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們最多只有五分鐘的時間,我的身上有一件魔器,會每隔一段時間向我附近的保鏢發送一個信號,假如我遇到了危險,就關掉該魔器,他們沒有接收到下一個信號提醒便會知道我遇險了。只是這里這麼多人,我擔心你的魔法守護無法撐過這五分鐘時間。”珊夏對趙滿延說道。

    說實話,趙滿延留下來是很讓珊夏感動的,她表面上堅強,可終究還是一個女子,暫且不說這群所謂的革命之士遠大目標,光是踫到一群心有不軌的,就夠她難受的了!

    這里畢竟有四五百人啊,全部都是沖著她來的。

    “五分鐘嗎,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他們這群人要照顧到這個音樂廳的承受能力,不管隨便動用那些破壞力過強的高階、超階魔法。”趙滿延說道。

    說著這番話的時候,趙滿延又開啟了一件魔具,藍色瓖著金邊的透明金屬鎧披落在了兩人的身上,鎧披風不算特別大,所以趙滿延直接將珊夏摟在了懷里,並用金屬鎧披風裹住了他們兩個人。

    “有我在,他們休想逼迫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趙滿延凝視著珊夏的翠色眼楮,整個人透著一股成熟、堅毅的陽剛之氣,這倒是和他平常里秀氣俊美的打扮截然不同。

    珊夏也沒有想到這位年輕的俊美老師還擁有如此過人的實力,幾百名革命法師共同攻擊,竟然沒有幾個能夠傷到自己,就好像一處安逸的懸崖鳥巢,任憑外面狂風暴雨,里面依舊干燥、舒適、溫暖……

    指揮家庫克險些將手上的銀色小長棒給掰斷了,這兩個家伙竟然還在這里撒起了狗糧,真當他們這群人是廢物嗎!

    “我的魔奏曲,看你如何防御!!”指揮家庫克暴怒道。

    揮舞著手中的銀色指揮棒,庫克其實更像是一名符合美洲形象的魔法師,穿著黑色修長的燕尾服,手中還有魔法棒。

    也不需要樂隊,指揮家庫克自己就能夠完成一個交響樂隊的所有位置。

    先是重重的打鼓之聲,那濃濃的重金屬搖滾氣息馬上充斥在了這個音樂廳內,倒是和他這一聲爵士樂著裝完全相反。

    金屬搖滾,氣勢磅礡的鼓浪與電音一同灌入到了趙滿延的腦海,它們可不是單純的聲響音樂,更像是一個個惡鬼持著金屬樂器,在對著腦袋瘋狂的敲打,顱骨都要被它們瘋狂的行徑給打碎了!!

    本就需要寧靜的腦子與精神世界里,被一群搖滾風的惡棍小人闖了進去,胡亂敲砸、胡亂重錘、胡亂踢踏,腦袋每一根青筋,每一根骨頭,每一根神經都在承受著這樣的折磨。

    這種情況下別說使用魔法了,能夠強行挺過來不被魔奏精神爆破成植物人就已經很困難了,趙滿延著實不喜歡音系的魔法師,他們很多時候總是這樣不講道理!

    “我有靜心護符!”珊夏急急忙忙說道。

    “快。”趙滿延道。

    靜心護符貼在趙滿延的胸膛,那瞬間有一道空靈的鐘聲響起,將自己腦海里那“烏煙瘴氣”的所有嘈雜混響全部清除,一時間腦子前所未有的寧靜祥和,就連精神世界里的那些星河、星海都像是被擦拭過了一樣,格外的清晰明亮。

    竟然還有加持的效果,那對趙滿延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有那個音系法師在,我們在這里撐不住五分鐘,跟我走!”趙滿延說道。

    “嗯!”珊夏點了點頭,很信任趙滿延的樣子。

    那件金屬鎧披風沒有撐過半分鐘,裂痕遍布,最後在幾十道如電鑽一樣的雷電中徹底粉碎。

    金屬鎧披風一消失,其他系魔法便從四面八方密集無比的轟來,完全沒有一點閃躲的余地。

    趙滿延緊摟著珊夏,他的雙眼開始出現水一樣的漣漪。

    他的身體也在發生變化,水莫名的流淌在了他每個部位,也澆在了珊夏的身上。

    “轟轟轟轟轟!!!!!!!!!”

    元素混雜在一起,引起了無數次爆裂,而趙滿延和珊夏兩人遭到攻擊的時候卻如水一樣沉到了地面上。

    面目全非的音樂廳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冰涼的水在流淌,就跟海水浸泡了上來那般,趙滿延和珊夏兩個人的身軀就融化在了這一灘海水中,並順著水流動的方向離開了這魔法喧囂的區域。

    指揮家庫克本以為自己的手下們出手太重了,把他們兩個直接轟成了血珠,等他發現這些海水竟然不受火焰魔法的蒸發,依舊鋪在音樂廳內後,他馬上意識到這很可能是對方的逃脫之術。

    庫克還真沒有見過這樣的逃脫之法,按理說只有暗影系法師能夠做到融入到某種物質當中。

    ……

    水在往外溢出,音樂廳外的噴泉處,那清澈的水里詭異的浮現出了一張臉臉,緊接著就看到這些安靜的泉水失去重力的浮到了空中,緩緩的勾勒出了一個身材挺拔的男子的輪廓。

    透明的水慢慢渾濁,又慢慢的有了顏色,最後這些泉水如一件衣裳那樣嘩的一聲被褪下,身穿著西裝的趙滿延赫然立在那里。

    “你沒事吧?”趙滿延將手伸到水池里,變魔術一樣將珊夏從水中給拉了出來,珊夏在被拉扯的過程中與無數黏稠的水珠分離開,白色的蓬蓬裙看上去還很干淨潔白。

    “我沒事……你比我想象中得要了不起!”珊夏眼中滿是欣喜之色。

    她沒有想到自己真的能夠逃出來,那音樂廳對她來說就是一個魔窟,假如自己如往常一樣一個人去听,無論如何都沒可能安然無恙的逃離。

    而眼前這個男子的實力,實在讓珊夏刮目相看。

    這年頭,實力超群又有品味的男人實在太少了!

    “他們會沖出來嗎?”趙滿延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音樂廳。

    “不會,他們只敢在那個封閉的空間里作祟!”珊夏冷哼一聲,眼里帶著幾分冷漠。

    “真是一場別開生面的音樂會,我們還是早點回奧霍斯聖學府喝杯咖啡壓壓驚。”趙滿延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