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來得人都是自己見過的。

    難道這個世界這麼小嗎,要麼是黑教廷的潛伏者,要麼就是審判會,大家都在玩誰是臥底??

    “你不是日本人嗎?”莫凡對著天上那個螺旋槳風之翼的男子說道。

    那人落了下來,他掃了一眼被炎姬女王踩著的女人維尼。

    稟明身份是很重要的,盡管不久前維尼也遞給了莫凡一張相似的審判會卡片。

    不過,他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手腕的地方還有一個誓言印記。

    這個誓言印記代表了這名審判會外勤人員曾在誓言樹下立過靈魂誓言,永不背叛審判會。

    誓言樹,莫凡相信。

    只是來得人怎麼是輔導員宮本辛!

    “既然做審判會外勤人員,多重身份是難免的。我父親也是外勤審判員,主要在日本活動。于是為了更好的融入到國際,我多數以日本人的國籍行事,不得不承認這個國籍給了我很大的方便,並沒有人會將我與中國審判會聯系在一起。”宮本辛解釋道。

    “確實,要不是你出現在這里,我怎麼也想不到你為唐忠做事。可你不是學生會主席團人員嗎?”莫凡說道。

    “我十六歲就效忠審判會了,本來從奧霍斯聖學府一畢業就要回國的,正好上頭挖掘到了一些關于撒朗派系在南美洲的信息,于是我留在了奧霍斯聖學府,生生的從學生變成了輔導員……”宮本辛苦笑的道。

    宮本辛在奧霍斯聖學府其實就是相當于深造,深造完就回國。

    誰知道正好南美洲有撒朗的頻繁活動跡象,他無奈只能夠繼續留校,可作為畢業生,他能留校的唯一方式就是做輔導員。

    “所以,你作為接待我們三個中國導師的輔導員,也不是巧合,上頭安排的?”莫凡問道。

    “是的。考慮到你們是特殊執行,我便沒有敢說破。”宮本辛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

    宮本辛以日本人身份駐扎奧霍斯聖學府,所以即便宮本辛來接待莫凡三人,也不至于被人懷疑。確實宮本辛日本人身份為他審判會外勤人員這個職位打了個很不錯的掩護。

    審判會外勤人員其實跟黑教廷高層人員情況也非常相似,一旦暴露,危險至極,隱藏好才能夠發揮最大價值。

    “你認識她嗎?”莫凡指了指維尼。

    “學校身份是認識,但我並不知道她也是外勤審判員,更沒有想到她就是那個叛徒。”宮本辛冷哼了一聲。

    難怪在奧霍斯聖學府黑教廷的人那般猖獗,他們外勤審判員總是找不到突破口,原來有一個叛徒在為他們做事。

    “這份名單的人,你看一下有沒有你認識的。”莫凡直接將名單資料遞給了宮本辛。

    反正莫凡手機里有副本,即便黑教廷玩雙重鎖也無所謂。

    宮本辛馬上翻開,眼楮很快的在掃視著這份密密麻麻的名單。

    同一時間,附近傳來各種各樣的聲響。

    沒多久,不少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一下子聚來了不少人。

    “是我們審判會的兄弟。”宮本辛說道。

    “人都沒問題吧?”莫凡問道。

    “都有最新的誓言樹印記。”宮本辛說道。

    “你來分配人。”莫凡對人員的調動不是很擅長,何況他也不知道這些外勤審判員具備什麼樣的能力。

    陸陸續續,身穿著不同職業衣裝的人走了進來,他們都是已經接到了上頭的指令了。

    “原來是你啊,藍燕,沒有想到被你攻破黑教廷分會,我們這些人在你這個年輕人面前都顯得很不中用了。”一名叼著香煙的大叔說道。

    這名大叔就穿著一個背心,渾身油膩膩的肌肉,像是剛從鐵匠鋪里走出來。

    “哪里,是這位莫閣下立下的功勞,並且還識破了我們中的叛徒。”宮本辛指了指地上像一灘爛泥的維尼。

    “金絲雀?”鐵匠大叔似乎認得維尼,有些訝異的道。

    莫凡一陣蛋疼,怎麼這些家伙的代號全是鳥啊。

    “這位閣下,金絲雀一直忠心耿耿,我不太明白她做了什麼事情?”鐵匠大叔皺著眉頭問道。

    “她為黑教廷做事。”莫凡回答道。

    “敢問做了什麼?”鐵匠大叔接著追問道。

    “上頭讓你來,是來拷問我的嗎?”莫凡有些不滿的道。

    听這鐵匠大叔的語氣,自己還錯怪了維尼??

    “不敢,只是想弄明白事情,也好進行接下去的審問。”鐵匠大叔回答道。

    “宮本辛,這人不要,其他人留下。”莫凡對宮本辛說道。

    “你什麼意思,我是外勤審判員,既然接到上面的指令自然就要負責到底。”鐵匠大叔瞪起了眼楮,對莫凡的態度非常布滿。

    “鐵蜂,你先回去等待通知。”宮本辛明白了莫凡的意思,對鐵匠大叔道。

    既然已經是唐忠下達了全權調遣的指令,還是經過了議長的審批,那麼莫凡根本就不需要跟這些人做過多的解釋。

    說白了,莫凡已經獲得了最高權限,所有的外勤審判員都完全服從他的命令。

    為什麼要這樣做??

    黑教廷潛伏在社會之中,有絕大多數人甚至看上去無辜,可如果帶著一種質疑的態度去執行,必定放走那些關鍵人物。

    這個鐵匠大叔,擺明了就是在想莫凡討要個說法,多半是覺得維尼不可能是叛徒。

    那麼事實呢?

    不管這個鐵匠大叔和維尼是什麼關系,莫凡既然獲得了調遣權限並且要進行名單清掃計劃,就容不得有人對自己的判斷進行質疑。

    宮本辛進來沒有問。

    其他外勤審判員進來,也沒有多問。

    唯獨這家伙。

    鐵匠大叔正感到羞辱和憤怒的時候,莫凡手機在這個時候也響起來了。

    莫凡懶得跟這個心氣高的家伙解釋,接通了電話。

    “莫凡?”那頭傳來了議員祝蒙的聲音。

    “恩。”莫凡應了一聲。

    “你不會懷疑我有問題吧?”祝蒙聲音有些低沉。

    看來祝蒙已經接到消息,他擔保的這個維尼就是叛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