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的花拳繡腿無法將我摁死,就等著被我踩在地上吃吐吧!!”

    莫凡作為一個暗影、土系、空間系的魔法師,如今他的移動能力與追蹤能力也算是到了一個極致,軍佐狄克奮力在跑,始終無法與莫凡拉開距離。

    “你可知道動一個軍佐的下場??”軍佐狄克說道。

    “你是在搞笑嗎?原來我之前和你說了那麼多廢話,包括剛才和你打了幾個回合,到頭來你的遺言就是這個??”莫凡問道。

    “遺……遺言??你敢殺我??”狄克軍佐有些震驚道。

    “帕特農神廟兩個聖女,一個是我老婆,一個是我兄弟。你們的長眉將軍昨天還在跟我說要和我結拜兄弟,我告訴他別佔我便宜。你一個地方軍佐,連土皇帝都算不上,我要殺你難道還要看誰都臉色,你也算是軍中之人,怎麼不去打听打听,埃及的軍首伊森見到我都得嚇得尿褲子我,我說踏平你的軍校就踏平,我說要殺巴比特就一定要殺,你的狗命我也要了!”莫凡說道。

    用腳指頭想都知道,這個軍佐狄克百分之百是歹郎公會的人,即便他身上沒有什麼黑飾會的標志勛章,但作為一個身居高位的軍佐與黑飾會人勾結在一起,里面有多少惡心的事情不用查就知道了!

    “萬鈞雷鴉!!”

    莫凡追到了軍佐狄克的面前,直接動用了十二倍的暴君荒雷。

    雷才是真正的毀滅,狄克軍佐也算是一身的奢侈魔具了,再加上那特殊的冰鐵塑身,在雷系魔法面前通通都是一層紙!

    雷鴉的力量穿透過狄克軍佐的所有防御,電得他全身抽搐,原本還想和莫凡周旋一二的狄克軍佐再一次受了傷。

    “狄克軍佐!”黑飾會的巴比特看到軍佐全身焦黑,自己也像被雷電狠狠擊中了心髒一樣。

    保護傘,他巴比特在克里特島最堅固的保護傘,難道也阻擋不了這個惡魔的踐踏,那他巴比特不是死定了??

    “你這個靠山,中看不中用啊,好歹也是一名老超階法師,就那點出其不意的套路使完竟然就沒什麼後招了,大概是在舒服的位置上待太久了。”莫凡踩著滿地的碎石,腳步不需要移動便滑行到了巴比特的面前。

    “你這個瘋子,你就是一個瘋子,殺了我們,你也沒有安生日子過,等著被全歹郎公會的人通緝,等著被國際軍事法庭審判吧!!”巴比特憤怒的對莫凡吼道。

    “後面怎麼處理倒不用為我擔心,倒是你和狄克軍佐真得只有這些遺言嗎,難道你們臨死的時候還想為那個保護那個凶手嗎?”莫凡對巴比特說道。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說的凶手,綠芽城島和我無關……”巴比特滿臉的驚慌。

    “我沒問綠芽城島啊,哦,我明白了。”莫凡笑了起來。

    巴比特整張臉都變成了白色,青筋都可以看得清楚,一道道在他臉頰、額頭上交錯。

    “狄克軍佐,你有什麼話要說呢??”莫凡隔空一擰,生生的將焦黑的狄克軍佐給拽到了自己面前。

    狄克軍佐被拖拽到莫凡身邊,他的眼楮忽然間如狼瞳一般發狠的閃爍,右手成手刀的姿勢朝著莫凡的腦袋位置劈了過來。

    “你以為我察覺不到你在裝死嗎?”莫凡站在那里不動,卻沖著狄克軍佐冷笑。

    狄克軍佐正要揮下,他背後的影子卻直接纏住了他,讓他這一手刀怎麼都斬不下來。

    狄克軍佐轉過身去,這才意識到自己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衍生出了一個影魔來。

    這個影魔一手拿著一個釘錘一手拿著一個長釘,他將長釘瞄在軍佐的胳膊位置,然後殘忍的敲打著釘錘,生生的將長釘錘入到狄克軍佐的手臂里。

    “啊啊啊啊!!!”

    狄克軍佐痛苦的嘶喊了起來。

    影魔侍衛釘刺的其實是他的靈魂,即便只是手臂位置受到刑釘也如同撕心裂肺那般。

    “狄克軍佐,你又有什麼話要說呢。你們這個軍校位置也算是偏僻,我猜測即便你們叫了支援,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人趕來。暗影魔法的靈魂折磨軍佐大人有了解過嗎,大概就是你現在這樣,總之非常痛苦,生不如死……”莫凡對狄克軍佐說道。

    “你到底要做什麼!!!”狄克軍佐聲音沙啞道。

    “大家心知肚明,就不要賣什麼關子了。”莫凡說道。

    “求求你……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巴比特忽然間插嘴道。

    莫凡還在審問狄克軍佐,這家伙卻開口了,讓莫凡倒有些意外。

    “重新做人的機會?不可能了,你們這輩子是沒有機會了,活著的時候不好好做人,臨死前乞求,這個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莫凡說道。

    “不是,不是,您不是要追尋下去嗎,其實我們也是奉命行事,我們真的只是奉命行事,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就像您之前和卡沙加說的那樣,放我們走,讓我們去尋求庇佑,我可以保證,我可以用我的靈魂向你保證,我們的下一個上級一定有你想知道的答案,求求您,再給我們一次機會,24小時不是……不是還沒有過嗎?”巴比特說道。

    巴比特此時終于意識到自己惹上了是一個怎麼可怕的人,哪怕是逃入到軍校,一樣無法讓自己活下來。

    要活命,只有找那個人了,巴比特大概明白莫凡是在尋求什麼,假如再不說出點讓這個惡魔感興趣的東西,那自己下場一定會和卡沙加、黑臉紋男一樣。

    “是,是,你不是想知道答案嗎,放我們走,你一定會知道。”狄克軍佐已經感覺到莫凡是一個混世魔王了,再跟他那些社會制衡的問題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軍校都被他毀了,他憑什麼不敢殺自己?

    “你們誰和後家的關系近一點,不好意思,這會我只能留你們一個。總得有人死,不然我這麼辛苦不是白費了。”莫凡問道。

    狄克軍佐和巴比特對望了一眼,兩人幾乎同時表示自己和後家的關系近一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