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和珊夏聊了一會,趙滿延發現珊夏還是一個蠻健談的女人,所涉及的領域也非常廣,無論是聊音樂還是聊到旅行,很多地方都是和自己有契合之處。

    所以也不需要刻意的討好,兩人順著柔軟的白色沙灘緩緩的行走著,盡管都知道抵達奧霍斯聖學府的導師公寓便意味著這次愉快的聊天將會結束,但還是很享受這個過程的。

    “很高興認識你,已經很久都沒有遇到像你這樣有趣的人了。”珊夏站在公寓門邊,捋了捋頭發絲沖著趙滿延笑了笑。

    換做平常,將女孩子送到家門口下面,趙滿延不可能不上去喝個咖啡、上個廁所什麼的,開什麼玩笑如今大家修煉魔法都這麼忙碌,大半夜的不上去在臥室或者客廳來一兩發,簡直就是不尊重對方。

    可趙滿延今天卻沒有上樓,倒不是因為這個人很可能成為自己未來的嫂子,而是他發現自己刻意去接近的這個人其實遠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有趣很多很多,也正如珊夏說得那樣,很久沒有遇到這麼有趣的人了,趙滿延也是這種感覺。

    “後天有一場音樂會,我想我們與其爭論關于鋼琴師達爾的那個問題,不如去現場听一听,那個時候自然就有一個勝負定論了。我還是堅持我的。”趙滿延開口說道。

    “你是如何知道我打算去听後天的音樂會?”珊夏眼神中帶著幾分拷問的意味。

    “啊?那大概是我從一開始就在設計著怎麼去接近你吧,你害怕嗎?”趙滿延說道。

    珊夏沒有回答,轉身朝著公寓內走去。

    趙滿延笑了笑,這種情況其實大家心知肚明了,反正後天自己穿好帥氣的正裝直接在音樂會到來的前三個小時在這里等就好了,一起吃個晚飯,然後走入到美妙樂曲的殿堂之中,享受著靈魂被聲樂洗滌後帶來的純淨滋滋味……

    ……

    回到了自己的公寓里,其實公寓相隔也不過是一條街罷了,趙滿延哼著歌卻又正好撞見了從練習場回來的莫凡。

    “你那邊怎麼樣?”趙滿延問道。

    “還行吧,莉莉回想起了一個地方,我這幾天打算去查一查,具體結果只有到那邊走一圈才知道,你那邊呢?”莫凡回答道。

    “很順利,暫時沒有被察覺。”趙滿延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你臉上透著一點騷氣,你確定你是去跟線索了嗎?”莫凡帶著懷疑的態度。

    好歹是室友,就是對方踏入寢室那一刻,別說是去看對方的表情或者眼神了,就他身上飄來的那味兒,就能夠大致知道他是否去浪了!

    “我後天進城一趟。”趙滿延甩了這一句,就直接回自己房間去了。

    “你小心一點,別觸到黑教廷太深,他們反撲得非常厲害。”莫凡叮囑了一句。

    “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

    ……

    到了周末,趙滿延提前做好了準備,在離晚餐還很久的時候就在珊夏的公寓下面等了。

    珊夏穿著漂亮的白色蓬蓬裙走出來了,對于趙滿延的出現她也不覺得驚訝,只是相視一笑。

    趙滿延已經訂好了飯店,是在相隔奧霍斯聖學府大概有一百多公里距離的般羅城中。

    般羅城是安第斯聯邦的重要城市,不出意外的話將會變成安第斯聯邦的首都,這座城繁華而又龐大,是幾個國家的交匯口,鐵路、海運、道路、空航如網一樣鋪架向安第斯山聯邦其他城市。

    趙滿延和珊夏到了般羅城,不管怎麼樣奧霍斯聖學府都是一個學府,再怎麼精致美麗都不及一座大都市磅礡繁華,看著高樓參差不齊的聳立向傍晚橙色的天空,看著它們在霞光下閃耀的宏偉光澤,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沒辦法,在上海住習慣,跑到奧霍斯聖學府那種地方其實是有點不自在的。

    城市擁堵的厲害,倒不是因為有多少車輛,而是很多路都被封了起來,變成了眾多團體游行聚集之地。

    國外喜歡搞游行,一點小小的事情涉及到了某些小團體的利益,馬上就會出現規模頗大的游行示威,仿佛這樣鬧一鬧就真得有用一樣。

    “般羅城一直都這麼熱鬧嗎?”趙滿延是第一次來這里,坐在車子上,他覺得自己不如直接飛到目的地去會來得快一些。

    “自從要成立聯合國就這樣了,兩個人要融洽的相處都會產生許多分歧、矛盾,更別說幾個國家過億的人口要聚集在一起。”珊夏有些無奈的說道。

    “說得也是,我听說現在安第斯聯邦分成了好幾個執政派系,派系與派系之間斗爭得非常厲害。”趙滿延說道。

    “現在主要是兩個派別,一個是以原國政權為首的青國派,他們旗幟主色調為青色所以這樣稱呼他們,他們希望國家各自為政。說白了,就是極其反對聯邦的成立,覺得聯邦成立之後一些制度嚴重不適應別國,包括對自身國家也造成了很大的損害。另外一個就是黃國派了,安第斯山聯邦的新國旗就是黃色調為主,他們自然是希望各國能夠完美的簽訂最後的聯合協議,成立起一個能夠和美國抗衡的超級大國,乃至統治整個南美洲……”珊夏說道。

    “想法是美好的。”趙滿延說道。

    “安第斯山以礦脈為主,過去很多礦脈都有明顯的分界,該歸屬于誰就歸屬于誰,不久前關于安第斯山聚日峰的雷石礦脈的所屬,就引起了一次很大的紛爭。決策者如此倉促的做出這樣一個決定,雖然是被海妖之季逼迫後無奈的抉擇,但在細節上決策者們還需要多方面考慮,不然會引起更嚴重的社會問題。”珊夏對國情明顯非常擔憂。

    別人國家的事,趙滿延可懶得去理會,本身就不是所有的國家如自己本國一樣太平,南美和非洲政權更替都是極其常見的事情。

    “我們從一個音樂品鑒家一下子變成了國家決策人,我們需要操心的事情可真多啊。”趙滿延轉開了話題,不想在這個安第斯聯邦的問題上糾結,這不利于自己和人家增進感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