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嚎!!!!!”

    穆白後面那句話還沒有說完,他們頭頂上這壯闊的斷崖上突然傳來了一聲巨吼!!

    陡峭的巨大山體上,一隻岩石大腳突然從石壁上跨了出來,正好就踩落在了莫凡與穆白的旁邊。

    這一個腳丫子,跟石頭屋子一樣大,輕易的可以將健壯的牛羊都給踩成肉壁。

    憑藉着這一支腳做支撐,很快另外一條腿也從山壁上邁出,莫凡和穆白擡起頭往上看去,發現這個巨人的腰竟然還在石壁之中,正一點一點的往外面挪!

    當整個腰部也出來之後,這個怪物開始將整個上半身往外拔……

    就好像一個身體血肉皮骨都長在了岩石上的人,正在嘗試着剝離!!

    終於,這整個巨人從岩石中剝出了,屹立在了莫凡和穆白的眼前,其高度幾乎觸碰到了整個山谷最上方的那“遮陽巖山”,大有一種頂天巍峨氣魄!!!

    莫凡仰望完這個巨人之後,又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泉河流淌的山壁,這才猛然間發現,山壁上留下了一個碩大的“人形”,呈現的也正是凹陷狀!!!

    媽耶,那根本就不是行爲藝術,是活體啊……

    而且剛纔一路上走過來,隨處可見的這種人形凹陷,分明就是類似這山體岩石巨人一樣的生命,它們從一開始就在這一帶遊蕩着。

    “嚎~~~~~~~~~~~~~~”

    山陷人長吼一聲,像是在朝着這整個賀蘭山的種族部落宣戰一般。

    它氣勢驚天,氣息恐怖,莫凡和穆白都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兩人遞了一個眼色,都打算先離開這片岩石、山崖遍佈的地方,尋找一處開闊之地來與這岩石巨人一戰。

    可山陷人從一開始就沒有注意腳下的這兩個人類,它伸出了岩石手臂,抓住了頂部的那遮陽山岩,竟然直接從山谷之中往高處爬去!

    與此同時,整個山谷出現了躁動,一個個褐色充滿力感的山陷人順着陡峭的石壁往外攀爬,此時正好是午後,午後的陽光從遮陽山體沒有覆蓋的地方瀉落到山谷中,將這一個個“攀巖”的身影照耀得如羅漢金人那般莊嚴神聖!

    在沿途的石壁上,在山谷包裹的巖體上,在那些陡峭的懸崖上,更多的“人”從裏面拔了出來,它們紛紛往外面的世界爬去,追隨着那頭體形最大的山陷人首領。

    一時間,整座山谷之中涌出了一支龐大而有莊嚴的巖人軍隊!!

    看着它們瘋狂的殺向外面的世界,看着那遍佈了山谷內數之不盡的人形坑印,莫凡和穆白內心何止是震撼!!!

    “它們……它們好像不是衝着我們來的。”穆白過了好半天才說道。

    莫凡也愣在原地許久。

    本以爲自己這個偷泉水的賊被守衛在這裏的魔物發現了,誰知道這裏的魔物根本就是把他們這三個闖入者當空氣,徑直的殺向了外面,至於外面發生了什麼,他們現在也還不知道……

    “要不要跟上去??”穆白問道。

    “當然要。”

    這些魔物究竟去哪裏,莫凡哪裏知道,萬一他們是涌入到賀蘭山附近的城市之中,豈不是大罪孽。

    莫凡自己也是土系魔法師,周圍的土元素濃郁的讓他的土系魔法增強了數倍。

    用巖爲靴,又以巖爲浪,莫凡踏着巖浪追向了那一呼百應的山陷人。

    宋飛謠和穆白也緊隨其後,他們此時也非常擔心,是不是他們的闖入才引來了這樣一個可怕的事件。

    ……

    爬出了內古,他們就在一片地勢逐漸往東方向滑落,卻往北面隆起的山脈中,這裏的山峯傾斜交叉似一柄柄交叉的大劍,一塊塊片狀的岩石和長矛一樣的岩石交錯……

    沒有真正的地面可言,這些山峯、岩石下方都是千米懸崖,深不見底的深谷與錯綜複雜的裂痕,可以說這是一大片岩石鏤空之地,尋常人要是走在上面,隨時可能滑落到下方山谷、懸底,粉身碎骨!

    而那些山陷人,它們此時就分佈在這些鏤空的高空巖上,重兵把守一般,將這塊區域給死死的封鎖住了,並且一致都望向了北面。

    而北面,山勢更高的地方,一隻只渾身上下被濃毛給覆蓋的巨獸躍過山脊挺進過來,這些巨獸強壯而又兇猛,獠牙外露,遠比一些山林中的妖獸要結實威武,它們盤踞在山線上,同樣也在大量的集結。

    獸氣滔滔,它們連天的嘶吼震得一些脆弱的巖體都紛紛斷裂掉落,只是那些山陷人毫不畏懼,它們守衛在自己的陣地上,隨時迎接這些北疆血獸的來襲。

    “北疆血獸……它們又想跨過賀蘭山。”穆白驚訝的道。

    這些毛髮濃厚的妖獸正是北疆血獸,是一羣常年盤踞在高山草原高原的兇猛妖魔,無論經歷過多少個朝代,人類疆土與北疆獸之間的廝殺就從未停止過。

    “吼吼!!!!!!!!!”

    山巒遠端,血色籠罩,一聲聲勢極大的獸吼傳出,就看見一頭渾身上下都被血獸芒籠罩着的妖獸正立千獸之間,顯然就是這些前來賀蘭山的北疆血獸首領!

    “嚎!!!!!!!”

    山陷人首領同樣暴怒咆哮,但它沒有離開自己所在的位置,只是像是在告訴北疆血獸,要從這裏過得從它們這些岩石同族的人屍體上踏過去。

    對峙並沒有持續太久,兩邊都在屯兵,終於北疆血獸按耐不住對南面的渴望,它們撲向了那些山陷人……

    這場鬥爭,看不見任何的鮮血,山陷人的身上被就沒有血液,它們是元素,被賀蘭山當地的人稱之爲元素士兵。

    而血獸們,它們同樣不會流血,所有的血液都會融入到它們的肌肉裏,轉化爲可怕的力量,將眼前的敵人給撕碎。

    可正是這樣一個沒有一滴血的廝殺,卻一樣可以感受到那種慘烈,有一些山陷人被咬掉了頭顱,沒腦袋的屍體被拋入到谷底,有一些則被直接撞碎,化爲無數碎石灑落在岩石縫隙上,更有不少直接被龐大的獸氣碾爲塵埃,在大風中飛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