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嘀嗒~”

    “嘀嗒~~~”

    很輕微的聲音,每一次傳到耳朵裏都會感覺到自己的手腕和腳踝火辣辣的疼痛。

    江昱睜開了眼睛,他的眼前一片朦朧,不知道什麼時候大雨磅礴,瘋狂的灌溉着這座檀香山市,灰濛濛的一片籠罩在了那些高樓大廈的穹頂,晦暗不明的世界在雨聲、風聲、雷聲交替中變得無比嘈雜!

    剛纔的輕微的響動並不是外面的雨,而是在自己旁邊,在自己身上。

    江昱先是看到了沒有窗戶的樓房外面飄着的磅礴大雨,雨點狂亂的拍打着城市,緊接着看到了一個個人倒在血泊之中,血跡還沒有完全乾,正一點一點的往外涌去。

    都死了,他們都死了。

    可爲什麼自己還活着??

    江昱嘗試着活動,發現自己的手和腳都傳來劇痛,差點再一次昏死過去。

    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手和腳了。

    他的手掌、雙腳全被斬斷,血也在不停的往外溢,剛纔那非常近的嘀嗒之聲正是自己血打在了地面上。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告訴我你的那隻貓在哪!!”一個聲音在江昱的耳邊響起。

    江昱意識這才慢慢恢復過來。

    原來自己還在被拷問,還以爲自己都到閻王殿了。

    江昱不回答,他的身體正在緩慢的轉動着,那是因爲他的背上和胸前都被用鉤子吊住,整個人是懸空的。

    “爲什麼要勾結海妖?”江昱忍着痛,問道。

    “勾結??大家的目的一致,爲什麼要說成是勾結?”南守白煦說道。

    “目的一致,你是人,它們是海妖,目的怎麼會一致,難道你認爲海妖可以給你你想要的所有,海妖的確是有智慧,可它們的本質和山外那些想要吃我們肉啃我們骨的妖魔沒有人任何區別。”江昱接着說道。

    南守白煦走到江昱的身後,一腳就將望萍的屍體給踢到了樓外。

    這棟樓有四十層高,沒有窗戶沒有外牆,是完全的毛坯,望萍血淋淋的屍體飛到了大雨中,迅速的被雨水給包裹,又掉落到了一羣全身爲藍色妖兵之中。

    這些藍色妖兵擁有人類的身軀,下半身卻是魚,只不過它們並非是人們美好傳說之中的美人魚,它們體格遠超人類,魁梧的同時自己身上長出來的那些大塊鱗片正好形成胸鱗鎧與肩鎧,一些較細的鱗片又連在一起如軟甲那樣覆蓋全身。

    而它們的魚身,粗壯、威武,同樣硬鱗成甲,站在檀香山的那些街道上我,安全就是一輛藍色的裝甲坦克。

    肉軀已經達到這種可怕的程度,怕是人類的魔法都很難傷到它們。

    這些人魚大將是純粹食肉的,當一具屍體從上面落下來的時候,還沒有完全落地就被它們給瘋搶,沒一會望萍就被殘忍無比的分食了。

    高處的樓房邊沿,南守白煦探出腦袋,往下面看了一眼,嘴裏發出了“嘖嘖嘖”的聲音。

    他轉過來,面帶笑容的看着被吊起來的江昱,開口道:“我特意給他們每個人留了一口氣,好讓他們奄奄一息的同時還能夠感受一下被五馬分屍,被咀嚼到人魚大將胃裏的滋味……現在我再問你一次,你的那隻貓去了哪裏?”

    “你是被精神控制了嗎,如果是的話,那你就是海妖裏面有頭腦的人。你們這些海妖不在自己的海洋裏呆着,爲什麼要跑到我們的沿海來?”江昱問道。

    南守白煦這一次又拽起了一名宮廷法師,朝着最邊沿走了過去。

    隨手一拋,那名宮廷法師又在大雨中朦朧起來,緊接着就是下方散開一大片血花,還可以聽見那些魚人大將們意猶未盡的低吼,好像巴不得白煦多扔幾個下來,它們喜歡這樣有趣的遊戲。

    “我爲何要被控制,被控制的人,不過是傀儡,傀儡又有什麼用,只可以按照那些沒有什麼見識的海洋先知說的去做,而我……差點忘記告訴你了,從一開始你們故宮廷和審判會都掉入了一個有趣的誤區。”南守白煦走了回來,接着說道。

    “什麼誤區?”江昱不解道。

    “哈哈哈……”白煦莫名其妙的大笑了起來,用手指了指江昱道,“沒有想到知道我身份的人會是你,也算是你的榮幸了。不過,再潛藏也沒有多大的意義,我雖然被很多人遺忘了,可從今往後,沒有人敢隨隨便便忽視我。”

    白煦自己都不記得過了多少年,以至於認爲自己真的就是一個肩負着國家使命的宮廷法師,忘卻了自己還有另外一個更加重要的身份。

    “人們都只知道撒朗,卻不知我九嬰。人們都知道在中國有一位紅衣主教,可不知道什麼時候所有人都以爲那個人就是撒朗,連審判會都覺得撒朗就是中國的紅衣大主教,真是可笑啊……”白煦繼續踱步,他看着江昱臉上的神情變化。

    似乎看到了江昱滿臉的疑惑和驚愕,白煦滿意的露出了笑容。

    “撒朗從國外逃入到中國,她是一位新崛起的紅衣主教,她又怎麼是代表了中國的那位紅衣呢。我纔是中國的紅衣——九嬰!”白煦像是在宣讀那樣,無比自豪的將自己的身份道了出來。

    每一個紅衣大主教都有一個至高的理想,那就是將世人全部踩在腳下之後,高昂的宣讀自己的名字。

    這些年,所有人都注視着撒朗,都認爲中國的紅衣大主教撒朗可怕如死神,她的傑作古都浩劫,讓全世界都對中國紅衣大主教敬畏懼怕……

    可在白煦眼裏,撒朗就是一個瘋狂的女人,她從國外逃入到中國,開始她的復仇計劃,成爲了黑教廷的紅衣大主教後執行了古都盛典,將他這個真正的中國紅衣大主教九嬰的風頭給徹底掩蓋過去!

    世界上,都沒有多少人知道他九嬰之名,都只知撒朗。

    白煦將這份幾乎被世人遺忘的屈辱給掩藏起來,並且終於等到了今天……

    中國禁咒華展鴻死在自己的計劃裏,那麼全世界又有誰會再低估他紅衣大主教九嬰!

    所有人都應該清楚,中國的紅衣大主教只有他一個,他就是教皇麾下——紅衣九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