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們既然知道林場主的橄欖林里有罌粟,為什麼要要呼喚出會因此發狂的魔物來,你們這樣做已經過界了!”莫凡接著質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起初我們和會長根本不知道橄欖林林場主在種罌粟,我們以為他是一個正經的生意人,知道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們才明白林場主也是一個鴉片種植商,于是他不敢說出真相,便配合我們向希臘政府撒謊。誰知道在不久前,林場主告訴我們,有一個當時就在橄欖林里干活的年輕人還活著,是從他女兒那里得知的,于是我們派人去監視他,尋找合適的機會將他處理掉。”巴比特說道。

    “你們會長的魔物,就是一頭巨人嗎?”莫凡問道。

    當時夏柏也一口肯定是一頭巨人,還是來自于海洋的巨人,只不過他的背上有三叉劍魔印。

    “是一頭魔坦巨人,與巨人很相近。”巴比特接著說道。

    狄克軍佐發現莫凡問了巴比特非常多問題,而巴比特更將整件事全盤托出,顯然巴比特是被莫凡折磨得有點精神崩潰了。

    “可以了,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狄克軍佐,對不起了,我要直接處決了。”莫凡說道。

    狄克軍佐瞪大了眼楮,他立刻開口道︰“求求你,別殺我,把我交給軍事法庭,我會向他們將一切都陳述,還有很多與這件事有關的人,難道你不想他們全部被挖出來嗎,別殺我,把我交給軍事法庭,我以我靈魂發誓會交待所有,包括歹郎公會做過的所有傷天害理的事情。”

    莫凡搖了搖頭,一只手擰起了旁邊像一灘軟泥一樣的巴比特。

    起身往這個破碎不堪的軍校山外走去,狄克軍佐仍舊不敢站起身來,只能夠用那雙眼楮注視著莫凡的背影。

    狄克軍佐之所以不敢動,更因為他察覺到了,有一個散發著冷意的物體正在他的身後。

    “狄克軍佐,如果將你交給軍事法庭,你確實可以招供,相信你們的歹徒行徑從陳述到收集證據再到審判、尋找證人,沒個一兩年是無法徹底將你處決的。為了讓你更加配合,軍事法庭還會給你很舒服的坦白環境,甚至再考慮到你之前的功績,給你一個終身監禁,讓你逃過死劫……”

    莫凡一邊走,一邊對跪在身後的狄克軍佐說道。與此同時,狄克軍佐背後的那個魔影越來越濃,一雙可怕腥紅的眼楮就好像可以撕開人的靈魂。

    “這樣一個結果,大概是你滿意的。可你覺得你做的事情真得和你的下場匹配嗎??”

    “我不會把你交給軍事法庭,我也對那些你說的有關人員沒有太大的興趣,我要你得到應有的懲罰。”

    “我要你下地獄,我莫凡為你們這些東西修建的地獄!”

    魔影更加濃郁,渾身甚至都散發出了可怕的黑暗魔氣。

    軍佐狄克緩緩的扭過頭去,看到得赫然是一個手持著鎖喉鐐銬的暗魔,它身上那邪氣強盛到讓狄克軍佐都生不起半點反抗之意。

    “影裔……影裔長者!”狄克軍佐還算有些見識,驚恐中認出了這個在黑暗位面之中地位尊貴的生物!

    狄克軍佐絕對想不到莫凡能夠呼喚出影裔長者來。

    “你認得它,那不需要我給你講多說了。”莫凡轉過頭來,遠遠的注視著被影裔長者給控制住的狄克軍佐。

    而巴比特也在顫抖中往回看,影裔長者那雙眼楮讓巴比特差點嚇的昏厥過去,越是作惡多端,越是害怕地獄邪物,影裔長者簡直就是地獄折磨使者,也就是說死亡是根本無法償還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犯下的罪惡!

    “不要,不要,殺了我!!殺了我!!”這一次是狄克軍佐徹底發狂了。

    黑暗位面就是地獄,一切被拽入到黑暗位面的靈魂都會承受著比死亡痛苦數十倍、數百倍的折磨,烹煮靈魂,碾壓靈魂,刀割靈魂,斷骨靈魂……永生永世!

    死亡不過是一剎那的痛苦,最多是對活著的世界不甘與眷念,可和死後靈魂被拖拽到黑暗地獄而言,真得只是最輕微的針扎。

    作惡多端的人最懼怕的是黑暗位面,因為那些怨恨極深的人很大概率的都會進入到里面,變成黑暗生物,當罪魁禍首到來,這些更早踏入黑暗位面的生物一定會用自己承受的一切去款待!

    “別拖我,別拖我!!”

    狄克軍佐發瘋的揮舞著手臂,他隨手撿起了一塊有稜角的石頭,在意識到自己即將被影裔長者拽入到黑暗地獄時,他猛的用碎石砸向自己的太陽穴。

    從不想死到恨不得馬上結束自己生命,狄克軍佐終于見識到了莫凡的可怕,可惜一切都晚了,影裔長者這種專業的靈魂拖車老司機怎麼可能會讓到手的獵物就這樣自我了結?

    一個嫻熟的捆綁鐵鏈,狄克軍佐的手揮在半空中就定住了。

    碎石就離狄克軍佐太陽穴幾公分,他還是沒有如願以償,影裔長者固定好了獵物之後便開始將它那有倒鉤的鐵鏈穿到狄克軍佐的身體里。

    “喀!”

    猛的一拉,狄克軍佐的靈魂被完完整整的拽了出來,這個畫面正好落在了杰西卡以及其他軍校成員的眼中,更包括了那位守門的軍官。

    靈魂,真得被拖出來了!!

    影裔長者吹著口哨,像一個捕捉到了大野豬的開心農夫,將黑暗鎖鏈往肩上一背,很確信狄克軍佐掙脫不開,就那樣一晃一晃的往地獄深淵中走去。

    鎖鏈很長,影裔長者拖著狄克軍佐的魂,可以看到狄克軍佐的魂像一個嚇壞了的小野鹿,沒反抗力,更羸弱無比,只能夠被拖著,一路踫踫撞撞,痛苦的嘶喊又發不出半點正常的聲音。

    月如寒霜,冷冷的灑落在這片軍校廢墟上,莫凡擰著一個還活著卻跟死了沒什麼區別的巴比特,沒有半點生氣的往綠芽城島的方向走去,而跟莫凡長得一模一樣但渾身跟潑上了黑色油漆般的影裔長者,背著鎖鏈發出金屬刺耳摩擦聲音的鎖鏈,鎖鏈另一端掛著狄克軍佐正愉悅的朝著地獄深淵踏去。

    這一黑一白的莫凡正好背道而馳,在這一片殘骸中組成了一個邪異至極的畫面,讓那些根本不敢插手的杰西卡和其他軍人不寒而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