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陽光有些猛烈,尤其是照耀到某些如棱鏡中的冰山上的時候,反射過來的光線,令人炫目,長久以來甚至會令人覺得皮膚刺痛。

    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明明深處在寒冰冷窟之中,卻又受到毒辣的陽光焦灼,每一陣風都如同刮過肌膚的利刃,還有那無時無刻不在隱隱作痛的肌肉與骨骼,那是冰侵正在產生作用。

    “這些陽光,烤得我的皮都要裂開了。”那名來自於宮廷的**師說抱怨道。

    “呵,你應該慶幸我們在這個時節到來,倘若是另一個時節,我們甚至連踏入這片禁地的資格都沒有,極南冰層的面積會擴大一倍,冰侵的威力更是現在的五倍,連許多冰原生物都可能在那個時節中死去。”王碩說道。

    宮廷**師厲文斌不解的看着周圍。

    自從踏入到這南極洲開始,他已經感覺到渾身不自在了,這般惡劣的環境哪裏適合生命氣息?

    只是這還不是最惡劣的情況??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這裏氣候還會有變化嗎?”**師厲文斌問道。

    “你難道沒有感覺到一點嗎,它很久沒有下山了。”王碩用手指着掛在天邊的烈日,開口道。

    **師厲文斌這才恍然大悟。

    對啊,爲什麼白天這麼長,很久之前厲文斌就看見太陽掛在天邊,按理說它應該是從天邊沉下去,讓夜幕降臨這裏纔是,怎麼反而感覺太陽正沿着天穹邊沿繼續普照,彷彿是初升的旭日!

    “極晝!”王碩吐出了這個詞來,“從現在開始,我們只要不往回走,基本上是見不到夜晚了。”

    這個現象也只有在南極洲和北極洲會出現,穆寧雪倒是知道其中的原理。

    穆寧雪估算了一下時間,很快就皺起了眉來。

    確實,接下去的時間裏都見不到夜晚了,但似乎用不了多久那個“永夜”就會統治這塊南極洲大地……

    這個月,便是極晝與極夜交替的月份。

    南極洲,尤其是南極洲極點,將會進入長達六個月的夜晚,到那個時候別說是最極點的區域漆黑一片、寒冷極致,南極洲一帶都會變得如冰冷煉獄一樣!

    五大洲魔法協會和聖城強者選擇在這個月討伐極南帝王……

    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沒有在這個月份做點什麼,接下去的六個月永夜,人們連踏入到這裏的資格都沒有,更別說前往極點去討伐極南帝王?

    寒冷遍佈全球,尤其是幾個重要的魔法發達國家都遍佈在北半球,論寒冷的影響,明顯是北半球會更嚴重,許多國家甚至都在不停的徵兆火系法師,就是爲了能夠解除重要河道、水道的凍結問題。

    “急於在這最後的時間裏討伐極南帝王,難道之後會有一場和極南之地有關的災變?”穆寧雪喃喃自語着。

    穆寧雪估算了一下,這個月已經過去二十多天了,剩下的極晝天數大概一個星期左右。

    而他們卻是在這個時間點踏入南極洲,意味着七天之後他們不能夠順利完成這次徵召的任務,便會面臨極南最爲可怕的永夜,到那個時候估計根本沒有幾個人可以活着離開。

    從出發開始,穆寧雪就帶着很多的疑問,只是到現在爲止也沒有人可以告訴自己實情,包括帶隊的韋廣似乎也不清楚他們究竟要去做什麼。

    ……

    白豹與黑豹兩兄弟回來了,他們探了很遠的路,並拍着胸脯告訴衆人,前面的路非常安全,一些折光區域的死角他們都檢查過了,絕對沒有兇猛的冰原巨獸。

    趁着冰輪飛舟開始行進,冰侵已經開始了,穆寧雪留意到包括韋廣這名禁咒法師在內,他們的皮膚都變得特別蒼白,有一種血被凝結了的感覺。

    “你不覺得冷嗎?”燕蘭將自己裹在了魔法衝鋒衣裏,聲音有些輕微顫抖的問道。

    “還好。”穆寧雪沒有一絲絲的感覺。

    這裏每個人都遭受到了冰侵的折磨了,他們將自己裹在那些禦寒衣中,事實上起到的效果微乎其微,無論陽光多麼毒辣猛烈,他們骨子裏都是冰冷冰冷的,伴隨着全身的痠痛、僵直、刺苦。

    但是,穆寧雪發現冰侵對自己似乎不造成任何的影響。

    現在其他人都處在了肌肉僵痛的狀態,看上去像是普通人長跑過後透出的那種疲憊與虛弱,每個人都是如此,唯有到冰輪飛舟中的那個清火法陣中調養,整個人纔會慢慢的恢復氣色。

    現在每個人都恨不得一直待在那個清火法陣中,才能夠徹底消除這種冰寒的折磨……

    “你到清火法陣裏調養一會吧,我們都已經輪流去過了。”燕蘭看着穆寧雪。

    此時穆寧雪也穿上了能夠遮擋住全身的衝鋒衣,臉上也戴着禦寒面罩,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燕蘭也看不出穆寧雪的氣色如何,只是覺得她需要去休息了。

    穆寧雪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

    ……

    到了清火法陣,穆寧雪在裏面反而呆得有些不太舒服,也不知爲何其他人看上去像是泡了溫泉、或者汗蒸過了一番,全身舒適,唯有自己反而不太習慣這種熱度浸泡。

    勉爲其難的待了一會,穆寧雪重新走出來,到了冰輪甲板上的時候,感覺外面的空氣反而會舒服很多……

    “好像冰侵對我起不了作用。”穆寧雪自言自語着。

    大概是從小就遭受了冰晶剎弓這種極致冰寒折磨的緣故,也或者極南冰侵與冰晶剎弓的那種反噬是同種類型的,穆寧雪詫異的發現自己完全免疫極南冰侵……

    甚至在這種冰侵環境下,穆寧雪感覺自己的身體在不斷的吸收着這天地間最純淨的冰元素,在一點一點的改造和強化自己的冰系能力。

    “或許,來一趟這裏也不算是壞事吧。”

    這個地方,對他人來說是苦寒,是折磨。

    對沉下心來去聆聽冰雪,去感受風霜的穆寧雪來說,卻好像是一個難得的修煉聖邸。

    感覺已經靠近瓶頸的修爲境界,竟然又有了一些鬆動。

    可再往上提升,就是禁咒了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