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馬克將自己如何走上黑教廷的罪惡道路的心路歷程徹夜不眠的給說了一遍。

    原來這個馬克之前是效忠那位巴西的紅衣主教,撒朗將他的靠山弄進聖裁院後,馬克便率領著他的線下加入到了撒朗的組織里。

    狂戾罌粟的種植周期其實並不長,只是撒朗派系的人員滲透和擴展的速度非常快,幾年時間基本上將奧霍斯聖學府外圍給承包了。

    不僅如此,南美洲所有國家都有撒朗的分教會,般羅城的只是其中之一。

    撒朗現在究竟有多少教徒,根本沒法統計。

    “費了這麼大的力氣,還以為能夠砍掉撒朗的一條手臂,讓她無法再猖獗行事,哪知道我們清掃的速度都還沒有人家擴張的速度快。”莫凡听完馬克的陳述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說白了,只要撒朗不倒,仍舊會有數之不盡的惡人選擇黑教廷。

    “你說的是一個胖胖的家伙吧,那人原來是黑藥師嗎??”藍衣執事馬克一臉吃驚的說道。

    黑藥師就是撒朗座下的大將之一,馬克自己都不知道那個橄欖林商人原來就是黑藥師,還以為就是一個組織在希臘的眼線。

    听到藍衣執事馬克這句話,莫凡更是苦笑。

    看來黑教廷對黑藥師的保護非常到位,連藍衣執事級別的都不知道他真實身份。

    撒朗勢力不停擴大,搗毀一個分教會不過是緩慢她前進的步伐,真要對她造成致命打擊,必須是干掉黑藥師、引渡首、掌教其中一個!

    包括藍蝙蝠這個門徒,莫凡覺得她的價值都遠沒有這三個人來得大。

    現在莫凡也非常頭疼。

    隱約摸到了這三個人的一些足跡,可真要將他們揪出來,難度卻相當大。

    就像黑藥師,當時其實已經在他們手中了,只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橄欖林林場主就是黑藥師。

    而吳苦掌教……

    也是因為追蹤藍蝙蝠的計劃,偶然撞見了吳苦。

    看似一步之遙,可莫凡又清楚離真正將他們擊破還有很大的距離。

    “你繼續拷問吧,如果還沒有一些更重要的價值,就讓一名詛咒系的審判員過來,讓他靈魂下地獄油鍋去。”莫凡對土系審判員說道。

    “好的,長官。”土系審判員點了點頭。

    藍衣執事馬克臉都在抽搐,可作為一名黑藥師手底下的藍衣執事,他知道的事情其實也非常有限,他搜刮腦子里的東西,想盡可能的吐出審判會想知道的內容。

    如果他相信撒朗的那個死亡國度的話,那麼他也應該相信詛咒系的靈魂折磨,那是真正的地獄折磨!

    ……

    打著哈欠,莫凡走出了審判會的審訊室。

    奧霍斯聖學府非常配合中國審判會的這次行動,已經設立了一些隱蔽的位置供給審判會使用。

    畢竟差一點學校就要被漫山遍野的安第斯山山人給包圍,校領導是知道嚴重性的。

    天已經亮了,莫凡肚子又餓了。

    一個晚上沒吃東西,可惜奧霍斯聖學府在食物上除了水果很不錯,其他真得讓莫凡很難下咽。

    “嘟嘟嘟嘟嘟~~~~~~~~~~~~~~!”

    白色海灘上,一架迷彩色的直升飛機在晨光中飛向了奧霍斯聖學府的學生社區,沙子被吹成了一層層白色的紗簾,跟隨在直升飛機的下方。

    奧霍斯聖學府土豪極多,別說是坐直升飛機了,坐豪華私人飛機在沙灘那里降落都很正常。

    四五個穿著筆挺正裝的身影從直升飛機上走了下來,莫凡本來是沒什麼興趣的,誰知道手機這會響起來了。

    電話那頭傳來祝蒙粗狂的聲音。

    “喂,莫凡,我到落地了。”

    “你往後頭看,對就是這條街道,穿淺駝色帥氣風衣外套的,整條街最閃亮的那個男人。”

    祝蒙往後看去,沿著街道看去,發現了一個淺駝色外套的頹廢男,宛如一個剛從網吧通宵出來的游魂青年,也不知道哪里閃亮。

    “上車,帶你去個地方。”祝蒙說道。

    “我還沒吃早飯。”

    “飛機上有盒飯。”

    “……”

    現在的議員,都是這麼得清貧嗎?

    直升飛機上不應該有一杯82年的拉菲加一個美洲上好牛骨排嗎?

    ……

    跟著祝蒙上了直升飛機,這輛直升飛機也不知道怎麼的,忽然間不再用螺旋槳機翼了,到了高空中直接就從後方開啟兩扇空氣閥噴。

    速度一下子提升了好幾倍,莫凡還是第一次坐這種飛機,有一種戰斗機的既視感。

    只可惜,盒飯還是盒飯。

    直接穿過了幾座城市,這種飛機還帶有隱身效果,哪怕從妖魔的領空掠過也不會找到圍攻。

    當然,本身這種設備就透著強大氣場,小妖小魔基本上也沒膽量來騷擾。

    莫凡也不知道祝蒙要帶直接去哪里,他現在困得不行。

    又過了一座大城市,莫凡發現這座城市是在安第斯山的另外一面,處在東處山巒的盡頭,從這里開始就是熱帶雨林了。

    “你把我帶到這里做什麼?”莫凡不解的問道。

    “美洲這邊我有一些產業,其中一部分是與當地政府合作的雷礦脈公司。巧的是,安第斯山聯邦開采最近極其火爆的雷石礦脈是與我的公司合作開采的,所以我得到了一些雷屬性的好東西。”祝蒙笑了起來。

    “老蒙同志,你這是在腐敗啊!”莫凡對祝蒙說道。

    “我們國家本來就與秘魯、智利、巴西這些南美洲國家有一些爛攤子合作,有人將這里一個快要倒閉的公司扔給了我,我自己花錢持股辛辛苦苦做起來,還得到了這些國際政府的認可,屬于我自己一手扶起來的國外產業,怎麼就腐敗了?”祝蒙濃密的眉毛一挑,很認真的說道。

    “看不出來,你一個五大三粗的人,還懂產業經營。”莫凡說道。

    “我哪懂經營,主要是我佷女厲害,哈佛礦魔法物質學博士畢業。她感謝我對她學業上的資助,所以打算送我一份雷礦脈的大禮。”祝蒙說到自己佷女,臉上滿是笑容,看來很為她如今的成就驕傲自豪。

    “那你拉我來干什麼,不會是想將你佷女許配給我吧,拜托,我是有兩個家室的男人。”莫凡沒好氣的說道。

    “假如金絲雀這個叛徒做了更嚴重的事情,威脅到國家安危,我免不了牢獄之災,你把我身邊這個大隱患給除了,我怎麼能不感謝你。你正好也是雷系,所以我想你這個年輕人會比我更適合這份大禮。”祝蒙說道。

    祝蒙雖然說得很有誠意,但從表情看得出來,他是不舍的。

    “這不太好吧。”莫凡一副推卻的樣子,但還沒等祝蒙說話,他馬上又道,“但你這麼有誠意,我推遲的話就太不給你面子了。”

    “……”祝蒙含淚點了點頭。

    你這貨從哪里看出自己有誠意了???

    不是犯了大錯,他死也不會給莫凡!!

    那可是所有雷系法師夢寐以求的東西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