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戰鬥打得昏天地暗,莫凡、穆白、宋飛謠三人站在那裏,無論是這些山陷人還是那些北疆血獸,都將他們視爲空氣。

    只是,它們這樣的廝殺究竟是爲了什麼?

    純粹的妖魔之間的爭鬥?

    作爲元素生命,它們基本上沒有任何資源是需要與北疆血獸爭奪的啊,而北疆血獸它們是純粹的肉食性猛獸,這些元素的生命對它們根本起不到補充作用。

    “難道北疆血獸無法踏過賀蘭山,正是因爲這些山陷人?”穆白忽然間低頭髮問。

    賀蘭山往北就有一個龐大的北疆血獸部落,它們遍佈非常廣,數量非常多,而想要踏入到人類的領土就必須翻過賀蘭山。

    而賀蘭山上卻棲息着這些土系元素士兵,它們似乎每每在北疆血獸大量進犯的時候都會甦醒!

    “咩~~~~~~~”

    “咩~~~~~~~”

    幾隻鬥岩羊忽然叫了起來,聲音聽上去卻不是被靠近的血獸給驚慌的樣子。

    鬥岩羊往後不停的發出叫聲,莫凡轉過頭去,這才發現有幾個身穿着當地牧民服的男男女女立在後頭。

    也不知是他們聽見了這裏巨大的動靜才跑過來的,還是從一開始他們就知道會有這一幕發生,所以等待在這裏。

    “幾位,過來說話,別被血獸給傷到。”一名裸-露着兩條黝黑胳膊的牧民道。

    三人疑惑的退到了他們所在的那片斷層上面,從這個高度正好將高空巖這片戰場大半收入眼底。

    “既然你們出現在了這裏,說明你們已經找到了你們想要的東西了。”圓帽牧民首領開口說道。

    “嘿嘿,我們的鬥岩羊還好使不?”最初在山下遇到的那位漢子咧開嘴,露出了一嘴的黃牙。

    莫凡往這羣人看了看,發現牧民們數量也不是很多,大概就一隊人,每個人都是騎乘着馬鹿,對於眼前那慘烈而又澎湃的戰爭,他們明顯習以爲常了。

    “這究竟是什麼回事?”穆白率先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還看不出來,我們賀蘭山明明臨近北疆獸國,偏偏連一座駐紮的軍事要塞城都沒有,卻靠着我們這些牧民們在附近巡邏,難道真以爲我們這些牧民武力超羣,亦或者賀蘭山險峻巍峨到讓北疆血獸完全爬不過來??”那黃牙漢子說道。

    圓帽首領擡起了手,示意黃牙漢子不要隨意說話。

    圓帽首領注視着莫凡,他似乎知曉什麼。

    但過了一會,他又移開了視線,沒有說話,只是目光注視着那頭巨型的山陷人首領,像是凝視着一位老朋友那般。

    這裏衆人莫名的沉默,高空巖那邊的咆哮卻更加猛烈,幾頭北疆血獸被從上千米的地方狠狠的拋了過來,然後砸在了下方的斷層石壁上,化爲了一灘沒有血色的醬……

    巨型山陷人首領已經與那頭渾身血芒籠罩的北疆血獸頭領廝殺了起來,山峯與巖體不斷的倒塌,墜入到深谷之中,可以看到無數大如房屋的巖體被撞飛到半空中然後跌落下來,更有些滾落到山下。

    “它們在幫我們守衛賀蘭山???”莫凡終於還是打破了這種古怪的沉靜,問道。

    “知道我們爲何被稱爲牧民嗎?”圓帽牧民首領開口了。

    “你們是這裏的馴獸師,馴得獸以馬鹿和鬥岩羊爲主。”莫凡答道。

    “不不不,我們牧的不是馴獸,我們牧得是這整個賀蘭山的元素生靈!”圓帽牧民首領開口道。

    莫凡、穆白和宋飛謠都露出驚訝之色。

    難道這些元素士兵,也是聽從他們的指令?

    這麼多元素士兵,而且實力這般強大,絕對遠勝過任何一支精英軍團!

    “你們這是什麼法術??”莫凡急急忙忙問道。

    以山爲源,喚起元素士兵,這又是什麼能力。

    難道是心靈系?

    “元素士兵不是我們呼喚出來的,它們一直都在賀蘭山。它們也並不是全然聽從我的調遣,只是在血獸到來的時候從會甦醒,暫時成爲了我們的兵將,更多的時候它們都沉睡在這賀蘭山之中……”圓帽牧民首領道。

    “那是心靈繫了?”莫凡肯定的回答道。

    “是,但也不是,不介意我說一說很久以前的故事吧,呵呵,儘管你們只要多待一些日子就會知道這個傳了很久的老掉牙的故事。”圓帽首領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笑容。

    莫凡洗耳恭聽。

    “我們過去就是普通的牧民,不是戰鬥法師,也不是巡邏邊隊。可無論畜牧多少,我們永遠都難以維持生計,這是因爲總會有血獸翻過賀蘭山,到山下來狩獵。”

    “血獸強大,我們弱小,很快我們畜牧就不足以餵飽它們了,血獸開始打我們城市人類的主意,於是在一個賀蘭山晴朗無比的下午,血獸爬滿賀蘭山,成羣成羣的涌來。”

    “我們以爲我們死定了,卻不曾想到在賀蘭山深處有一個村莊,這個村莊里居住的人站了出來,他們用強大的魔法擊退了血獸,但他們自己基本上也死絕殆盡。”

    “他們是一羣隱士者,血獸本找不到他們山谷,可他們還是爲我們賀蘭山周邊的人們挺身而出。”

    “一村子的人,只剩下了幾人,我們打算將他們接出山谷,和我們一起居住。可他們拒絕了。”

    “村子裏有一位精通亡靈之術,他以泉代酒,灑向了這整個山谷因爲那場戰爭死去的村民們,並將他們的魂烙在了這些高空巖、山壁石、大谷地中。”

    “我們相當困惑,問他們爲什麼要這樣做,難道不是應該讓這些可敬的魂自行離去嗎?”

    “他們說,他們要守護着一樣東西,即便化作了鬼魂,也要繼續守護着。”

    “魂入巖,巖有了生命,這些元素士兵便是那些村民們的魂,他們逐漸遺忘了要守護的東西,卻一直都在爲我們與北疆血獸廝殺。”

    圓帽牧民首領在說着這些話的時候,眼睛總會落在莫凡的身上。

    尤其是在說到“以泉代酒”這四個字的時候,加重的同時,目光鎖定了莫凡很久。

    以泉代酒……

    這個泉,顯然不是從巖中溢出的山泉,是地聖泉啊!!

    也只有地聖泉可以賜予那些巖體非同尋常的能量與生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