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珊夏一臉冷漠,她轉身準備離開,奧霍斯聖學府苟且的事情多著,她可不想在這里打擾了這兩個人的“雅興”。

    “謝謝您,如果沒有您的幫助,我恐怕已經被趕出奧霍斯聖學府了。我的父親對我非常苛刻,他若知道我被逐出奧霍斯聖學府,一定會把我活活打死的。”碧米的聲音在安靜的夜里非常清晰。

    珊夏已經往另一處走了,依然能夠听見碧米的聲音,不知不覺她的步伐慢了一些。

    “往後別那樣做了,明白嗎,要懂得自愛,哪怕是邁爾遜那種人用學分來威脅你,你也要及時告知相關的紀律導師,不然你以為邁爾遜那種德性的人會輕易放過你,他肯定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你索取,到頭來逼得你走向墮落深處,再也無法爬出來,更無法抬頭做人。”趙滿延說道。

    “嗯,嗯,導師,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還是謝謝您幫我擺脫了那個惡鬼……一開始我還以為您和他一樣,真的很對不起。”碧米說道。

    “有防備心是好的,女生就應該對所有人有防備心,所有人。”趙滿延說道。

    “可是現在學校里有一些不好的傳聞,這會不會對您造成影響啊,我可以為您澄清的。”女生碧米說道。

    “澄清只會被更多人當真,子虛烏有的事情又何必去在意。”趙滿延說道。

    ……

    珊夏步伐放得更慢了,她微微皺起了眉頭來。

    假如有老師利用自己的職權強迫學生們做他們不想做的事情,那他這個紀律員是會毫不猶豫的將那名導師的行為遞交到校長那里,直接開除的。

    邁爾遜這人珊夏也知道,十足一個色|棍,之前就對自己還有些許過分的企圖,沒有想到他已經將自己的髒手伸向了學校的女生。

    確實,像珊夏這樣非常缺學分,瀕臨被開除學籍的女生確實是最好的下手對象,哪怕做了再過分的事情,她也不敢聲張。

    “是你呀,好巧,也出來散散步嗎?”趙滿延的聲音忽然從珊夏身後傳來。

    珊夏嚇了一跳,轉過身去發現對方那張白皙俊秀的臉龐已經離得只有一米不到了。

    當時舞區燈光炫目,珊夏只大概看了看對方的容貌,印象中是一個帥氣的男子,可這會在更為清晰的燈光下看到,發現他是極其帥氣,如同藝術品、雕塑那樣完美。

    “嗯,嗯,出來走動走動……剛才那個女生是碧米嗎?”珊夏問道。

    “哦,你認識她,是啊,可憐的一個女生,也不知道奧霍斯聖學府的紀律員在做什麼,若再不嚴格點,不知道多少這樣的女生要被迫害。碧米在學生們之間確實屬于一個壞女孩,偶爾也會做傷風敗俗的事情,但也不代表她就可以任人宰割。”趙滿延說道。

    “我就是紀律員。自我介紹下,我是奧霍斯聖學府的紀律副部長,珊夏。”珊夏一本正經的說道。

    趙滿延故作驚訝之色。

    趙滿延當然知道眼前這個女人是誰,進入奧霍斯聖學府第一天,他就知道她。

    剛才的那一幕,說白了就是趙滿延故意演給珊夏看的,要不著痕跡的讓一個防備心蠻重的女人上鉤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同時還得讓她對自己的第一印象和第二印象都非常好……

    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但第二印象更加重要。

    不是所有女人都是花痴到看到帥氣優雅男子都會沉迷的,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非常恰到好處的第二印象,在對方對自己皮囊還不感冒的前提下,讓她認知到自己是一個有著善良赤誠靈魂的人。

    有了這兩個印象,接下去要讓她落入自己編織好的情網里,那就容易多了。

    她是珊夏,趙滿延當然知道。

    她是紀律副部長,趙滿延也知道。

    她是趙有乾的未婚妻,自己的未來嫂子,趙滿延更知道!!

    不過,讓趙滿延有些好奇的是,趙有乾那樣一個唯利是圖的人,為什麼要找一個奧霍斯聖學府的紀律副部長,打死趙滿延也不相信趙有乾想要在教育事業上發展,他的腦子里只有賺更多的錢,掌握更多的權力!

    所以說,珊夏背景很讓趙滿延感興趣,只是珊夏明顯是一個懂得隱藏的人,她將自己的背景掩藏得非常好,趙滿延之前做過很多調查都沒有任何收獲。

    無奈之下,趙滿延只有以身試法了。

    近距離接觸,對付女人,沒有誰比自己更擅長的了!

    “珊夏沒有確鑿的證據,而我也只是不巧目睹而已,邁爾遜這件事即便你去調查也不會有什麼太好的結果。”趙滿延擺出一副無奈的樣子。

    “我們的調查不完全局限于證據,奧霍斯聖學府有自己的法律。”珊夏說道。

    “可如果是一場演戲呢?壞女生有可能不情願,但也可能就是本質就不純良……邁爾遜這個家伙沒有得逞,碧米也保住了自己的學籍。”趙滿延說道。

    珊夏愣了一下,她可沒有往這方面去聯想。

    “你對一切可真冷靜。”珊夏說道。

    “見的人多了,就不會隨意的去評判一個人的本質,本質這東西也會受到周圍環境而變化的,不是嗎?”趙滿延說道。

    “你說的沒錯。”珊夏點了點頭。那個女生要真的被迫害了,她也應該來找自己幫助,而不是去找別的男導師。

    “算了吧,這麼好的夜晚,沒有必要總是去想那麼讓人煩擾的事情。對了,你的小男友呢,我沒有記錯的話他可是班波大王子,一個讓人敬仰又羨慕的身份啊……不過想來也是,像你這麼明媚動人的女子也只有一位王子才能夠配得上。”趙滿延迅速的轉移話題。

    “他不是我的男友,只是……一個朋友,這次舞會結伴罷了。”珊夏說道。

    趙滿延表露出了一個喜悅的神情。

    這個喜悅,是做給珊夏看的,當然也是趙滿延發自內心的喜悅。

    她沒有提未婚夫!

    這表明她對自己不打算徹底拒之門外!

    第一印象與第二印象的接近計劃相當成功,不然她的態度很可能就是“我已經有未婚夫了,閑雜人等請自行退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