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關于克里特島的事情,莫凡只向帕特農神廟匯報了歹郎公會的事情,黑教廷的人員……說白了,帕特農神廟自己能夠查到的話,那是他們的本領,莫凡這邊不是很願意將如此重要的線索共享給帕特農神廟。

    天知道帕特農神廟里面還有沒有黑教廷的潛伏者,關于黑教廷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絕對是越好,行動起來才不至于事事都被算計!

    “所以黑教廷的事情,我們不跟任何人提?”穆白有些不大明白莫凡的做法。

    “帕特農神廟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消滅黑教廷那里,他們只管自己的神光覆蓋有多廣。就算告訴了他們,他們未必會采取措施。何況,他們出擊了,就真得有成效嗎,他們甚至不知道黑教廷的藥農大搖大擺的在他們管轄的土地上種植狂戾罌粟!”莫凡說道。

    “想當初我們對付冷爵的時候,連請求審判會支援都不敢,就怕好不容易抓住的線索被扯斷了,黑教廷的眼線和潛伏者總是能夠在非常關鍵的位置上出現。而事實證明,我們那樣做是正確的,一路追查到了紅衣大主教!”趙滿延說道。

    對付黑教廷,趙滿延也算是有經驗的了。

    黑教廷最可怕的還是他們的滲透,要動他們,一定要不走漏半點風聲。

    “這件事我只跟心夏說了一下,交代她不用對帕特農神廟的任何人說,穆白,如果你能夠肯定顏秋是黑教廷成員,並且職位極高的話,我們這次一定很有希望挖出撒朗!”莫凡說道。

    “不會吧,我們真要動撒朗??”趙滿延有些慌慌的說道。

    “當然!”莫凡和穆白同時道。在這件事上,他們非常堅定。

    “老趙,你不知道能夠觸踫到撒朗這一層的線索有多重要,有多難得。當初在古都浩劫,最高層甚至不惜采取斷頭台行動也要將撒朗給徹底消滅。可惜,為了讓內城的百萬人能夠活下來,被撒朗逃脫了。那是十幾年來,審判會唯一一次最接近撒朗真面目的,可在那之後,撒朗就跟幽靈一樣消散,根本沒有人可以找到她。”

    “撒朗擅用的是狂戾之泉,這種泉水可以融于雨水,方圓數百公里降下之後,周圍棲息的妖魔將發了瘋一樣攻擊城市。她可以制造出一場古都浩劫,就可以制造出第二個,第三個……

    “而從我們的推斷上來看,撒朗之所以沒有行動那麼頻繁,並不是她仁慈,她想金盆洗手了,很可能是狂戾之泉的培育周期很長!”莫凡說道。

    穆白點了點頭,接著莫凡的話說道︰“我對那些狂戾罌粟進行了分析,發現它們的成熟時間比尋常的罌粟要慢好幾倍。撒朗的下一次行動,很大可能會取決于狂戾之泉什麼時候配制好。綠芽城島的那些尸體你也看到了,堆在海底跟腐爛的魚群一樣,可你想過沒有,如果撒朗再行動,她所制造出來的恐怖會比綠芽城可怕幾十倍,上百倍,那位烏教會教父在撒朗面前,簡直就是玩泥巴的小孩!”

    “好吧……我們又要為拯救世界開始四處奔波了。但是,我們現在不是沒有線索了嗎,那個藍蝙把藥農給救走了,我們要怎麼做才可以知道黑教廷的下一步行動?”趙滿延苦笑道。

    “你記不得記得夏柏以前也參與過種植罌粟,他還夸夸其談的,幫我們篩選出了最有可能出現泰坦巨人的幾個位置?”穆白說道。

    “記得啊,可那家伙死了啊……不會吧,夏柏也是黑教廷的人??”趙滿延忽然間叫道。

    “他不是,但夏柏知道林場主在種罌粟,而且以他對罌粟的了解,應該是發現了林場主有不為人知的秘密,于是在離開克里特島的時候,我特意去翻了一下夏柏的那些遺物,不得不說夏柏真是我們的一個貴人,雖然他死了,卻真的幫了我們很多。”穆白說道。

    “夏柏的遺物??我覺得十有八九是一堆情|趣用品。”趙滿延道。

    “他閑聊的時候跟我說過,他其實還想當過作家,那種寫寫閑散生活很種田風的品類。”莫凡說道。

    “就他??還作家!”趙滿延一臉的鄙夷。

    “他是個菜鳥,應該是上網看了一些攻略,于是從寫日記開始練筆……”穆白說著,從空間手鐲中變戲法一樣變出了兩三個大大的寫事本,里面密密麻麻的寫著很多字。

    趙滿延還愣了一下,真沒有想到那個吃軟飯的家伙還有這情操!

    “他把自己和林場主女兒偷偷交往的事情寫了下來,包括寫下了他對林場主種植罌粟的疑惑。”穆白接著說道。

    “有沒有那方面的描寫,撿刺激的給我讀讀。”趙滿延挑起了眉毛。

    穆白臉上露出幾分尷尬之色。

    經過翻譯,穆白算是通篇閱讀了,事實上還真有關于他怎麼把林場主女兒給騙到希望的田野上的過程,也非常細致的描寫了他們之間瓜田月下各種索取,講道理,穆白在看那段的時候其實更願意相信夏柏只不過是想把自己的風|流歷路給寫下來,而不是什麼陶冶情操!

    也多虧了他這些不要臉的日記,上面提到了林場主女兒很懷疑他父親在外面有別的女人。

    “夏柏知道林場主在種罌粟,而且從他的專業角度判斷出林場主在別的地方應該還有更大的罌粟林,夏柏覺得很好笑,因為林場主女兒並不知道他父親其實沒有在外面胡搞,而是在做更黑更大的生意!”穆白接著說道。

    “所以林場主女兒死了,黑教廷的人怕這個女兒走漏一些不該走漏的消息?”趙滿延說道。

    “恩,夏柏其實比我們想象中得要聰明,林場主其實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華麗的偽裝被一個懶散的員工給看穿了,可惜夏柏並不知道他是為黑教廷服務。”莫凡說道。

    夏柏的日記里,詳細的寫出了他對林場主另一片罌粟林的推斷,林場主會經常出差的那個地方,陽光、濕度、氣候、地質都是種植罌粟的完美地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