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嘗試着靠近,好讓小泥鰍去鑑別,可仔細一想,這些都不過是呈現出來的古代影像,利用空間與混沌的扭轉表現出來的如全息電影一般,怎麼可能散發出能量讓小泥鰍吸收。

    可莫凡對這一井池裏的水真得太熟悉了,它們的純度,它們的光澤,它們柔軟緩慢比水密度更高的搖晃,如清酒那般與衆不同!

    “真的是地聖泉嗎??”穆白和張小侯都湊近看去。

    他們兩個倒沒有怎麼見到地聖泉,對地聖泉並不熟悉,只能夠將目光望向莫凡。

    “是,肯定是。”宋飛謠相當肯定的回答道。

    她很小的時候就在霞嶼祕境中修行,她一身的修爲都是靠地聖泉滋養而來,怎麼可能認錯!

    “也就是說,這個聖圖騰其實一直就在我們身邊,而我們從始至終都未發覺?”莫凡心中波瀾再一次捲起。

    地聖泉,聖圖騰,那麼聖圖騰究竟在哪?

    他們看到的也不過是一些可以從古老城牆之中“活”過來的古城士兵,卻根本未見到聖圖騰本尊,甚至連聖圖騰的一點形貌都沒有見到。

    這裏既然是聖圖騰的陵墓,那麼它的骸骨呢?

    “地聖泉便是該聖圖騰的圖騰之力。”靈靈在地聖泉的源地圍着走了幾圈,開口對莫凡說道。

    “唉,這裏是沒有戲咯,還不如咱們去周遊四大洋,看看老玄武是不是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家老烏龜霸下它有事沒事就喜歡順着洋流到各大洋去,我問它是在幹嘛,它說就是在找東西,具體是什麼它自己又不知道,依我看啊,霸下就是在找它爹玄武,玄武要麼在北冰洋,要麼在南極冰海……”趙滿延說道。

    千辛萬苦得到了這個一個結果,就有一種繞了一大圈回到原點的感覺,終於弄明白了地聖泉的來歷,也搞清楚了聖圖騰之力,可這不能帶來什麼實質性的改變啊。

    “先別管什麼玄武了,這裏的那些神異城牆哪裏去了?”蔣少絮突然問道。

    “多半是被後世的人東拆西拆,那個明武古城有一些,這裏剩個門,還有其他大概就變成這幾千年來某些城池的一部分,早就不知所蹤了。”趙滿延說道。

    “這個我們可以問下小泰他爹,他既然一直守護在這裏,自然知道城……哇,你們看那個臉爛掉的傢伙!”張小侯突然指着重病大道上一個將軍。

    那將軍穿着破爛的鎧甲,披頭散髮,正疲倦的朝着望蒼月井這裏走來,此人的模樣像極了小泰他爹!!

    “臥槽,這傢伙活了辣麼辣麼久嗎,這城大概有個兩三千年吧??”趙滿延驚呼道。

    兩三千年前就存在的人……

    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級別,還好他們沒有直接動粗。

    “我們還要追尋下去嗎,感覺這裏已經是終點了,這個聖圖騰在好幾千年前就已經消亡了。”張小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先問問那個活死人吧,我們離開這裏。”莫凡長嘆了一口氣。

    當衆人往古城門位置走去的時候,這古城池中的景象又逐漸恢復成了他們一開始踏入的樣子,寧靜而有序,相信沒多久,天邊又會一片火紅,這樣一段古代異象便會在這裏日復一日的演繹着,也不知道是爲了要告訴後人些什麼,還是這本就成爲了一種屬於這裏的“氣候”。

    就像地聖泉守護者,他們已經忘記了爲何要守護。

    陵墓活死人他也不再執着於不讓人踏入這片神祕之境。

    “我們要不要找到那些神牆?感覺它們會對我們有所幫助。”蔣少絮提議道。

    “沒有線索啊,城牆到底被搬到了什麼地方,現在的信息就只有明武古城那裏有一些雕像,可那些雕像不過是很少的一部分。”莫凡搖了搖頭道。

    這條線索,應該是沒有什麼進展了,主要是聖圖騰幾千年前就不在了,那現在找尋又還有什麼意義。

    或許圖騰玄蛇、白虎、海東青神、月蛾凰這些還存活着的圖騰,本就是聖圖騰的化身,化身成諸多小圖騰……

    四大聖圖騰,已經確定有兩個是滅亡了,另外兩個也不知該從什麼地方尋起,也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去崑崙吧,崑崙一定有我們想要知道的事情,也有一些我們不曾瞭解到過的圖騰。”張小侯提議道。

    莫凡搖了搖頭。

    崑崙要去,但不是現在。

    沒有完整的圖騰之印線索,鑽入到崑崙只是在浪費時間,必須要再找到與白虎有關的圖騰有明確的方向才能去崑崙。

    “那……那去古都,正好古都亡靈需要肅清,我們穩定了後方,東面纔可以放心作戰。”張小侯接着說道。

    “古都的形勢就是那樣,其實古老王壓制着亡靈,亡靈肯定會蓄積龐大的怨氣,就跟堤壩和河水一樣,河水怎麼可能一直堵得住,倒不如放開一個閘口,只要砸口不要開太大,不會淹沒農田、村莊,亡靈反而可以給我們提供一些物資和一層保護。”莫凡搖了搖頭道。

    古都亡靈,數千年來都維持着那種狀況。

    亡靈是沒有消滅一說的,而古老王也不可能一直庇佑着古都,九幽後說的那個結果是遲早會到來的,所以也只能夠靠古都自己去處理,與亡靈共存,靠亡靈守護,也對抗着亡靈。

    穆白點了點頭,古都一直都是那種格局。

    浩劫的到來,使得古都遭遇重創,那個時候正好有古老王約束亡靈,給了古都時間休養生息,現在古都重新繁榮起來,有亡靈,纔有強大的魔法師,有亡靈,很多人才可以創收,這本就是這塊土地的特質。

    南方有颱風,內地有地震,北方有沙暴,颱風防風,地震防震,北方防塵,鮮有人因此背井離鄉,那是因爲這些天災也已經成爲了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那就按照趙哥說的,去北冰洋找玄武,北冰洋我還沒有去過。”張小侯又急忙道。

    趙滿延給了張小侯背上一個大巴掌,笑哈哈道:“我就隨口一說你還當真了。怎麼可能去北冰洋,冰山獸可不是鬧着玩的,整個北歐都深受其害。”

    “猴子,你好像很急着給我們安排事情?”莫凡突然皺着眉頭盯着張小侯。

    “沒有,哪有,我只是……”張小侯面對莫凡的目光,忽然間就不會說話了。

    從小到大,張小侯面對莫凡的時候都是如此,一旦莫凡認真起來,他便忘記了自己是一個聲名顯赫的軍將……

    “是不是華軍首不希望我們回去,沿海發生大事了?”莫凡質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