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要剝下你的皮做圍巾。”

    “你的眼珠子我可喜歡了,橙色的,從沒有見過,等我撕開了這些鐵樹,我要放在手掌心上把玩。”

    “我會把你掛在樹上,等你的血流干了,等你的肉曬干了,保存起來留著過冬天。”

    “好香的身體啊,我隔著兩三公里就聞到了,我們喜歡人類的女孩子,等我找到你,你就和我一起生活吧,在我的洞穴里和我的兄長、父親們一起生活。等你老了,我再把你吃了。”

    一個個可怕的聲音鑽入到每一個學生們的耳朵里,每一句話听起來都是那麼毛骨悚然,一想到殘忍的山人會按照他們說的那樣去對待自己,所有的學生們再也鎮定不了了。

    有的女生听到那些話,都已經蹲下來哭了出來。

    她們不是戰斗法師,也沒有接受過多少次野外歷練,像這種連老獵人都會嚇的魂飛魄散的話語在她們听起來自然更容易精神崩潰!

    “別慌,它們闖不進來!”莎迦的聲音傳了出來。

    “你怎麼知道,你怎麼知道??”

    “是啊,你是學生會主席,你有那麼多的魔具可以保住自己性命,可我們怎麼辦,它們真把我們包圍了,你安然無恙,我們都會死的!”

    “我沒有說話,你們用寫著,不要用聲音,它們會模仿我們聲音!”莎迦土系魔法抒寫了起來。

    “你到底說沒說,不是說一起跑嗎??”

    “我沒有說話,你們所有人都別說話!”莎迦發現自己寫出來的字大家根本就不看,只能用聲音喊道。

    可是這麼一喊,又等于破了只寫字來表達信息的規矩,這讓這群徹底陷入恐慌的學生們更不知所措。

    到底哪句話是莎迦說的,哪句話是莎迦沒說過的!!

    他們需要警戒周圍,怎麼可能去看莎迦的嘴型,何況那麼多聲音灌入到他們的耳朵里,他們哪可能冷靜下來去看莎迦說的具體是什麼!

    “跟我走!”

    莎迦意識到繼續留在這里只會精神崩潰,這些山人攻心的能力實在太恐怖了,即便當面說一句話他們也可以偷梁換柱!

    莎迦用土系魔法在所有人面前抒寫了這幾個字,現在唯一能夠讓所有人情緒穩定下來的就只有這個了。

    讓他們跟自己走,總比一步一步入山人的圈套要好。

    “所有人只看我抒寫的泥土,從現在開始听到的所有聲音都是山人的,切忌!”莎迦繼續抒寫道。

    “桑尼,能隔絕它們的聲音嗎?”

    桑尼搖了搖頭,表示聲音闖入得太快,他能夠隔絕的也非常有限。

    “去找導師!”莎迦繼續抒寫道。

    莎迦帶著隊伍往外走,這個時候波琳卻很擔憂,她用手在莎迦的手掌心上寫字。

    “莎迦,我們如果離開這里,就等于是中了山人的圈套了啊。”

    莎迦在波琳的手心上回寫道︰“放心。”

    ……

    終于找回了趙滿延這傻缺,慶幸的是這家伙沒有讓另外一半學生走丟,完完整整的。

    山人都是無比殘忍的,稍微一掉隊,沒有來得及救援很可能會尸骨無存。

    “這些山人魔音貫耳,實在太滲人了,也不知道那些在野生實踐基地的學生能不能抵御得了它們的攻心。”趙滿延有些擔心的說道。

    “找你們花了我太多時間了,希望他們沒有離開實踐基地,一旦出去,麻煩就大了!”莫凡說道。

    返回到了戶外實踐基地,莫凡還是有幾分忐忑,沒有老師在那群學生身邊,他們很容易亂了方寸,真怕他們走出了那里。

    抵達了鐵葉杉樹寨子,莫凡第一眼並沒有看到那群學生,心中頓時一慌!

    不過再往另一側看去的時候,卻發現學生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另外一頭,雖然比較靠近鐵葉杉樹外圍,但終究沒有離開這些特殊植物的保護。

    “莫亦凡導師!”波琳看到了莫凡帶著其他學生歸來,差點激動的哭出聲來。

    莎迦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要是再遲一陣子,她還真怕其他學生識破。

    “咦,我們怎麼還在這里面?”

    “我們不是走出去了嗎??”

    學生們全部匯合,現在就差不知所蹤的穆白和宮本辛等安全員了,他們的實力會比學生強上不少,莫凡倒不是很擔心他們。

    不過,看待在鐵葉杉樹寨里的學生們的神色,明顯是有事情發生,莫凡急忙詢問波琳和莎迦。

    “那些山人太可怕了,不斷的用各種聲音恐嚇我們不說,還瘋狂的模仿我們說話,讓我們起內訌。”波琳她看了一眼莎迦,有些敬佩的接著說道,“還好主席聰明,暫時答應其他人離開這里,實際上就是弄了一點幻術,不停的在這里面兜圈子。其他同學們以為我們已經逃了出去呢,其實一直就在鐵葉杉樹保護里面。”

    莫凡听罷,更是心驚。

    這些山人竟然可以抓住人群的弱點進行心理攻破,在莫凡看來自己死叮囑他們不要離開這里,他們應該會听話的,誰知道會出現那麼可怕的事情。

    還好莎迦冷靜睿智,用這種欺騙的辦法壓住了大家的情緒,一旦真的走出鐵葉杉樹寨子,這些學生會在極短時間里被那群山人瓜分!

    “對不起,導師,我不應該被誤導的。”桑尼再一次慚愧的道歉道。

    “唉,作為音系法師,你才是最應該保持冷靜的那一個,是隊伍的指揮和核心,往後別再這樣自亂陣腳了,懂嗎!”莫凡教訓道。

    “是,是……導師。”桑尼低著頭道。不出門不知道,一出門,桑尼覺得自己像一個廢物。

    “桑尼,你是音系法師,它們這樣模仿我們的說話,你有什麼辦法破解嗎?”莫凡問道。

    “這個有點難,不過我好像可以模仿它們的信息傳達方式。”桑尼說道。

    莫凡挑起了眉毛,這個學生還是有點慧根的,居然可以反模仿山人的交流方式,這就有意思了!

    這般歹毒的畜生們,是應該還它們點顏色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