳外走去了。

    看著他們離去,趙滿延不解的問道︰“你不會虛弱到連這種混混都對付不了吧?”

    穆白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怎麼自己在這里吃個飯,被人這麼惡心了一下。

    “我去處理吧,這種事情我最愛干了。”莫凡站了起來,折了折指關節。

    “他們身上好像都沒有魔法氣息,別太過。”穆白提醒道。

    “喂喂喂,你們想干什麼,難不成把烏教會的人給打一頓,我怕你們是不想在克里特島混了!”夏柏急急忙忙的說道。

    “烏教會?這又是什麼東東?背景很牛嗎?”莫凡問道。

    “唉,看在你們幫了我的份上……走吧,我帶你們去我奶奶的舊房子去住,也可以順便跟你們說下我看到的事情,但前提你們別惹烏教會的人,我可還想繼續呆在克里特島的。”夏柏說道。

    “莫凡,算了,听他把事情說清楚吧,反正這餐廳的味道也看得沒胃口。”穆白說道。

    ……

    夏柏到夏天的時候才會到他奶奶這里住,這房子在海邊的一座小山上,屋子是簡單老舊了一點,每年卻可以靠收房租賺上不少錢。

    他奶奶過世後,他就是屋子的主人了,隨便再打打零工,他也算是豐衣足食了。

    “看吧,那里就是夏季最熱鬧的翠海,原本今年可以靠著這屋子大賺一筆,現在出了這麼可怕的事情,怕是沒有幾個游客敢來咯。”夏柏嘆息道。

    “這你倒放心,全世界人口幾十億,作死教的年輕人又那麼多,往往哪里出了什麼大事,反而更多人跑來尋求刺|激。”趙滿延說道。

    “那最好不過了……你們隨意吧,就當自己家,我猜你們今晚也不一定找得到旅店住。”夏柏說道。

    “沒太明白,我們得罪什麼人了?”莫凡問道。

    “餐館那幾個?”

    夏柏笑著搖了搖頭,一屁股坐在干草墊上,開口道︰“虧你們還是魔法師,連烏教會都不知道。”

    “我們只听過黑教廷。”莫凡說道。

    “烏教會跟黑教廷相比……恩,本質上是沒有什麼差別的,不同的是,烏教會在歐洲乃至美洲都是受到合法保護的。最近一兩年,世界各地不是一直災難涌現嗎,其實在比較早期的時候,就有烏教會的存在了,他們一直都崇尚古神,覺得人類之中就不應該有魔法師的存在,魔法師無非是在透支這個世界,從大自然中汲取強大的力量惹怒著那些神魔,于是古老的神魔發動妖魔戰爭,來制裁人類。”夏柏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