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圓帽牧民首領之前第一句話說得就是“你們得到了你們想要的東西了吧?”

    他什麼都知道,他知道莫凡找到了地聖泉,也拿走了藏匿於山泉之下的地聖泉。

    告訴莫凡這些,便是要讓莫凡知道地聖泉賜予了岩石生命,岩石生命又成爲了那些村民亡魂的寄託。

    整個村莊都沒有人,是因爲他們守護賀蘭山而死去。

    同樣是遇到災難,賀蘭山的地聖泉守護者選擇了站出來,而明武古城、霞嶼的人選擇了繼續隱着。

    “你們走吧,既然你們已經找到了這裏,相信你們離那個真相不會太遙遠了。”圓帽首領對莫凡說道。

    莫凡都已經做好了將地聖泉歸還的準備了。

    賀蘭山若需要地聖泉喚起那些元素士兵,那麼自己就不能帶走地聖泉。

    雖然很可惜,但莫凡現在越來越比很多人有良心了,這種爲了自己修爲而迫害整個賀蘭山南面城鎮的事情他可做不出來,即便這是地聖泉……

    “老伯,我知道你們也不容易,拿到的東西我會還給你的。”莫凡對圓帽老伯說道。

    圓帽首領卻搖了搖頭,開口道:“告訴你們這些,不是要喚起你們的良知,只是在告訴你們這裏的人絕不是忘卻祖訓,爲了賀蘭山的子民,他們用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他們會以亡靈以元素形態繼續守衛。”

    “老伯……”莫凡還是覺得心裏愧。

    “別說那麼多了,我知道你們的來歷,也知道你們是誰,你們和村子裏的人一樣,走吧,一半爲了救賀蘭山的子民,另外一半若可以守衛東海岸線,便不枉他們守衛這麼多年!”圓帽牧民首領說道。

    “可賀蘭山怎麼辦?”

    “那一半已經夠了,更何況真正要說虧欠的應該是他們。爲何要守護?那是村子裏的人堅信有那麼一天會等到那個他們要等的人,將那個人取走的時候守護的東西還是完完整整的。在他們看來,是他們沒有守護好,是他們有罪過啊。”圓帽牧民首領說道。

    守護,真正的意義是在等待那個合適的人將他取走,而不是任其枯竭和一味的佔有。

    博城沒有做好,霞嶼也沒有做好,賀蘭山也只做到了一半,好在這些殘缺的,被封藏的,不完全的最終拼湊在一起,還能夠發揮它應有的作用。

    “只要你不收回這些元素士兵的生命,就是對我們和他們最大的恩情了。”牧民首領抱拳道。

    莫凡當然不可能收回元素士兵的生命。

    有這一半的地聖泉也足夠了,只是莫凡完全不明白,這位牧民首領爲什麼認定自己就是他們等的人。

    牧民首領態度很堅決。

    莫凡也不好再推辭,畢竟地聖泉確實還存在着很多難以理解的事情,任其枯竭在無人之地的地方,確實不如像賀蘭山地聖泉守衛者那樣用掉。

    ……

    有牧民在,有那些元素士兵,北疆血獸不可能跨過賀蘭山,這是一座比任何一個軍事要塞還要牢固的山巒防線,不會因爲時間,更不會因爲人員的變遷而改變,元素士兵們成爲了最單純最直接的生命,將一直與北疆血獸那樣抗衡下去,或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爲何要那樣廝殺戰鬥……

    目送着莫凡、宋飛謠、穆白三人往東面離去,牧民們卻沒有離去,他們注視着狼藉一片的戰場,有幾個牧民悄然的吟唱起了古老的魔法,將那些被擊散的魂重新引回到那些岩石山壁之中。

    “首領,那小子真得是我們要等的人嗎??”黃牙漢子突然開口說道。

    “是與不是又怎樣?”

    “是的話,我們終於可以解脫了,不是的話,那豈不是便宜了他!”黃牙漢子說道。

    “老祖宗的話裏,從來就沒有說過地聖泉要給什麼樣的人。”圓帽首領道。

    “說來也是奇怪,守山大將爲何就那樣任他拿走,照理說它們應該會攻擊他們的啊。”黃牙漢子道。

    “所以就當他是,我們也可以徹底解脫了。”圓帽首領平靜的說道。

    ……

    ……

    黃河在賀蘭山山麓處有一處狹窄地,上面架着一座繩橋。

    莫凡他們已經走到了這裏,卻還是忍不住往回看去。

    “莫凡,他們好像就是村子裏的人,應該是還活着的那些人,最後融入到了牧民之中。”穆白突然開口說道。

    “我知道,畢竟他們若是完全的牧民,是不可能那麼清楚地聖泉守護的事情,宋飛謠你說呢?”莫凡轉頭問宋飛謠。

    畢竟要說起來,宋飛謠纔是正正經經的地聖泉守護者。

    “嗯,他們和我的判斷是一樣的。”宋飛謠說道。

    “判斷一樣?什麼判斷?”莫凡不解的問道。

    “地聖泉,終有一天會有人取走,這個人是誰,我們都不知道,但可能是你。”宋飛謠指着莫凡,神情格外的嚴肅。

    莫凡左右看了一下,確認宋飛謠說的是自己而不是穆白,或者其他什麼鬼。

    天選之子??

    莫非……

    “有什麼判斷的依據嗎??”莫凡覺得還是有些荒唐,不大可能那麼巧吧,自己就是那個天選之子,雖然自己確實天賦異稟、氣宇不凡,記得莫家興也說過自己出生的那天,天降雷陣雨,可憑什麼就說自己是那個人呢。

    “沒有,但地聖泉不是誰想拿就能拿的。這麼漫長的歲月裏,不是沒有出現過內賊,可地聖泉是聖物,它無法銷燬,無法破壞,更難以隱藏它龐大的氣韻。被人拿走了,我們依舊可以將它尋回來,若有人將它封存了,那等同於在爲我們保管守衛。”宋飛謠說道。

    “我沒聽懂。”莫凡說道。

    “你身上一定有一件東西,它可以消化地聖泉龐大的能量,並絲毫不會外泄。”

    “這個……”莫凡心莫名一慌,還是被發現了!

    “你既然持有可以消融地聖泉的物品,那你爲什麼就不能是前來取走的人呢?”宋飛謠說道。

    在霞嶼的時候,宋飛謠就發現了這一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