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所以說,黑教廷把從那些村莊收來的狂戾罌粟直接運到了奧霍斯聖學府,然後還很隨意的堆放在了後勤倉庫里,然後讓學校的安保人員做苦力,送到了第九山崗?”莫凡重述了一遍。

    穆白點了點頭。

    “又有一種智商被他們摁在地上摩擦的感覺。”趙滿延苦著臉說道。

    黑教廷這般狗雜種,歷屆的執掌大權的人智商都非常高,他們把這些心思用在干正事上,哪愁做不好啊!!

    “那麼我們現在怎麼辦?”穆白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追查了大半天,到頭來狂戾罌粟就在離公寓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囤著,而且也就在不久前才被送到第九山崗。

    “還能怎麼辦,直搗黃龍!”莫凡說道。

    跟黑教廷玩彎彎繞繞的,肯定被他們玩死。

    穆白也說過,狂戾泉水最困難的環節就在狂戾罌粟的培育上,提煉技術成熟的話,原材料一到沒多久就可以加工完成。

    撒朗手上又有一大批狂戾泉水,下一個古都浩劫發生就純看她心情了,問題是撒朗還是個女人,性情多變,哪天她覺得最近安第斯山下這白色聖沙灘天晴過于晴朗,需要一場雨來滋潤下,于是大地淪為地獄,血痕染紅長空,鬼魂肆虐……

    “我查問過,那些狂戾罌粟並非是人搬運到第九山崗的。第九山崗其實離奧霍斯聖學府有上百公里,組織一個精銳軍隊要想安然無恙的抵達第九山崗難度也非常高。”穆白說道。

    “那他們怎麼搬運過去的?”趙滿延問道。

    “空間傳送陣。第八山崗和第十二山崗,分別有一個與奧霍斯聖學府對接的空間傳送陣,可以將物資瞬間轉移到上百公里外,只是這個傳送陣只可以傳送物質,活物進去會死亡。”穆白說道。

    “媽的,奧霍斯聖學府這麼有錢干什麼,不然我們還能夠追一追。”莫凡氣急道。

    “所以我們得盡快出發了,假如能夠在提煉出狂戾泉水前阻止,那黑教廷這次計劃就被我們徹底扼制了,只是……這十三山崗不單單相當于安第斯山的妖魔烽火台,更是安第斯山迷界的重要指路標,它們如同沙漠里的白楊樹,需要從第一個山崗出發,找到第二個山崗才能夠尋覓到下一個山崗……”穆白說道。

    “不會吧,對方坐飛機到第八山崗,然後走到下一個山崗就是目的地了,我們還得徒步??”趙滿延說道。

    “還有一個更壞的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黑教廷有意為之,第六山崗失去聯絡有幾天了,應該出了什麼緊急的情況,校方有派人去巡查整理,也就是說我們即便現在前往,也得先把第六山崗的事情給解決。”穆白皺著眉頭說道。

    “我靠,這樣耽誤下去,我們豈不是只能夠給那些無辜的人收尸了?”趙滿延說道。

    “那個傳送陣在哪?”莫凡問道。

    “莫凡,你想干嘛?”穆白和趙滿延同時道。

    “我直接傳送過去。”莫凡說道。

    “你找死啊,那個是傳送物質的,活物進去會發生什麼只有鬼知道,別到時候你人是傳送到了第八山崗,結果是分成好幾截傳送過去的。我們還是一個山崗一個山崗的過,實在沒趕上也不能怪我們啊,我們比那些後知後覺的聖裁院、魔法協會已經快很多了。”趙滿延罵道。

    空間傳送陣也有分好幾種,物資傳送陣的構架原理就不大一樣,傳送的是物品的遠古,哪怕是遁入空間逆流之中被切割,被撕碎,也無關緊要。

    比如說空間傳輸的是馬鈴薯和肉干塊,過去之後變成了薯片和牛肉絲也無傷大雅。

    但活物就很有關系了!

    “我自己是空間系法師,進入到空間逆流里還能夠隨機應變,順利的話就直接抵達第八山崗,再順利一點讓我撞上黑藥師,我一個佛怒火蓮送他歸西,世界就重新回歸和平了。”莫凡豪氣沖天的說道。

    “莫凡你這是隻果手機去撞諾基亞,誰碎誰知道。”

    “總得搏一搏,我還沒有試過這種航班……別說那麼多了,你們兩個不是空間系,別跟我進去,進去後我保不了你們。你們順著第一山崗支援過來,我先到第八山崗。這次追蹤黑教廷,我們總是每個環節上都慢了一步,包括在希臘我們差一點就拿下了撒朗手底下的重要人員黑藥師,結果眼皮底下跑掉了。不爭取,到頭來還是慢一步,我可不想下一步是慢在一座城市淪為血池。”莫凡說道。

    “美洲人民欠你一個諾貝爾和平獎。”趙滿延說道。

    沒辦法,生平就這麼點愛好。世界如果不和平,自己怎麼拿一本書坐在鋪滿白色沙子的寬敞露台上一邊看著比基尼美女一邊假裝備課?

    世界如果不和平,自己怎麼在帕特農神廟的殿堂里和心愛的人滾床單一夜到天亮?

    世界如果不和平,自己最愛的所有美食就會像當初那家浦東小龍蝦一樣淪為汪洋……

    戰場未必比失去這些更可怕,所以現在就得Fighting!!

    ……

    第八山崗有傳送陣,物資傳輸的空間紐帶,迄今為止應該沒有一個魔法師嘗試過去用這種傳送裝置來進行遠途位移。

    這好比人入輪回,進得是畜生道,變成什麼畜生真不好說!

    穆白最佩服莫凡的地方就是這家伙什麼都敢拼,假如真的成功了,進入到第八山崗,那離第九山崗也就十幾公里的山路了,指不定真的可以將黑藥師給劫下來!

    “莫凡,你知道在社會上有很多面臨高強度工作的人,他每個月都會寫一封遺言,防止自己哪天猝死自己的錢親人拿不到嗎?你進去前能不能先透露下最近有沒有寫過類似的日記啊?”趙滿延有些依依不舍的對莫凡說道。

    莫凡一只腳已經埋入到空間傳送陣了,他所在的那片空間出現了銀色的菱形絲線,這些銀色的絲線極速的飛射,交織成一個又一個更大更小的等差菱形。莫凡像是站在兩塊面對面放著的鏡子之間,身軀被次第甩向了多重時空位面……

    遁入空間逆流前,趙滿延看到了莫凡在說話,雖然聲音被吸進去了,但漸行漸遠的嘴型卻看得清楚,大致能夠揣測到他要說的是什麼。

    不像是遺言,更像是問候晨穎之類的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