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過去總是給人一種風調雨順的錯覺,而如今各種十年難遇,百年不見的災害,世界末日彷彿隨時都會降臨……

    事實上,過去一樣是千穿百孔。

    只是那個時候的我們還小,還弱小,不會去關注這些,也選擇性的覺得“那不屬於自己能管”的事,於是才產生了這樣的落差感。

    同樣的概念,在過去對於趙滿延來說戰將級、統領級都已經是極其可怕的存在了,那是因爲當時弱小的時候,有出現這些強大妖魔的地方,他們會避開,他們會覺得自然有魔法組織裏的強者出面解決。

    現在成長起來後,很多事情需要他們自己來扛,遇到的危機甚至需要站出來做到獨擋一面。

    暴風雨來臨,躲在溫暖的小屋子裏時自然只能夠感受到它的冰山一角,當你需要爲自己的孩子爭取溫暖小屋,站在遠洋捕撈的小船上謀生時見到的暴風雨,那猙獰與磅礴會徹底顛覆自己當時年幼弱小的認知。

    這時也會在腦海裏生起這樣一個念頭:爲何世界如此可怕?

    它一直都如此可怕。

    只是那個時候有人爲你面對。

    在過去真得沒有類似的末日嗎,就在幾年前極南之行,多名禁咒法師隕落,不久之後極南冰川大面積融化,海水兀然上漲……

    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有人爲了這個風雨飄搖的世界做出犧牲了,只是有的成功,有的失敗了,成功渡過的,逐漸被遺忘,風調雨順。那個失敗了的,並且真正威脅到自身需要自己徹底去面對的,便會牢記在心,永生難忘。

    戰將、統領,真得是可怕的存在嗎?

    人的認知過去侷限在不到30%的陸地上,等級的評定也是根據這一點進行的,哪怕是30%不到的陸面區域人們的探索都還有許多迷霧,許多暗面,許多禁地都是不敢涉足的。

    而人們界定的帝王級,又真得是最高的級別嗎??

    黑暗王爲何可以將禁咒級的蘇鹿,與黑龍大帝當作棋子那樣隨意的擺弄,這個位面之主若是覬覦着這個世界,席捲而來的又是什麼??

    過去沒有全面的認知,並不代表世界的面目會因此溫和慈祥。

    趙滿延吐槽歸吐槽,心裏卻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爲自己成長了,見到了這個世界真正的面目!

    ……

    “快到外灘了。”蔣少絮說道。

    黃浦江在這裏唯美而又寬闊,再有江畔的摩天巨樓,那種寧靜與時代的輝煌融合在一幅畫面裏,更具視覺衝擊,令人歎爲觀止。

    而當這兩種元素再融合了天空爆瀑末日,巨型海妖、邪惡海魔盤踞、遊蕩、肆虐,一切就更加震撼無言與絕望生悲!

    海流奔涌,已經吞沒了當時的觀景大道,沒有了昔日拍着網紅視頻的小姐姐和傍晚散步的年老伴侶,只有一隻只醜陋、畸形、血腥的海洋妖獸,它們貪婪、暴躁、骨子裏就只有殺戮與侵佔。

    外灘江灣處,一道海浪如陸家嘴那些擎天大廈一樣屹立起來,正好與一座最大的天缺一通垂直於潮汐大地。

    擎天之浪中,一張妖面孔浮現,它的臉只是一個大致的水輪廓,但那雙眼睛卻格外的可怕,像監獄裏高高懸掛的巡查大射燈,掃視着這已經被困在它的牢籠中的魔都基地市。

    夜幕漆黑,唯獨它的眼睛堪比冰月當空,寒光籠罩整個魔都,邪性至極。

    魔都的天,像是被捅了無數的窟窿。

    而將天都捅破的罪魁禍首,正是這位屹立在江面擎天浪上的妖神。

    到現在禁咒會的人都沒有看清它的真面目,那道擎天浪明顯只是它的一個僞裝,它到底是什麼,又爲何擁有如此可怕的神通,究竟是不是它統帥着海洋神族??

    它極其強大,周圍儘管有一些強大的海妖魔頭,但它卻並不需要它們護航。

    它大大方方的屹立在人類最繁華的地帶,任由人類的禁咒級強者前來,彷彿就站在這裏等着人類來擊垮它。

    奈何無人可以撼動它。

    甚至幾位禁咒法師合力都無法擊破它的擎天浪,看清它是何等妖邪!!

    對屹立在人類聖殿中的禁咒會來說,這是一種恥辱。

    他們像是小丑一樣,在這擎天浪妖神面前表演着一些不入流的雜耍,明知道天的諸多窟窿正是眼前這妖神所爲,竟然無能爲力,竟然無法阻止!!

    東方明珠法師塔會長-閎午,

    閎午懸浮在半空中,他穿着樸素,似一位再尋常不過的老者,只是他此時五色光輝踩在腳下,一雙凌厲的雙眼透出了一股威嚴。

    他是這次作戰的領袖。

    在過去與帝王級交手,他們必定要經歷幾個重要階段。

    可如今他們連試探的時間都沒有,必須所有人全力以赴,必須抱着你死我亡的心態。

    擎天浪中的妖神帶着無比高傲的姿態現身,它准許人類所有的強者靠近它,挑戰它,就好像是將是將這樣一場侵略看做是一場遊戲。

    這個遊戲的規則很簡單,打敗它。

    它就在這裏,用盡你們人類一切的力量……

    然而從始至終這場戰役就不是遊戲。

    擎天浪中的妖神遠沒有那麼仁慈與充滿耐心,它只是在擊垮人類的一切抵抗之心,讓這裏淪爲它肆意作亂的獵場。

    此時最讓禁咒會焦急與不安的,並非是如何擊敗這個擎天浪中的妖神,而是那浦東方向上,在夜幕之中一條非常明顯的線。

    線。

    一條似靜又似在拉近的橫天線,它將東面的夜幕上下分開,上面是淺黑色的天幕,下面是深黑色的幕……

    那深色的幕究竟是天,還是別的什麼?

    爲什麼相隔如此遙遠,那轟隆巨響,那大地狂顫,都已經傳來??

    爲什麼相隔那麼遙遠,一股窒息感早已經撲面而來??

    那是海浪嗎……

    爲何似鋪滿地平線,高高聳立的高山山脊。

    它還在靠近。

    越來越近了……

    像蒼穹一半塌落蓋下。

    而冷月眸妖神之所以擁有這樣的興致和耐心,似乎都只因爲它在等待身後的這卷天魔滔!!!!

    ————————

    (開播啦,開播啦,今晚8點~各位不見不散。)

    (5月28號晚8點。四年周和大家見面咯,詳情見公衆weixin,搜索“亂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