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我還是無法離開這裏……”白眉老師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你不相信我說的?”穆白感到疑惑。

    “我相信你說的,假如這個白色巨巢的主人想要殺死我們,我們已經成爲一具具屍體了,可將我們裹成人蛹,這種等待死亡的折磨,我相信很多學生都無法再承受,我不能看着他們痛苦,更不能讓他們等待那遙遙無期的救援,我只希望現在能做點什麼。你不用勸我了,我相信如果蕭院長在這裏,他也會這樣做,他是不可能拋下任何一個學生的,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他將這裏交給我,我就不能令他失望!”白眉老師語氣堅定的道。

    穆白有些啞口無言。

    只是轉念一想,換做是自己,看到這麼多自己的學生被困在這裏飽受折磨,也很難做出一個理智的抉擇。

    只是,這個白色城巢……

    在穆白看來要將這些人蛹解救出來根本不難,難的是如何將他們帶離這個被裏裏外外包裹着白色巢絲的魔窟。

    他們現在之所以沒有被海妖圍攻,一方面是他們還沒有施展一些威力過於強大的魔法,另一方面正是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有離開這個白色城巢。

    只要還在這個白色巢穴裏,城巢的那個恐怖主人就沒有必要出面,可當他們試圖大規模的逃離時,那個極恐怖的存在必定現身!

    能夠製造出這樣一個城巢的生物,其級別即便沒有到達帝王也相去不遠了。

    “好吧,這裏我會想辦法。”穆白也嘆了一口氣。

    勸說是毫無意義的。

    並不是白眉老師有多迂腐,而是人在面臨絕境的時候,看到的永遠都是如何獲得眼下的生機……

    就像是一個正在不斷被流沙給吞噬的人,無論你怎麼告訴他“走出沙漠才能夠活下來”這件事情是沒有用的,他的腳在不停的下陷,他的身體正在被流沙掩埋,他在逐漸窒息,只有幫他擺脫了流沙,讓他看到了生機,他纔會冷靜的思考接下去的事情。

    “你有辦法??”白眉老師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我需要一些修爲不高的學生,懂得隱藏氣息的學生。”穆白說道。

    “修爲不高??”白眉老師沒明白穆白的想法。

    這種情況下不是應該修爲越高越好嗎,否則怎麼和那些神出鬼沒的白夜叉抗衡?

    白夜叉!

    正是這種強大至極的妖羣擊垮了整個明珠學府的老師團體,明珠學府的作戰能力其實並不會遜色於一些軍隊,尤其是某些深藏不露的老教授,他們的修爲都相當高,起初白色城巢沒有編織成的時候,明珠學府的師生們甚至還在協助城區其他人員撤離……

    “修爲越高,越容易被這種白海妖察覺,我需要他們幫助我去採集一些海嬰妖的卵殼,越多越好。”穆白說道。

    “能不能先和我說一下你的想法,畢竟有些學生確實躲了起來,讓他們冒險的話……”白眉老師說道。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白色巨巢的主人,巨巢主人基本上只有禁咒級的法師才能夠對付,眼下禁咒級的法師應該在聯手對付帝王級,很難出手處理這巨巢主人。可以不客氣的說,在其他城區的人興許有一點生還機會,但巨巢內的一個星期後絕對沒有一點活下來的可能。”穆白很直接道。

    “你剛纔說過了。”白眉老師沉聲道。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並不是怎麼去抗衡這個白色巨巢主人,也不是一味的去逃離這裏,而是要思考怎麼藏身於這裏,並且利用這白色巨巢主人爲你和你的學生們提供一個星期的保護。”穆白說道。

    白眉老師似乎聽出了一點什麼,不由認真了起來。

    “我會用那些白海妖的卵殼做出類似人蛹的保護蛹,以假亂真,這樣你們躲入到保護蛹中,就等於成爲了那隻城巢主人的私人收藏,其他強大的海妖部族便不敢輕易的打你們的主意,而到時候你們要做的就是當那些採集蛆蟲爬來的時候,主動將魔能貢獻給它們,別讓它們空手而歸……”穆白接着說道。

    白眉老師聽罷,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以假亂真,利用這些人蛹來保護他們自己!!

    這是一個絕佳辦法啊,畢竟現在整個魔都根本沒有幾個安全的地方,哪怕是逃離了靜安區這個白色城巢一樣是會遭到其他海妖部族的獵殺!

    “敢問閣下是……”白眉老師有些佩服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思路,不禁詢問起來。

    “南翼魁首,穆白。”穆白自報了姓名,繼續道,“白眉老師,我這個辦法只不過是延緩之計,希望你清楚整個魔都面臨此大劫,所有的這種‘求生’都是垂死掙扎,只有改變了大局,才能夠真正的活下來。相信我們,我們每個人,都在爲此付出。”

    穆白的話讓白眉老師有些動容。

    白眉老師也清楚,自己看到的不過是眼前,眼前的掙扎罷了,否則蕭院長又怎麼會離開?

    他不是捨棄明珠學府,他只是在爲魔都而戰。

    只是他作爲一名老師,他也有他的職責與無奈。

    “不管怎麼樣,明珠學府都會感謝你的。”

    “你們學府應該也有毒系的教授,希望能夠將他們找來,協助我。”穆白說道。

    “好,沒問題,那這邊……”白眉老師擡頭看了一眼上方。

    上方,趙滿延依舊在和那些白夜叉打得不可開交,時不時可以看見一些白色的屍體落下來,溢出藍色晶瑩的古怪血液。

    “放心,他處理得了。”穆白回答道。

    趙滿延這人,穆白還是瞭解的。

    他嗓門越大,就表明他越沒有危險,真正危險的時候,他是一聲不吭全神貫注的。

    幾隻巡邏的白夜叉,還能夠難得倒他霸下傳承人,更何況宋飛謠和蔣少絮也在那裏,她們兩個修爲也不低。

    “應該不會耽誤太多的時間,這個老趙平常不見那麼積極衝鋒陷陣,今天卻這麼勇猛……看來還是對自己母校有感情的。”穆白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處理眼前的危機,相信趙滿延也無法安心離開啊。

    白眉老師可以找到蕭院長的話,那時間上應該不成問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