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走!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隊伍捨棄了冰輪飛舟,所有人不顧一切的衝出這個巨大的冰原墳墓。

    墳墓還在不斷的擴張,可以看到周圍的冰體像是山巒一樣包裹進來,同時就連頭頂上的天空也被冰體給蓋住。

    唯一逃生的辦法就是不停的奔跑,不斷的破開那些剛剛凝結的冰晶,稍微慢一點點就可能會被永遠封死在幾百米、幾千米厚的冰層之中,血液凝固、身體僵硬,最後徹底刻在了百年不化的冰岩中,變成了冰活標本!

    包括到過極南之地的王碩也從來沒有想到過會遇到如此駭然的災難,大家腦子裏就只有一個念頭,往外衝,打破冰!!

    寒冷交加,漸漸的疲倦感也襲來,很難想像這冰原風暴究竟覆蓋了多少廣闊的天地,更不知這極南的墳墓要擴建到怎樣的地步。

    感覺陽光越來越遠,冰冷侵襲全身,濃濃的倦意令人不由自主的在想:或許就這樣沒有過多痛苦的封存在冰晶裏,也不是什麼壞事。

    身體沉重,光芒遙遠,大家明明在全速前進,可到頭來卻像是在一座無底洞的冰窟中,不斷的往下墜入,離那個出口更加遙遠!

    “我們都要死在這裏了嗎??”

    有人已經累得走不動了。

    “呼呼呼呼呼~~~~~~~~~~~~~”

    紫色的聖炎突然咆哮而出,似一頭全身烈焰附着的聖獸,正野蠻無比的衝撞開前方的所有冰岩。

    厚冰在融化,一種暖和之感也隨之傳來,就看見禁咒法師韋廣踏着焰浪,飛馳在隊伍的最前面,他施展出來的聖炎鋪成了一條冗長的火毯,給正在逐漸放棄的人們內心燃起了一絲希望。

    “我們馬上就要到外頭了,快!”厲文斌大聲喊道。

    大家這才重新有了力量,沿着那條火毯衝出了這座龐大恐怖的墳墓。

    冰原風暴之外,是一片寧靜得堪稱畫卷的景象,綿綿冰雪錯落有致的堆砌在那些平緩的冰山山巒上,平滑整潔的大地偶爾還能夠看見一些不懼寒冷的小生靈在遊蕩……

    光線充足,卻不是那種可以灼傷人皮膚的強烈,反而溫暖如午後。

    風暴的邊緣,和風暴之內,完全是兩個世界,大家甚至懷疑剛纔的經歷只不過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噩夢!

    “清點一下人數,清點一下人數。”王碩突然間想起了什麼,對衆人說道。

    幾個小隊的隊長立刻算人頭,很快燕蘭就發出了一聲尖叫,因爲她隊伍裏那名治癒系法師不見了!

    厲文斌也皺起了眉頭,他手底下的兩名宮廷法師也沒有出來,正是之前被叛逆之風擊傷的那兩位。

    少了大概有五個人。

    大家沒有來得及從冰原風暴堆砌的墳墓中逃脫出來,卻立刻被這無奈與恐懼籠罩。

    返回去救是不可能的了。

    相信那場風暴結束之後,他們的背後就是一座連綿的羣山,完全由冰與雪構成,還有那些從遠處刮來的冰岩,想要將他們挖出來就等於是在流沙之中救人,只會讓其他人也陷入進去!

    本身極南之地之行就危險重重,每個人都做好了會付出生命代價的心理準備。

    然而誰都想不到會有五個人是這樣死去。

    “冰輪飛舟也沒有了,沒有清火法陣,我們最多隻能夠在冰侵威力下存活不到三天時間!”厲文斌開始有些慌張了。

    三天時間!

    他們現在是處在極南之地中了,哪怕是返回到海洋,大概也需要四天左右的時間,這意味着他們連退路都沒有了!

    試問這種前路極危,後路被斷的情況,又有幾個人能夠真正鎮定得下來?

    “所以我們更不能耽誤半點時間,都跟進我,我們徒步!”韋廣說道。

    “我已經累得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是啊,這冰原風暴消耗了我們太多的力氣,我們得休息。”

    “休息??”韋廣掃過那幾個精疲力盡的魔法師,冷笑道,“三天後我們抵達不了極南站,你們就可以永生永世在這裏長眠了,而且冰侵會不斷的削弱我們的法力,第一天,第二天,遇到冰原猛獸我們或許還有一戰之力,到了第三天,我們連這裏最弱的冰原生物都敵不過!”

    “韋廣閣下說得對,我們不能休息,大家咬咬牙,趕緊前進吧!”王碩說道。

    ……

    每個人都很疲倦,逃脫出了那場冰原風暴堆砌的墳墓,不代表他們身體就會有所舒緩。

    而且冰侵正在折磨着他們的身體,損耗着他們的身體機能,看他們這些人的狀態,穆寧雪並不覺得他們可以活着走到目的地。

    只是,穆寧雪也沒有想到會突然產生這麼恐怖的冰原風暴,生生的將所有人的後路一刀切斷……

    “王教授,冰侵之毒有辦法可以緩解和驅散嗎。大自然存在着一種特殊的法則,那就是劇毒植物的周圍往往會有相應的解毒物棲息,我想這極南之地不可能沒有對抗冰侵的東西吧?”穆寧雪詢問起王碩。

    這樣硬走下去,穆寧雪相信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會被冰侵折磨致死,韋廣這個禁咒法師也不例外。

    王碩停下了腳步,暗淡的眼眸中忽然間有了亮光。

    對啊,大自然是存在這樣的法則的!

    極南之地的冰侵之毒真得無藥可解嗎,一定是他們忽略了什麼。

    “獸血,冰原巨獸的沸騰之血!”王碩突然間想到了什麼,有些激動的道。

    “王教授,你是不是瘋了?”厲文斌問道。

    “所有的冰原巨獸,它們雖然擁有強大的抗寒絨毛與皮層,但最重要的還是它們的血液,有些甚至像溶漿一樣滾燙,擁有極高的熱能,我在想如果我們飲用冰原巨獸的沸血,是不是可以一定程度上抵抗與消除冰侵??”王碩說道。

    “你確定有用??”韋廣轉過頭來,認真的問道。

    “可以試一試,至少血之熱是一定可以讓我們身體暖和一些的!”王碩說道。

    “可是一頭冰原巨獸實力至少是君主級,我們根本沒有多少力氣去殺……”厲文斌苦澀的道。

    他們現在雙腿沉重得都快要擡不起來了,能繼續行走都不錯了,更別說是戰鬥。

    “我之前耗費了太多精神力,需要調養一會。”韋廣脣色發白的說道。

    沒有韋廣的那道紫色咆哮聖火,大家也根本不可能逃脫出來,韋廣應該也損耗巨大。

    “你們在這裏紮營歇息,我去吧。”穆寧雪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