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他人聽到這句話,目光紛紛落在了穆寧雪的臉頰上。

    而韋廣也愣住了。

    一路上穆寧雪都沒有提什麼意見,在韋廣看來這個女人也只要聽從自己的指揮,妥當的完成這次五大洲同盟會的徵召任務就可以了。

    誰知道她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還用這樣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

    “咳咳,年輕人現在團隊交流都是這個樣子的嗎?”王碩無奈的搖了搖頭。

    韋廣不與任何人做商量,一切決定由他說得算。

    穆寧雪更直接,不想幹,你滾蛋。

    人家好歹是禁咒,沒有絲毫尊重的意思,好像在她眼裏禁咒和其他違逆她的人沒有任何區別。

    韋廣臉色卻是很難看,他本就清高自傲,被穆寧雪當衆這樣解僱,自然極不舒服。

    “學長,學長,我想穆寧雪的意思是大家既然在這極南禁地,就應該團結一致,同舟共濟,有人落隊了,不能捨下。”燕蘭急急忙忙緩和一下氣氛。

    “我會派人去找,你繼續跟着冰輪飛舟前進,時間絕不能耽擱!”韋廣終於還是將那口氣給嚥了下去,對穆寧雪說道。

    “我要看到人。”穆寧雪說道。

    “我說了,我會派人去找,活着就一定會帶回來,若死了,屍體也會尋回來,這樣你可滿意了?”韋廣說道。

    ……

    一團暮色,凝結在了身後,與往日見到的暮色截然不同的是,黑暗像是一隻無形的遮天大手從背後一點一點的壓來。

    可以看到前面的路,有灼灼烈日,光輝灑遍整片白色的冰川世界,神聖莊嚴,巍峨壯麗。

    而身後不知多遠的地帶,便是那樣一團不會散去的暮色,正一點一點的籠罩,正一點一點的追趕,那份不安也隨之而來。

    看得出來,韋廣非常在意時間。

    在出發前他並沒有考慮到極南之地的環境會比想象中還要惡劣,行進起來遠比他們預料的要困難和緩慢。

    那條捷徑,是一條冰川山脈的裂紋,裂紋從拜神山脈一直貫穿到了他們要抵達的目的地,整個冰川裂紋事實上非常大,最寬的地帶可以達到十幾公里,亦如一個小平原、山谷,最狹窄的區域卻如洞穴一樣黑暗、深邃、陰暗……

    冰輪飛舟很可能在一半的位置就會卡住,無法在行進半分。

    進入到裂紋中,可以看到裂紋裏竟然有一條青色的河泊,河泊在非常緩慢的流淌着,幾乎看不見什麼波紋……

    一些碎片漂浮在了河泊上,這讓人不禁有些好奇,爲什麼這裏的水沒有結冰,它們難道的冰點更高。

    冰輪飛舟可以在這裏加速,很快就行駛了五六公里,但這片冰上河泊並沒有想象中得那麼寧靜,陸陸續續一些半透明的身影在冰輪飛舟附近集結,它們身姿似幽靈,水下游動時看不清它們的全貌,只是一股更加刺骨陰冷的氣息籠罩了整艘冰輪飛舟。

    “是幽妖!”王碩大驚失色,急急忙忙對其他人喊道。

    韋廣早就注意到了這些水下的幽妖,他的眉心處有一團赤紅的眉心火紋,隨着他的眼神變得凌厲,一時間正片河泊上莫名的燃起了一種深紫色的聖炎。

    聖炎似一頭巨口怪獸,沿着冗長的河泊吞噬了過去就看到那些藏身在河伯水下的幽妖嚇得倉惶亂竄,不少衝出了冰水撞向了周圍的冰崖,但更多是直接被火焰泯滅,連殘骸都沒有剩下。

    “一羣垃圾。”韋廣冷笑,對這種生物滿是不屑。

    如此天寒地凍,按理說火元素應該被壓制得非常厲害,但韋廣隨意一個魔法便幾乎燃便了整條河泊,冰川溶解。

    冰輪飛舟繼續前行,到了裂紋一處比較下載的地方。

    陸面在大概百米的高度,陽光傾斜的落在了冰壁上,經過了折射又映在了對面的冰壁,如此反反覆覆才落到了裂紋下的河泊上,煥發出的光芒不再是平日裏的白熾色,反而是一種古怪的青暗。

    青暗的裂紋裏,空氣有些渾濁,令人呼吸不太順暢,猛烈的冰風從前方刮過來,將河泊中的水都吹了起來,冰輪飛舟不僅沒有前進,反而在一點一點倒退。

    韋廣的幾名助手,他們似乎都是風系法師,於是嘗試着操控風向,誰知道一使用魔法,這幾名風系法師突然遭到了無比可怕的風之反噬,竟將它們狠狠的拋到了裂紋之上!

    大家驚愕不已。

    這究竟是什麼怪風,霸道到連風系魔法都不讓施展了嗎?

    韋廣雖然是禁咒法師,可面對這種局面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夠暫且將那幾個被颳走的人給找回來。

    穆寧雪自己也是風系法師,她也感覺到了這陣裂紋冰風的古怪,於是閉上眼睛嘗試着與這些躁動的風元素溝通。

    風元素很濃,而且如果在這樣的環境下施展風系魔法,威力可以增加數倍,但爲何那幾個風系法師都會遭到反噬呢,這些風元素純淨、強大,但明明很和藹可親。

    穆寧雪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裏構架星座,試圖用這些風元素給冰輪飛舟塑出風帆之翼,可也就在穆寧雪引到自己身邊的時候,所有的風元素突然襲向了穆寧雪!

    她反應非常快,身子向後滑行,也就在她離開甲板的那一刻,穆寧雪看到凜冽的冰風之中,有一隻由風的線條勾勒成的粗壯手臂,狠狠的擊向了甲板!

    其他人大吃一驚,不知道襲擊他們的是什麼,正要反擊的時候,卻發現那條風臂又忽然間化爲了一縷縷看上去再平常不過的風絲,從冰輪飛舟兩側掠過。

    “怎麼回事,看到是什麼東西攻擊你了嗎?”韋廣急急忙忙問道。

    “風裏有妖靈,它們操控着風元素,只要風系法師使用魔法,它們會立刻將風元素變爲暴躁精靈,直接攻擊施法的風系法師。”穆寧雪說道。

    這些風元素,不是中立的。

    它們帶有攻擊性!

    “還有這種事,一切元素不都應該是共享的嗎,還有人可以讓元素叛變??”厲文斌驚訝道。

    “到了禁咒,你就會知道元素並不是共享的。”韋廣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