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到這個問題上,趙滿延忽然間恍悟了什麼。

    “對了,那個該死的和尚,他能夠控制雨水!”趙滿延說道。

    當時在第八山崗,吳苦能夠將周圍的雨水聚到自己周身形成三層保護。

    同樣作為一名水系法師,趙滿延可沒有對方那麼強大的掌控力,而且吳苦的水系能力給人一種非常古怪的感覺。

    “黑藥師制作出狂戾泉水來,而吳苦既然作為掌教,他一定有什麼撒朗必須用得著他的地方。”莫凡目光盯著水晶瞳球。

    水晶瞳球雖然是一個非常縮小的畫面,但依然能夠看到在熱河的上游,吳苦不停的擴散出水能量來。

    他站在那里,就像一個不斷制造雲霾的機械,可以看到一團又一團渾濁的氣體升入到空中,幾乎要形成一座會蠕動的灰色山峰了!

    難道吳苦就是控雨人???

    忽然,莫凡又想起了一件事。

    在布達拉宮腳下的時候,自己正和穆寧雪大晴天散步,無緣無故的一場雨降臨,緊接著就看到了吳苦在街道上朝拜!

    拉薩是很少下雨的,假如那次也不是巧合的話……

    撒朗不惜親自現身都要救下吳苦,這表明吳苦是她黑教廷計劃里任何人無法取代的角色。

    每一次災難,都離不開雨!

    而吳苦就是布雨人!!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藍蝙蝠用死來獲取黑教廷的最後一點信任,目的也是消除吳苦對她的警惕。

    這顆水晶瞳球,正是讓莫凡等人清楚撒朗的大計劃中吳苦究竟扮演得是一個怎樣重要的身份,而只要將吳苦拿下,撒朗的雨災計劃將再也無法執行下去!

    “吳苦在熱河上游,別人國家事情我們可以不管,但無論如何都要將吳苦這家伙給處決了!”莫凡握緊了拳頭。

    無論是藍蝙蝠的犧牲,還是博城的亡魂,一定要將這個吳苦給拿下。

    就現在審判會手中掌握的那些名單,其實都是黑教廷里無關緊要的角色,只要撒朗還在,引渡首、黑藥師、吳苦掌教這四人還在,撒朗的計劃仍舊可以不停的執行。

    像這種狂戾之雨,已經升級到可以影響到人的情緒,這遠比妖魔來襲更加可怕。

    撒朗的災雨是可以不斷復制的,就像一條犯罪產業那樣,接下去還會在世界各地發生多少起這樣的災難真得很難預料。

    而吳苦作為撒朗罪惡產業鏈中的關鍵人物,將他擊垮,撒朗的這個罪惡產業就徹底被摁死了!

    穆白做過實驗,狂戾泉水是不溶于水的。

    那麼撒朗是怎麼讓狂戾泉水溶解到雨水里,又是怎麼確保大雨傾盆?

    必須依靠吳苦這樣一個關鍵人物!

    藍蝙蝠要告訴莫凡的,恐怕也正是這個!

    “他真的在布控大雨,你們看。”趙滿延指著水晶瞳球道。

    此時吳苦在繼續施法,他的頭頂上方正好有一個雲層的窟窿,窟窿與他之間形成了一個類似于天空井般的氣流。

    氣流中,一種渾濁中透出了紅色的泉帶正一點點的飄入到窟窿眼上,並在窟窿的位置一下子崩解,變成了無數結構穩定的水珠,飛射向漫天的雲層里。

    “是狂戾之泉嗎?”莫凡急忙問道。

    “是,的確是他將狂戾泉水鋪向雲層。這個吳苦很可能是一名天生魂種的水系法師!”穆白說道。

    天生魂種!

    到達天生魂種之後,這個人無論到達哪里都可能降臨一場災難。

    就像秦羽兒,她無法在城市中生活,因為她所在的城市必定常年冰雪覆蓋,農作物無法生長、交通癱瘓……

    這種人被稱之為罹災者,強大到連天氣都被他們輕易掌握。

    秦羽兒可以說是冰災則,那麼這個吳苦正是雨災者!

    雨災者與撒朗狼狽為奸,便有了一場又一場的浩劫!!!

    莫凡徹底恍悟了。

    這就是撒朗的手段。

    以黑藥師來制造狂戾泉水。

    讓引渡首來吸納黑教廷成員,並四處安插眼線。

    等待狂戾罌粟成熟,等待滲透人員就位……

    吳苦現身,布置一場狂戾大雨,將泉水融于他制造的這場毀天滅地的暴雨中。

    這就是撒朗的浩劫!!

    所以撒朗也根本就不是什麼死神,她用的是一種看似高明實質又極其簡單的手段。

    就如同魔術表演。

    在不知道內幕的時候,你永遠無法明白魔術師是怎麼做到的,仿佛他們真的擁有某種神奇的力量。

    可知道了細節,便會恍然大悟,甚至覺得那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撒朗不是什麼神,她只是一個陰謀者,極有耐性又相當謹慎的在布置著她的陰謀罪惡,僅此而已!

    “這場叛變我們阻止不了,但我們可以拿下吳苦,提前停止這場災雨!”莫凡重重的說道。

    這一次,他們不在是什麼都做不了。

    更不是在這場災難浩劫中飄搖如木船,自身難保……

    有了藍蝙蝠這個重要的監視之瞳,他們可以狠狠的給予撒朗派系一次重創。

    滅掉黑教廷掌教,更讓撒朗的災雨計劃再也無法實施!

    ……

    “長官,上頭是要求我們撤離這里。”宮本辛有些為難的說道。

    “什麼上頭,我又不是你們審判會的。”莫凡很直接的說道。

    “可是,眼下新聯邦局面混亂,假如你們在這里使用了戰斗魔法,他們會將你們認為是反抗者,在這樣的戰爭面前,個人的力量實在太微不足道了。”宮本辛說道。

    國家局勢混亂不堪,熱河到般羅城,都屬于兩個政權的交戰區,這種情況下什麼規則,什麼法律,什麼公約都是不管用的,不是友軍,便是敵人。

    莫凡等人要到熱河上游,就得穿梭過這片硝煙四起的魔法戰場!

    那可不是比賽場上,九名選手對抗九名選手,而是數以萬計的魔法師在戰斗,已經跟實力無關了!

    “你們隨時都可能會死在這片戰場。”宮本辛說道。

    眼下硝煙四起,自保才是最重要的。

    連中國審判會都不願意讓自己的外勤組深陷于這場斗爭,他們又何苦在這里做無意義的掙扎??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