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穆白都放出了它養的蟲君,趙滿延需要擔心的就只有那群黑教廷的人究竟能撐幾分鐘。

    一路往第八山崗,趙滿延身上穿著一套隱匿鎧,這東西平常戰斗的時候是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但行走在妖魔遍布的區域,卻可以很大程度的避免被妖魔阻攔。

    妖魔都是食肉的,見人就上。

    鼻子靈的妖魔他們幾公里外聞到活人的味道都會靠過來,所以魔法師進入到太深的荒林中,很難活著離開。

    這件昂貴的隱匿衣便是這個用處,就跟開了隱身掛一樣,完全不需要擔心被妖魔給盯上。

    它們只會將穿著隱匿衣的人當成森林里最常見的野兔,不屑攻擊。

    第七山崗到第八山崗之間,沒走幾步路就可以听見低吼聲,趙滿延可不像莫凡那樣可以一路馬不停蹄的殺過去。

    要是被圍攻,他就只能跟妖魔死耗。

    “奇怪,山崗呢?”

    “按理說是在這里啊,怎麼只有一片泥潭了。”

    “這些泥雕像真是栩栩如生啊,還做這麼滑稽的姿勢。”

    “原來在這里,差點被泥給埋了,干嘛把第八山崗設在一個坑里啊。”

    趙滿延尋了一圈,發現泥坑里有一棟建築物,幾乎和旁邊的山層連在了一起。

    他看到了淺綠色的石頭指引,正打算前往第九山崗的時候,被泥水浸泡了一半的橫臥建築物里,一個髒兮兮的人從里面爬了出來。

    此人穿著一件破袈衣,全身都是泥味。

    “老哥,你怎麼樣,沒事吧?”趙滿延急忙跑過去,扶起這名沒頭發的男子。

    “沒事沒事。”對方帶著幾分警惕,卻還是做出一副很感謝的樣子。

    “第七山崗那邊有人闖,漢森讓我過來捎口信,可這邊的人都不知道去哪了,我打算去第九山崗那邊通知上面。”趙滿延對這名流浪僧人模樣的男子說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一名小執事。”流浪僧人回答道。

    “這就頭疼了。”趙滿延抹了抹臉上的雨水,瞬間換了一張臉,“小執事,也算是肉!”

    說完趙滿延忽然將右拳錘入左手的手掌心,那充滿力量的踫撞立刻震起了一層褐色的光波,如炸開一般迅速的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褐色的光波掠過旁邊的泥沼,泥沼中馬上突起了一塊滿是稜角的大岩石,如橋墩那樣高大厚重!

    這種大橋墩石陸陸續續出現,將這片區域給包圍了起來,組成了一個岩石角斗場。

    流浪僧人和趙滿延一起被困在了里面,這個時候趙滿延露出了笑容。

    自己真是越來越機智了,隨便一詐,就詐出了黑教廷的一名執事。

    執事職位不算低了,雖然這次他們的主要目標是黑藥師,但指不定這個執事手上就有黑藥師的行蹤呢?

    “兄台,你這是做什麼,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流浪僧人挑起了眉毛,一副困惑不解的樣子。

    “我就搭個遮雨棚,你別太當真。”趙滿延說道。

    遮雨棚?

    流浪僧人都忍不住想吐個口水噴對方一臉,這種三百六十度封死的角斗場,差點連光線都進不來。

    再加上岩石角斗場這緩慢擠壓的架勢,擺明了就是他們兩個人只有一個可以活著出去!

    “小兄弟,你可要想清楚,我作為一個朝聖者,不太喜歡打打殺殺的,不管你是屬于哪一方勢力的,咱們就當會過面、點個頭,給各自留點余地。”流浪僧人說道。

    “你這和尚怎麼油嘴滑舌的。當和尚不是應該普渡眾生嗎,你職業道德都不要了,去搞黑教廷的東西!”趙滿延罵道。

    “我怎麼沒職業道德了?自從那件事發生後,我便步行到到布達拉宮,每死一個人,我就為他們亡魂祈福的磕一個頭,這一路上我一共朝拜了三萬四千六百七十次。”流浪僧人說道。

    說著這些話,流浪僧人還特意摘下了兜帽,將自己的額頭和臉給露出來。

    僧人確實一臉黝黑,額頭上還有非常明顯的疤,宛如多了一個刀疤眼楮。

    “那件事發生?什麼事情?”趙滿延不解道。

    “博城啊。當時死了多少人,我就朝拜了多少次。怎麼可以說我沒有職業道德呢,像我這麼有心的和尚已經不多了。”流浪僧人吳苦說道。

    “臥槽!!!!”

    趙滿延大吃一驚。

    什麼鬼,這家伙不是一個小執事嗎。

    怎麼關系到博城了?

    博城不就是莫凡和穆白的老家,當時確實死了很多人,可具體數字趙滿延並不知道啊,這個和尚怎麼直接道出來了。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趙滿延指著這個和尚道。

    “你不知道我是誰,困我做什麼??”吳苦也是瞪大了眼楮。

    吳苦以為自己掌教的身份別眼前這個人識破了,所以對方才會用這樣一個岩石決斗場把自己死困著。

    吳苦其實還慌了那麼一小下,以為對方是聖裁院的某位大人物,或者是聖城天使之一。

    看來虛驚一場。

    “你自己說你是小執事的,我就想著把你這個黑教廷小頭目給拿下邀功。”趙滿延說道。

    “我騙你的,我見你沒有說實話……看來我們之間有一些誤會啊。”吳苦說道。

    “是,誤會,誤會。”趙滿延一陣頭疼。

    對方不是小執事!!

    而且從他述說博城的事情來看,他還是一個大頭目!!

    趙滿延是一個非常有B數的人,他一個防御為主的法師要對付一個黑教廷大頭目,簡直痴人說夢。

    “其實,我也不喜歡打打殺殺。”趙滿延開始有些心虛了。

    這個和尚,等級有點高,自己搞不定啊,得想辦法拖到莫凡或者穆白趕過來。

    “那我們好聚好散?看兄台也是一個龍鳳面相,將來一定可以成就一番大事業,沒有必要和我一個見不得光的小和尚死磕不是?”吳苦說道。

    吳苦也不清楚對方實力,他不算是一名純粹的戰斗法師,有些許保命的本領罷了。

    莫凡的突然出現確實打亂了他們原本的一些計劃,吳苦想著自己一個人行走,不至于被識破身份,哪知道剛從地道里鑽出來到第八山崗,就撞見了這麼一個一照面就把自己困在石堆里的家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