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一段時間,自己的白狼召喚獸們沒有出來覓食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里的口糧就是要比召喚位面的更可口,噬月白狼和白紋魔狼們總是愛不釋爪。

    莫凡也知道,這個商會里還有一些真正的商人,沒有魔法的人。

    所以莫凡只讓白狼們啃咬那些攻擊自己的人,至于明顯和巴比特同流合污的,莫凡一樣不會手下留情!

    就像一群饑餓的猛狼闖入到了羊圈中,那結實的圍欄又阻止了羊群的逃跑,所以這就是一場純粹的追逐和生吃游戲,狼族們的diy農場,莫凡請客。

    很多時候,莫凡也是一位社會主義五好青年,過于殘忍的事情一般是不會做的,畢竟白狼們的吃相有的時候真得太難看了,很容易嚇得女孩們有心理陰影,所以除了黑教廷的人,莫凡不輕易請自己的狼窩兄弟們吃自助,不過歹郎公會的黑飾會,基本上半只腳是踏入黑教廷的精神傳承里面了。

    他們一方面不敢徹底淪為黑教廷,害怕黑教廷的行事手段,也不敢與整個世界為敵,但又做著一樣傷天害理的事情。

    以暴制暴,那是莫凡懲奸除惡的理念,總不能要莫凡這樣一個路子狂野的人拿一本聖經、佛經在那里勸他們為善吧。

    “你看著有點眼熟。”尤里小姐站在旁邊,詢問起莫凡來。

    面對如此血腥的場面,她好像並沒有在怕的。

    “我也覺得你有點眼熟……忘了問你了,你和他們是一伙的嗎?”莫凡非常禮貌的詢問尤里小姐。

    尤里小姐搖了搖頭道︰“我和商會都是做正經的生意,你看懸崖下面。”

    莫凡看了一眼懸崖,發現那里有一輛已經損毀的豪車。

    “你是黑暗法師,應該可以看到,那里是不是還躺著一個睡姿舒服的肥豬?”尤里小姐笑著說道。

    莫凡的卻看到了,那里確實躺著一個人,乍一看像是血肉模糊,但其實並沒有死,只是摔斷了胳膊。

    “他是誰?二狼,把那家伙拖到我旁邊去吃去,沒看見我在這里聊天嗎?”莫凡問道。

    二狼抬起頭來,一臉無辜的看了一眼莫凡︰明明是人家先在這里吃的,你自己和那女人走到懸崖邊上來。

    “他是橄欖林的林場主,綠芽城島的富豪,他有三個漂亮的女兒,其中有兩個都死在了那場變故中,還有一個好像在今晚的時候被抓住了。你來之前,林場主發瘋的闖到這里,說一些胡話,激怒了想要留他一條命的巴比特,我為巴比特代勞,順便保了他一命。”尤里小姐說道。

    “你確定是在我來之前?”莫凡笑了笑。

    尤里小姐愣了一下。

    是啊,對方是暗影法師,其實在卡加沙往這山上逃的時候,這個暗影法師已經在這里了,也就是說他其實已經目睹了林場主的那一幕。

    “你沒有殺他,讓你免受了被我的小狼們生吃的下場,像你這樣身材那麼縴細胸還大的女人要是給吃了,確實是浪費。”莫凡對尤里說道。

    “你是什麼人?”尤里問道。

    “你又是什麼人?”莫凡也問道。

    尤里沒有殺林場主,這一幕莫凡看到了,懸崖下林場主只是昏厥過去了,也就是說尤里剛才算是救了林場主一命,不然巴比特肯定不會放過林場主。

    當然,莫凡也不會讓他死,看得出來林場主牽扯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嗝~~~~~~~~~~~”

    大狼打了一個惡心的飽嗝,氣味都差點散到了莫凡這里。

    富麗堂皇的商會已經淪為了地獄,到處是斷掉的手臂,破碎的內髒,黏稠的鮮血……莫凡又下了個命令,讓它們把現場舔清干淨,畫面太恐怖對社會影響不大好,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自己是黑教廷的人呢。

    巴比特站在那里,他的周圍全是一個個獠牙掛肉絲的白狼,整個商會里好歹也有二三十個精英高手,其中還有七名都是高階法師,他們級別甚至都在黑鑽之上,怕是歐洲的神聖組織派一個小組過來,都得掂量一下能不能安然無恙……

    可此刻七名高階全死了!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召喚法師可以一口氣呼喚出十幾只統領!!攻城都夠了吧!!

    “怎麼還是這樣,連巴比特先生的人都這樣死了??”黑臉紋男已經快要崩潰了。

    在他的認知里,巴比特先生已經是非常頂級的人物了,為什麼連他都會被這個給自己送過水果沙拉的旅館小弟這麼輕易的屠殺??

    最可怕的是,這個噩夢循環還沒有結束。

    他沒有殺巴比特,給他提出了一樣的要求。

    一天的時間,去尋求上級的庇佑,可不知道為什麼,黑臉紋男覺得巴比特基本上是一個死人了,這次他們黑飾公會真得惹上了一個惡魔。

    “實力強又怎麼樣!!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修為高的法師,可統治著一切的人甚至是一個半點魔法修為都沒有的人,你知道和我們黑飾會,和我們歹郎公會做對的下場嗎?你能殺得了我這手底下的高手,難道你能殺得了我們千千萬萬的歹郎成員??”巴比特有些發狂的吼叫道。

    事實上這樣的狂妄也只有被人逼迫到了懸崖邊才會表現出來的,無非是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後說得一些類似于“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話語來激怒對方。

    但是,莫凡不會被這種人激怒的。

    他表現得依舊很平靜。

    “你不用這樣朝我大吼大叫,我說了,我現在不會殺你,你去尋求你的上級庇佑,如果你們歹郎公會真得夠強大,總會有人可以殺得了我的,那樣你就活下來了。有時間在這里發瘋,不如趕緊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去找誰求救吧。”莫凡對巴比特說道。

    “你真讓我走??”巴比特還是不太敢相信。

    “不然他為什麼會在這里,你覺得我殺他不容易嗎?”莫凡指著黑臉紋男說道。

    巴比特看了一眼黑臉紋男,又看了一眼最早死去的小情人卡沙加。

    “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我的上級在希臘擁有通天的本領,沒有什麼是他做不了的!”巴比特叫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