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撒朗又算得了什麼,她不過是躲在幕後,拿一些弱小而沒有任何存在意義的人做祭獻,數量再多又能怎麼樣,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人口。”

    “而我,殺死的是華展鴻,代表着這個國家頂點禁咒的人,還是鎮國軍首。死一個城的人,對這個國家來說不痛不癢,可死了華展鴻,這整個東海岸線又還有幾個人能夠抵擋得了神族中的帝王?”

    九嬰彷彿沉浸在了自己宏大的計劃之中,一想到他的名頭很快就會蓋過撒朗,那多年的沉寂和忍辱彷彿都是值得的!

    他九嬰和其他喜歡傳播怪邪理念的其他紅衣主教不大一樣,由於身份與教皇綁定,很多時候他甚至根本不能夠像撒朗和其他紅衣主教那樣大肆的招收門徒。

    沒有門徒,沒有足夠大的影響力,想要施行起那令人聞風喪膽的計劃便會非常艱難。

    紅衣九嬰這麼多年來基本上都在潛藏,也只有這樣“不露馬腳”才能夠逐漸打入到這個社會、這個國家更高的層次,不然很容易就會被嚴格無比的各種排查給淘汰出去,很難進入到重要的部門之中。

    故宮廷便是如此,代表着中國最強的魔法勢力,又與國家、政府、軍隊、魔法協會息息相關,能夠進入到這裏面來並且坐上了南守這個重要的位置,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

    爲了達成這個目標,紅衣主教九嬰這個身份他自己都差點忘記了,甚至如果不是有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會繼續做他的南守白煦,以至於逐漸接管整個故宮廷。

    有教皇在背後支持的話,他爬上故宮首席的希望非常大。

    只可惜現在這個時代,成爲了故宮廷的首席又能夠如何,整個國家的東海岸線都處在崩塌的邊緣,只要海妖全面發起攻擊,人類就等於一羣被圈養的羔羊,滅亡是遲早的事情。

    黑教廷的理念是什麼?

    讓人類滅亡!

    而海妖又在做什麼?

    與海妖爲伍,豈不是他們黑教廷現如今最完美的選擇,那實現整個教會盛典的日子原本需要不知多少代紅衣主教和教皇纔有可能實現,可因爲海妖,這個“盛世”馬上就要到來了!

    “你以爲華展鴻可以活着離開夏威夷嗎,他一死,海洋神族大軍就會全面進攻,到那個時候你們纔會見識到海洋神族的強大,絕對不是我們這些陸地的爬蟲螻蟻可以抗衡的。”紅衣九嬰再一次走到了邊沿。

    下方是那些魚人大將的吼聲,紅衣九嬰返回到了江昱的身邊,將他從那個掛鉤中提了下來,像拖拽一條死狗那樣將江昱拖到了樓層邊緣。

    鮮血流淌了一地,江昱此時虛弱至極,他身上的血流失太多太多了,神智開始不太清醒。

    “往下看看。”紅衣九嬰說道。

    江昱看了一眼。

    一地的屍骨,滿街的殘骸,而且都是人類的。

    宮廷法師的隊伍人數並不是很多,即便全部被扔下去餵了這些魚人大將也不可能造成這樣一個血淋淋的畫面,也就是說這裏應該還有不少沒有撤離的居民,到最後統統被海妖這樣殘忍的吃掉。

    “機會我給過你了,可你好像不太懂的珍惜。你不用擔心夜羅剎,它一樣逃不出這裏,很快我就會擰着它的脖子,將它從這裏扔下去,就是不知道魚人大將們喜不喜歡吃貓肉。”紅衣九嬰失去了拷問的耐心。

    江昱也無法掙扎,他閉上了眼睛,越來越模糊的神智讓他反而有一絲絲的慶幸,至少不用活生生的體驗那種被魚人大將爭搶咀嚼的痛苦。

    “喵~~~~~”

    一聲熟悉無比的叫聲在江昱的腦海裏響起,江昱不由自主的嘆了一口氣。

    跟夜羅剎呆久了就會這樣,哪怕它沒在自己身邊,腦海裏也會時不時的響起一聲軟綿綿的叫聲……

    十二歲那年,家裏發生了變故。

    沒有了直系親屬,也沒有願意收留自己的親戚。

    江昱拿着父母的死亡證明前往派出所,將自己送入到一所離家鄉有三百多公里的孤兒院。

    長途跋涉,又是火車、汽車、摩托、步行,江昱終於到了那個偏僻到徹底被人遺忘的孤兒院時,發現這所孤兒院根本就是荒廢的。

    裏面沒有其他孤兒,也沒有管理人員,破舊的宅子宛如是一棟鬼宅,透着幾分陰森。

    江昱完全沒有地方可去,只能夠在疲憊不堪之時打掃出了一塊能睡的地方,裹着那滿是灰塵的棉被在那裏度過一夜。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江昱就聽到了門外有非常微弱的叫聲。

    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正是一隻小奶貓,似乎纔出生沒多久,身上的毛髮都沒有完全長齊,它蜷縮着,發出的叫聲宛如一個隨時會被寒冷天氣奪走生命的小女孩。

    裝着小奶貓的是一個紙盒子,明顯是有人將這隻小貓送到了這座孤兒院門口……

    送過來的人還算好心,希望孤兒院裏有人可以收留它,可事實上孤兒院已經很久都沒有人了,有的不過是江昱這個剛剛被“自己”送過來的小孤兒。

    “小傢伙,你很幸運,我沒有人收留,但你有哦。”江昱清楚的記得這是自己對夜羅剎說得第一句話。

    “喵~~”小傢伙很柔弱,卻還是發出了一聲啼叫。

    ……

    從那之後,這個叫聲總是在自己耳邊,不管是真實的,還是腦海中莫名的浮現的,每每有些迷茫和孤獨的時候,這個聲音總會讓自己重新踏實起來。

    剛纔確實有些害怕,會發抖,會胡思亂想,但現在好多了。

    就是不知道師父怎麼樣了,希望他不會有事,畢竟自己能夠有現在的生活,成爲一個受人敬仰的魔法師,是自己在孤兒院一年後路過的師父收留了自己。

    只有他們沒有事就好了,來這裏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呼呼呼呼呼~~~~~~~~~~~”

    狂風將雨水拍在臉頰上,江昱感覺自己被扔了出去。

    但還沒有來得及被湍急的暴雨拍溼全身的時候,江昱感覺到有什麼柔和能量包裹住了自己,又將自己送回到了樓裏。

    “喵~~~~~~~~!!!!”

    夜羅剎的聲音再一次響起,這一次不是那種柔和傳達給自己的聲音,而是帶着幾分尖銳敵意充滿無盡的憤怒!

    江昱第一次聽到夜羅剎這種方式的啼叫,正是有幾個地痞試圖霸佔孤兒院並將自己打倒在地的那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