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牧民們對賀蘭山的天氣倒是掌握得非常準確,正好是兩天的時間,強烈的陽光就在早上的時候灑遍了整座山脈。

    莫凡伸了伸懶腰,臉上滿是笑容。

    從未想到有這麼一天,修行可以來得如此簡單,假如小泥鰍一開始就達到這麼可愛的級別該多好啊,估計自己會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年輕的禁咒法師,而且還是好幾系的禁咒。

    火系達到了第三級!

    本身神火閻王形態就是莫凡最強的能力了,甚至可以和那些超強的君主抗衡一二,現如今火系修爲也步入了最頂峯,再有大天種重明神火與天地劫炎相互配合,以及自己與小炎姬之間的羈絆,相信下一次化身神火閻王姿態便絕對可以與古都浩劫時惡魔火焰神女魂影形態完全媲美了!!

    當時可是將山峯之屍都給擊退了啊。

    所以此時此刻莫凡的心情就和這整座被陽光普照的賀蘭山一樣燦爛!

    “你做什麼春-夢了?”穆白疑惑不解的問道。

    莫凡摸了摸自己的臉,發現臉頰上確實因爲過度興奮而有些發燙。

    還想再隱藏隱藏,等到關鍵的時候大顯身手,原來自己這麼容易把一件愉悅的事情表現在臉上啊。

    “天晴朗了,我們還是趕緊找地聖泉吧。”莫凡說道。

    宋飛謠比他們兩個都醒得早,她用自己攜帶的清水簡單的梳洗了一番之後便出了帳篷,應該是在尋找一個合適的觀看角度。

    莫凡和穆白找到宋飛謠的時候,宋飛謠似乎已經確定了位置。

    “要不要我帶你一程,我能飛得很高。”莫凡想要炫耀一番自己的黑龍之翼。

    “不用。”

    宋飛謠手掌心上有一顆正在不斷吸收着陽光的青紅色種子,該種子滑落到了貧瘠的岩土上,卻迅速的開始在巖塊土壤下面舒展開強壯的根部。

    根部穩固了之後,一支纖細的藤蔓便如一隻小青蛇一樣不斷的往空中鑽去。

    藤蔓很長很長,不知攀升到了多高,宋飛謠用手抓住了其中一個位置,人也隨着迅速拔高的藤蔓輕飄飄的飛到了空中。

    “這環保觀景電梯確實不錯。”莫凡評價了一句。

    兩人隨後,也順着這長到了天上的藤蔓一起到了空中。

    到達了和宋飛謠一個高度的時候,莫凡順勢往那些做了標記的巖畫方向望去。

    現在所有的巖畫都在他們的東面,起初莫凡完全搞不明白這樣能夠觀測到什麼不一樣的景象,可隨着自己的視野變得開闊,隨着自己的觀察角度升高,莫凡驚訝的發現那些巖畫竟然正在一點一點靠攏!

    巖畫當然不會移動。

    可所有的巖畫的位置就彷彿是根據整個賀蘭山的山形設計好了一般,最遠的一幅巖畫非常大,佔據了那個區域的整塊山壁,卻因爲從高處斜望下去,正好與近處的,帶有坡度的懸崖邊的巖畫末端接壤。

    在左側的巖畫,它其實是刻印在山峯一側。而這座山峯從他們現在的角度和高度望過去,其峯同樣正好觸碰到了那懸崖邊的巖畫。

    如此,幾幅巖畫竟然因爲山勢高低、大小不一、位置不一而組合在了一起,成爲了完整一幅完整的山口巖畫!

    這樣的設計,這樣的思維,在莫凡看來簡直是吃飽了撐的!!

    當然,莫凡也得承認古人在做這些花裏胡哨的解謎形畫上,簡直不要太出色,要是宋飛謠並不知道這種觀測方法,估計永遠都不可能破解其中的含義。

    “山口就在東面,有一條黃河地下支流注入到了那裏,所以即便被一些高峯闊山給遮掩,也不影響那裏的人過着與世隔絕的生活。”宋飛謠很肯定的說道。

    巖畫上將整個地聖泉守護一族的隱居之地標明清晰了,也標明瞭一條特殊的地下山谷流域,這樣只要順着水源便可以輕鬆的找到他們想要去的地方。

    “那裏面不會還人居住吧?”穆白突然間想到這個問題。

    “不大可能吧,無論是博城、霞嶼、危局一族最終都同化了,再世外桃源的地方基本上都要通網了。”莫凡說道。

    “進去看一看便知道了,但願這些人沒有消逝,沒有人守護的地聖泉是很脆弱的。”宋飛謠說道。

    ……

    找到了山口,山口位置並沒有河流,反倒是形成了一個非常明顯的沖積扇,像是一個完全乾涸的三角洲那樣,這在賀蘭山中也不算稀有的自然現象。

    順着滿是砂礫的山口走進去,那些陡峭的山峯就像是一扇又一扇隨時都會傾倒下來的天門,交錯在了三人的頭頂和前方,要是沒有踏入這裏面,看到的就是山峯險境,哪裏會想到下面有一條路,早晨有陽光照耀,到了下午就會陷入一片黑暗。

    沙石山口通道並不穩固,時不時就有有大量的砂礫和厚土滑落下來,一旦遇到雨季,可以想象得到這裏會呈現一個怎樣可怕的畫面,泥漿、滾石、沙流像百獸奔逐那樣衝來。

    幸好,最近都沒有下雨。

    越往深處走,便越容易看到有人居住過的痕跡,甚至還可以看見幾座石屋,孤零零的屹在峭壁旁,看上去像是整個村落的前哨,會派人在那裏看守着這個重要的入口。

    但石屋子早就荒廢了,也看不出是什麼年代荒廢的。

    “賀蘭山的地聖泉守護者好像特別喜歡巖畫、壁畫、地畫,而且它們比較以人的體型、動作、姿態表現出來。”穆白望着周圍,帶着幾分鑽研的角度去看。

    無論是行走的地面上,還是兩側的山壁峭壁,都可以看見一個個被鑿開的“人”形,這種鑿形也算非常有意思,就像是水泥未乾的時候不巧被貓和狗踩過,最後它們小腳印就永遠留在了堅固了的水泥地板和牆面上……

    同樣的,這些人形也是如此,它們體型不一,姿態不一,就好像是這裏一切都還在捏造塑形的時候,有很多人擺出了千奇百怪的造型印在了上面。

    事實上這就是一種雕刻藝術,絕大多數壁畫雕塑是凸出的,它們這裏是凹陷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