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咚咚咚!”

    莫凡剛想小睡一會,房門就被急促的敲打著。

    當老師,就是比以前忙碌,總有那些漂亮懷揣一點小心思的女孩找各種各樣的借口到自己公寓門口,唉,就以自己這氣定神閑,怎麼都配不上禽獸這個詞啊。

    “導師,導師,我想起來了!”門一開,臉黑黝黝的少女莉莉激動的說道。

    莫凡一臉失望,怎麼是這丑丫頭啊。

    “你想起什麼了?”莫凡問道。

    “有一個地方,那里絕對有你們想要的線索!”莉莉非常肯定的說道。

    “在哪!”莫凡眼楮為之一亮。

    黑教廷已經大豐收了,龐大數量的狂戾罌粟不知道可以提煉出多少狂戾泉水來,撒朗是不可能金盆洗手的,她在中國搞出了那麼恐怖的事件,到了國外為了讓她死神之名更鞏固,一場浩劫必定席卷,而且很大可能性就在這美洲領土上。

    只是美洲這麼大,他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撒朗下一個目標是哪座城市,所追蹤的線索都無法觸踫到黑教廷的深層。

    “在安第斯山的一座山崗內。”莉莉說道。

    莫凡立刻叫來了穆白和趙滿延,穆白調出了奧霍斯聖學府在安第斯山設立的那些特殊地點,零星分布在安第斯山的山崗一共有十三個。

    “這些山崗是做什麼用的?”趙滿延疑惑的問道。

    “安第斯山是一個妖魔帝國,不遜色于我們的昆侖山,奧霍斯聖學府就是依靠在安第斯山,附近沒有什麼城市,盡管整個校園是有非常嚴密的防御體系,但學校外圍其實就是一座上萬公里的大魔窟。這些山崗類似于烽火台,它們從奧霍斯聖學府的外圍一直延伸到了安第斯山的深處,通過這些山崗學校可以了解安第斯山妖魔的動向,比如說是否有大量的妖魔在聚集,是否有妖魔大量游蕩,是否出現統領級以上的妖魔。山崗的信息會第一時間反饋給學校,學校才好做出對應的措施。”穆白說道。

    “十三山崗就相當于奧霍斯聖學府的野外預警系統咯,話說起來這後面幾座山崗未免也設得太深了一點吧,這都到安第斯山海拔很高的深山野嶺了,那種地方奧霍斯聖學府也派人去駐守??怕是超階級別也不一定能夠存活吧。”趙滿延指著電子地圖上幾個點說道。

    “後面的山崗大概是一種調研吧,對安第斯山帝國的一種象征性考察,具體有沒有人在那里還不好說,莉莉說他想起的那個黑藥師實驗點,位置是在這第九山崗。”穆白指著一片山勢起伏的地方說道。

    “山崗巡查一直都是導師們進行的,而且還是分到最高難度的幾個級別里面。”莫凡說道。

    山崗巡查,不亞于是闖入魔窟之中,最重要的是那些山崗看似是烽火台用來探查妖魔敵情,可真發生了什麼意外根本沒有支援可言。

    “我去學校安全部找一些關于山崗的情報。”穆白說道。

    穆白直接前往了學校安全部,這個安全部主要是負責學校隱患、穩定、安全,山崗設施也是他們在管理的。

    抵達安全部,穆白見到了一位正在精心的為她指甲美容的女學管,她大概有三十歲的樣子,正處在以前沒好好保養如今才開始浪費錢財的年紀。

    “你好,我是外教導師穆 ,我和我的同僚們想要賺取金幣,听聞山崗巡查是一項學校獎勵給導師最多金幣的任務,我們比較感興趣。”穆白詢問道。

    既然黑教廷的人潛伏在學校,一切行動最好就要符合導師身份。當初蕭院長提議他們來當老師,確實是一個很明智的決定,若是學生的話,很多事情就束手束腳了。

    “你想了解些什麼?”女學管一副很慵懶的樣子。

    穆白剛想詢問,忽然嗅到一股有些刺鼻的香味。

    他看了一眼女學管手中的指甲油,可氣味不太像是這個東西傳來的,難道說這個女人今天噴了好幾斤的香水腌肉?

    “那後面是什麼,倉庫嗎?”穆白指了指女學管辦公桌背後的一扇門道。

    那門虛掩著,味道也是從里面傳出來。

    “對呀,是用來囤那些運送到山崗的後勤物資,有什麼問題嗎?”女學管繼續涂抹著指甲油。

    “我能看看嗎?”穆白問道。

    “隨便。”

    穆白走到了門邊,一時間那股刺鼻的香味鑽入鼻內,險些嗆得他眼淚的流出來。

    作為一名毒系和植物系法師,對氣味是相當敏感的,女學管可能還覺得這種味道是一種芬芳的舒適感,在穆白聞起來無異于是一種慢性毒香!

    一進倉庫,穆白發現里面其實什麼都沒有,只不過地面上、牆壁上殘余的那些味道實在太濃了,穆白最近一直在研究罌粟,所以對它的氣味更加敏銳!!

    “好一個黑教廷!!”穆白盯著空空如也的倉庫,神情冷酷到了極點。

    穆白一直以為那些大收成的狂戾罌粟是被送到了黑教廷某個秘密工廠,這個工廠的位置一定非常隱秘,難以尋找,誰知道黑教廷膽大包天到直接將狂戾罌粟堆放在了奧霍斯聖學府,就在這個安全部門的後勤倉庫里!!

    要不是存放了一陣子,這個倉庫是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氣味殘余的。

    狂戾罌粟說白了就是罌粟,奧霍斯聖學府對罌粟沒有像別的國家那麼嚴格管制,在他們眼里罌粟不過是一種藥植,給那些藥師們做鎮痛藥劑也是再常見不過的事情。

    山崗又是時常發生戰斗,人員受傷的地方,需要大量的罌粟作為藥物原料再正常不過了。

    所以他們還是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黑教廷一貫的思維就是,將自己深不見底的罪惡融于最平常不過的生活之中。

    甚至讓學校這樣一個最不可能被懷疑的組織,幫他們藏毒害之物,幫他們安全運輸!

    “這倉庫里的東西,運到了哪里?”穆白回身問道。

    “第九山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