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放心吧,奧霍斯聖學府早已經修復好了所有山崗,哪怕安第斯山山脈就在一百多公里之外,妖魔的動向也被死死的監視著。”祝蒙拍了拍莫凡的肩膀。

    這一次,他們不再像之前那樣毫無準備。

    黑教廷目標似乎是般羅城,這座即將成為安第斯山聯邦經濟首都的城市。

    全美州公開賽,其實也是般羅城政府與奧霍斯聖學府一起舉行的,這場大賽絕非是奧霍斯聖學府的表演,還有來自于整個南美諸多學府的隊伍。

    奧霍斯聖學府的九陣營,只不過是作為全美州公開大賽的熱場。

    這一次大賽的規模,僅次于世界學府之爭,是美洲的最重要賽事,開場就在般羅城

    “是啊,離安第斯山山脈最近的是半嶺山城,即便是有妖魔大軍來襲,半嶺山城也會成為第一道防線,般羅城人雖然多,在有第一道防線的情況下要撤離其實非常迅速的。”穆白自我安慰道。

    般羅城是建造在交通樞紐位置,周圍地形開闊、四通八達。

    哪怕安第斯山山脈出現問題,這座城市也不至于被妖魔圍堵。

    何況前哨有奧霍斯聖學府的山崗系統,第一道防線有半嶺山城,第二道在熱河,哪怕出現了一些強大的妖魔部落也絕對不需要擔心。

    莫凡點了點頭。

    可還是有覺得不大放心的地方。

    般羅城其實真得是一座讓人很放心的城市。

    它並不依靠在妖魔地界,附近也沒有類似于亡靈生物那樣的特殊種群,哪怕是安第斯山大妖帝國沖來,他們也可以迅速的從海路、水路、平原三個方向撤離,同時幾個重要軍事城市也在離他們不會太遠的地方,要支援過來非常迅速。

    博城是依著南嶺。

    古都是就建造在亡靈帝國土地上。

    所以撒朗真的要進行她的計劃,在般羅城真得可行嗎?

    這場渾濁的大雨,就真的只是一場從太平洋那邊飄來的意外雨雲。

    沒有陰謀,也沒有生靈涂炭?

    “山人部落的情況怎麼樣,山崗那邊有消息嗎?”莫凡還是不太放心,不禁詢問起旁邊的元素部長道格林。

    道格林也拍了拍莫凡,示意他沒有必要這麼神經緊繃。

    “放心,山崗一切正常,並沒有發現妖魔異動。”道格林說道。

    “妖魔成群結隊其實很容易察覺的,只要我們的前哨沒有癱瘓,所以就盡管把心思放在今天的比賽上吧,這是安第斯山聯邦即將成立前的一場最值得全美州關注的賽事,相信每一個表現突出的魔法師都將成為安第斯山聯邦接下去追捧的明星。”希靈校長心平氣和的說道。

    開場儀式結束後,便是布蘭妾與班波大王子的兩個陣營學生之間的對抗。

    九名學生對抗九名學生,能夠讓所有觀眾目不暇接。

    戰斗開始的時候,般羅大賽場外的廣場和道路上,仍舊圍滿了沒有能夠進入到賽場的人。

    他們有些席地而坐,有些干脆就站在自己的車子上。

    賽場並不是高高壘砌的,通過那些透明的結界和建築玻璃,是能夠看到一些畫面的。

    渾濁的雨水灌溉下來,熱情奔放的他們索性連雨傘雨衣都不攜帶了,就在雨中歡呼吶喊。

    在更遠處,還有一群舉著牌子,寫滿了文字。

    他們似乎借著各國友人到來之際對新政府各種示威游行,發泄著他們的不滿。

    而這群人同時也被一群城市武裝力量給死死的盯著。

    你們示威可以,但絕不能鬧事,不能影響到來自南美洲不同國家不同城市的游客們。

    安第斯山新聯邦的招牌,不能被這群人給毀了!

    “有那麼多錢舉辦這樣的比賽,為什麼不給我們一棟能遮雨的房子。是你們讓我們離開了自己的家園,騙我們海妖會吞沒安第斯山山脈西頭的一切城市、村莊。”

    “你們將我們安置在一座像苦役勞奴的城市里,我們做著骯髒的活,就供養你們這群在大城市里喝著紅酒坐在高席看比賽的蛀蟲混蛋!”

    “還我們的家園!!”

    “還我們家園!!”

    游行示威的隊伍也不算龐大,大概兩三百人。

    和一個心思只在魔法比斗賽上的賭徒和觀眾相比,絕對是很小的比例。

    只不過,他們的聲音此起彼伏,總是時不時蓋過那些比賽支持者。

    在賽場里,莫凡都能夠听見這些人整齊憤怒的呼吁。

    莫凡記得之前就和布蘭妾有聊過,這個安第斯山聯邦的成立是非常倉促的,還有許多人的利益沒有照顧到,就比如說那些遺孤們。

    一個如此復雜不安定的地區,若是再遭遇到妖魔的侵襲,怕是轉瞬間就被摧垮了。

    “外面的聲音怎麼越來越大?”般羅城的官員席上已經有人表示不滿了。

    “我們可以阻止他們進場,但總不能阻止他們閉嘴吧,畢竟我們自己也有做得不妥當的地方。”

    “你這句話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看比賽吧。”

    賽場上,班波大王子陣營里,一頭暴熊獸沖入到對手陣形之中,想要將布蘭妾的九名學員給隊形給割開。

    可惜,暴熊獸的等級不算非常高,只能夠起到一點騷擾的作用,很快暴熊獸就被一名火系學員給重創了。

    “竟然咬傷我,去死好了!!”火系學員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憤怒道。

    火焰一下子提升了一個更強大的級別,就看見一團地壇之火將召喚獸給包圍,火焰吞噬它的身軀。

    烤焦的味道傳出,暴熊獸在地壇火焰中多次掙扎要逃脫出,但都被那名火系法師給阻止。

    “你在做什麼??”旁邊的女學員瞪了他一眼。

    “燒死它啊。”火系學員回答道。

    “那是人家的契約獸,就不能放它回去嗎,它已經沒有了抵抗能力!”女學員叫道。

    “它不應該咬傷我。”

    暴熊獸沒有能夠活著走出地壇火焰,該契約獸的痛苦直接傳達到了班波大王子陣營里的那名召喚系法師身上。

    那名召喚系法師呆立在那里。

    他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契約獸被對方活活燒死了。

    “我要殺了你!!!”暴熊獸的主人咆哮了起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