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種飛鳥神知,要找一個不僞裝身份的人絕對不難,只是時間太短一樣可能出問題。

    焦急萬分的情況下,鷹翼少黎自然沒有那個耐心去與蔣少絮多言,語氣也很強硬。誰知道莫凡和他們這幾個人就是一起的,只是現在暫時分開行動了。

    得知了莫凡的下落,鷹翼少黎也不由的長舒一口氣。

    八個小時來回,以他的速度足以將莫凡給帶回來了,更何況他的飛鳥神知還可以呼喚許多靈鳥飛獸協助自己,現在就讓一些強大的靈鳥飛獸將莫凡往東面送,等到自己與之匯合時又可以節省出一些時間。

    “我先送你們到稍微安全一點的地方,你們做好自保,眼下莫凡必須送到外灘。”鷹翼少黎開口說道。

    幾個窮兇極惡的強大君主已經在附近胡亂的踐踏,把之前惡海蛟魔盤踞的那片繁華地帶踩成了一片城市廢墟,他們幾人自然已經躲到了另外一片街區中。

    “大哥,不是這樣……”蔣少絮急忙阻止道。

    “什麼不是這樣,現在不是鬧着玩,八個小時內我必須將莫凡帶到外灘,會長閎午、首席、火法神、蕭院長都在等着,難道有什麼事情比對付那個即將淹沒魔都基地市的妖神更重要嗎!!”鷹翼少黎語氣加重道。

    幾人面面相覷。

    這是什麼個情況啊!

    他們這邊急需蕭院長,只有他的水系禁咒才能夠佈置出橫跨幾個省的大雨,讓所有的古長城都復甦,因此來喚醒聖圖騰。

    可禁咒會這邊,卻因爲遇到了魔法瓦解這種詭異強大的能力,需要靠莫凡的融合魔法來破除,無論如何都要在八小時內將莫凡帶到魔都外灘這邊的戰場!

    鷹翼少黎聽完蔣少絮的陳述,臉上的表情也充滿的惆悵。

    “要不,大局爲重?”白眉老師試探性的問道。

    鷹翼少黎、蔣少絮、穆白、趙滿延、宋飛謠都點了點頭。

    “那就讓莫凡到外灘來。”鷹翼少黎道。

    “那就讓我們帶走蕭院長。”蔣少絮道。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但說完之後,大家又沉默了。

    顯然兩邊對大局的概念都不一樣。

    同時這也代表了禁咒會與他們圖騰探索小隊出現了一個很嚴重的意見衝突。

    禁咒會肯定不會輕易讓蕭院長離開,就爲了去執行那飄渺的聖圖騰呼喚,畢竟一個能夠獨立完成禁咒的水系魔法師在魔都的重要性甚至超越好幾個其他系禁咒。

    而他們這邊更堅信聖圖騰是存在的,就活在整個華夏大地,長眠於這片炎黃子孫的土壤中,只要一場蘊含了地聖泉的大雨,便可以讓聖圖騰重見天日。

    以聖圖騰的強大,也絕對可以扭轉眼下魔都的局面!

    “你們應該聽從禁咒會的。”鷹翼少黎沉聲道。

    兩邊意見不一致的話,只會繼續浪費時間。

    暫且不論禁咒會的權威性,所有的魔法師在特定時期都應該聽從調遣,從眼下的局面來看,也是先應該解決冷月眸妖神的這個問題,畢竟是它捅破了天,降下了無數冷海瀑布,更是它喚來了卷天魔滔……

    魔都基地市危在旦夕,聖圖騰即便真的存在,那也要等先處理掉冷月眸妖神纔去進行!

    “大哥,我們在這裏討論沒有任何意義,讓我們見一見會長,見一見蕭院長,他們才能夠做出抉擇。”蔣少絮說道。

    鷹翼少黎點了點頭。

    這件事確實不是他們可以做決定的了。

    “我現在帶你們過去,但切忌不要進入那妖神的視線。”鷹翼少黎叮囑道。

    ……

    帶着他們往外灘靠近,擎天浪依舊矗立,幾乎超越了那幾座魔都地標。

    一張模糊的輪廓,像是水凝成了一個面具,冰冷而又邪異。

    這個妖神到現在也是一副冷漠從容的態度,高傲到甚至不屑在這些禁咒法師協商時出手,它更像是一個站在更高位面的主宰,看着這個位面弱小愚蠢的物種費盡心思的衝破自己設置的迷宮牢籠。

    “會長!”鷹翼少黎現身,卻根本不敢靠近冷月眸妖神的視野下。

    “你怎麼還沒有去找人,什麼時候你也變成這麼沒有分寸的人了!”會長閎午隱隱做怒道。

    “這件事必須與您和蕭院長商議。”

    “沒什麼好商議的,馬上給我找到莫凡!”閎午徹底發怒了。

    決策的事情,他們已經在剛纔做過了,現在要的是行動,不是毫無意義的抉擇!

    “會長,聽一聽,此時不能過於着急。”蕭院長卻開口道。

    蕭院長看到了白眉老師,看到了趙滿延,也看到了穆白和宋飛謠。

    蕭院長記得莫凡前往西部尋找圖騰之前有給自己打過招呼,還特意發了一個出發前幾人乘坐上海東青神的小視頻。

    這幾個人都回魔都了,唯獨不見莫凡。

    莫凡是什麼性格,蕭院長再清楚不過了。他沒有回來,一定有原因,而且很重要。

    鷹翼少黎立刻將聖圖騰的事情陳述給會長和蕭院長。

    聽完之後,蕭院長陷入了沉思。

    會長閎午卻一下子怒得滿臉漲紅,他道:“愚昧,愚昧,古老聖蹟確實重要,可眼下我們魔都基地市都要滅絕了,還需要做選擇嗎,給我立刻將莫凡帶來,綁也要給我綁來!”

    會長閎午態度極其強勢,甚至直接對鷹翼少黎發出了強制執行命令。

    綁來,無需多言!

    “會長。”蕭院長此時開口了。

    “蕭院長您不用再多說了,我也知道您的學生是爲了魔都,是爲了我們所有人,可孰輕孰重一目瞭然。更何況,聖圖騰的一切痕跡都是猜測,我作爲魔法協會的會長,不能做這種草率切不實際的決定。”會長閎午開口道。

    “會長,我想您誤會了。整件事的關鍵並不在於你和莫凡的抉擇,在於我蕭某人是怎麼選擇。”蕭院長平靜的對會長閎午道。

    會長閎午愣住了。

    “那您的選擇是……”

    “我去布雨,喚醒聖圖騰。”蕭院長回答道。

    “蕭院長!!”會長閎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聲音提高了幾個分貝,“你寧願相信你的學生,也不願意相信我們禁咒會??”

    “不,我沒有相信你們任何一方,我只是相信我自己的判斷……”

    蕭院長搖了搖頭,最後用手指着那邪異而又強大至極的冷月眸妖神,接着用冷冷的語氣道,

    “它在故意浪費我們禁咒者的時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