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可以取走地聖泉,可地聖泉不是誰都帶的走的,誰都消化得了的。

    那強烈的溫澤會引來大量的妖魔,會引來鬥爭。只有地聖泉的守護者知道怎麼藏好這個祕密,怎麼不讓地聖泉的能量引來災禍。

    莫凡可以拿走地聖泉,可以不讓能量外溢,甚至可以將地聖泉的所有能量全部化爲他飛速成長的修爲而非經歷無比漫長的固定修煉。

    這不就表明地聖泉是屬於他的嗎?

    無論是莫凡這個人自身就與地聖泉完美的匹配,可以憑藉着肉體之軀直接吸收地聖泉的能量,還是他身上有什麼東西可以吸收地聖泉,將地聖泉完全佔爲己有,都說明莫凡就是地聖泉守護者要等的人。

    更何況,就像那位牧民首領說的。

    不是又怎樣?

    難道地聖泉真得一直守護,一直守護,一直守護下去,沒人取走,自行枯竭?

    與其那樣,不如有一個看上去像他們要等的人,那就給了,結束這個數千年來烙印在每一個地聖泉守護者身上的“詛咒”。

    有人取走。

    那守護就結束了。

    他們再也不需要因爲這個神祕無窮的寶藏東躲西藏、內鬥分裂了。

    “莫凡,你也不用有什麼心理負擔,你自己也是出自博城。卓雲叔叔掌管着博城的地聖泉,到頭來還是要傳給穆寧雪的,你和穆寧雪又是一家的,說起來還是要到你手上。現在各大地聖泉守護者同化的被同化,分裂的被分裂,銷聲匿跡的銷聲匿跡,僅剩的這些地聖泉統一的交到你手上保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又何必去在意是不是那個真正要等的人了,哪一天有人可以取走他,讓他擊敗你就好了。”穆白拍了拍莫凡的肩膀,爲莫凡找了一個不錯的理由。

    只是,說完這些話,穆白髮現莫凡臉上其實並沒有多少“心理負擔”的東西,他大概比誰都樂意做這個天選之子。

    唉,自己何必給莫凡找一個比較舒服的方式接受呢,他無非是矯情推脫,打心底比誰都想要,哪怕不是他,他也會爭取成爲那個取走的人。

    “既然你們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勉爲其難的接受吧,嘿嘿。”莫凡笑了起來。

    宋飛謠沒穆白那麼瞭解莫凡,她認真的點了點頭,對莫凡道:“希望還可以找到那些遺失的地聖泉,那樣興許有希望將你推向禁咒。”

    “禁咒!!!”莫凡忍不住呼出一聲。

    “禁咒不是需要大地之蕊嗎?”穆白也詫異的問道。

    “真正的地聖泉能量不會遜色於大地之蕊,事實上大阿公和大阿婆們一直堅信,只要我繼續留在霞嶼,繼續在地聖泉中修煉,十年之內我會踏入禁咒,只是我不那麼認爲,我的修爲有點拔苗助長,和你們這些依靠着自身打好基礎,魔法運用熟練的人不大相同。”宋飛謠說道。

    “這倒是。”

    莫凡和穆白都是經歷各種廝殺磨礪的類型,而且他們會不斷的在危機中突破自己身體的極限,激發靈魂的潛力,他們年輕歸年輕,可出入的生死戰場卻比很多養尊處優的老法師多。

    很多人都是有私念,有懶惰,有坐吃金山的想法,他們在魔法修煉的初期會非常拼命,一旦擁有了舒適的環境、安逸的生活,便會逐漸怠慢,城市裏多的是那種在自家院子裏修煉,依靠自己的人脈、地位、錢財來收集資源進行修煉的。

    這種人,哪怕一年有三百多天都在閉關刻苦都遠不如那些出生入死的戰鬥法師,用大量天才地寶堆砌上去的修爲,其實都是拔苗助長。

    修爲,並不代表真實的實力。

    暫且不是莫凡現在這種變態,天種衆多,就是穆白現在的實力都可以暴打那些所謂的滿修爲法師。

    而等到莫凡和穆白這種人踏入到了滿修境界,那些同修爲的更是一羣螢火,難以與他們爭奪光輝。

    當初在凡雪山那個姓趙京不好對付,正是因爲趙京和莫凡他們是同類人。

    他們擁有的天種,便是許多超階第三級的魔法師都望塵莫及的東西!

    魂種或許還可以花大價錢購買到,天種呢?

    連亞天種都是無價之寶,更別說是大天種!!

    要知道宋飛謠到現在還有幾個系是沒有超然力的。

    一樣是超階第三系,莫凡的火系可以對至尊君主帶來毀滅,宋飛謠的超階第三級魔法最多隻能夠磨掉至尊君主一層皮。

    這次與莫凡、穆白等人出來,一方面是答應了地聖泉的找尋與圖騰的探索,另一方面宋飛謠也想歷練自己。

    她修爲足夠高了,需要變強正是這種歷練,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提升空間還很大,在沒有將這些補全之前,給她十座地聖泉她也不可能踏入到禁咒。

    故步自封,這就是霞嶼最大的問題,宋飛謠早就看清了霞嶼走的路是一條死路。

    他們將希望寄託在地聖泉,可地聖泉帶來的只是滅亡,海妖一到,整個霞嶼灰飛煙滅。

    宋飛謠從來就沒有叛離,她不過是在爲霞嶼找一條真正的活路,看似艱苦卻至少能夠存活下來的道路。

    沒人會懂,沒關係。

    往後他們不懂也沒有關係。

    霞嶼能存活下來就夠了。

    ……

    “穆白,當初你去賀蘭山,就純粹去看風景的嗎?”莫凡忽然想起了這件事。

    “其實我聽聞賀蘭山山谷中有一種蟲,學名叫做……”

    “你那些稀奇古怪的蟲子就別說了,你這次來不打算找到它嗎?”莫凡問道。

    “賀蘭山的山谷太複雜,斷層又多,要找的話太浪費時間了,畢竟我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穆白說道。

    “張小侯那邊暫時還沒有明確的線索,我們過去也幫不了什麼忙,你說的蟲谷是在這一帶的話,我們就陪你去一趟。”莫凡說道。

    “會不會……”

    “圖騰不是一兩天就可以解決的,我們自身的實力提升纔是最大的關鍵。當年你進不去賀蘭山蟲谷,現在不一樣了啊,只要你目的明確,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應該花不了太久。”莫凡說道。

    “那倒是,既然這樣我們就去一趟吧,正好蟲谷的入口也是在賀蘭山東麓。”穆白點了點頭。

    宋飛謠自然也沒有意見,她本來就是出來歷練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