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哈哈哈哈,你們年輕人說話也真是無拘無束,換做我們這些老頭子要是把人比喻成野狗,會遭恨的。”閎午會長說道。

    “舅舅,那我先走了,很高興能夠在這裏結識這麼了不起的一位中國青年。”克野說道。

    聖影克野靠近了莫凡,但他的目光卻是注視着燕蘭,帶着極強的侵略性,甚至有幾分戲謔,就像是在用自己殘忍的神情讓燕蘭強行回憶起當初滅口的那一幕。

    燕蘭站在莫凡的身後,嚇得不敢說一句話。

    聖影克野勾起了嘴角,從莫凡身邊走過,順着那木質的旋轉階梯,皮鞋發出有序的聲響,慢慢的離開了這間辦公室。

    閎午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放了下來,他注視着莫凡,皺着眉頭問道:“你們有過節?”

    “你有一個好外甥,我昨天在魔都與他交手,他打算對我使用毀滅禁咒。在魔都裏使用禁咒會有什麼後果,會長大人應該是清楚的。”莫凡對閎午會長說道。

    “他今日來,正是和我說這件事的,聖城位列天使之職的禁咒法師,是有使用禁咒的特權,我這個魔法協會的會長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閎午會長示意莫凡到辦公室裏說。

    莫凡和燕蘭進了閎午會長的辦公室,閎午會長親自關上了門,門上有一個隔絕結界,顯然這裏的任何聲響都不會傳出去的。

    燕蘭坐在椅子上,低着頭。

    剛纔閎午會長的那番介紹就讓她極度不相信這位中國最高魔法協會的會長-閎午。

    但是,莫凡的態度卻不一樣。

    克野是閎午的外國親戚,不代表閎午就會包庇克野,當然,也不排除閎午與同盟會、聖城有密切的關係。

    一個人的立場是很複雜的。

    “穆寧雪被徵召的事情,閎午會長知曉不?”莫凡開門見山的問道。

    閎午會長搖了搖頭道:“我是明珠塔的會長,但我不是禁咒會的首腦,這件事是帝都禁咒會在處理的,你也知道我們當時退守到了矴城來,所有的心思也都在矴城和魔都。”

    “不過會長您好像知道一些內幕?”莫凡接着問道。

    “我也是剛剛得知。穆寧雪在極南之地與穆戎產生了極大的衝突,穆寧雪使用邪弓殺死了穆戎,據說這與穆寧雪同穆氏之間多年的恩怨有關。”閎午會長說道。

    莫凡皺起了眉頭,燕蘭更露出了驚訝之色。

    “原來已經安罪名了。”莫凡語氣低沉。

    “這件事不能魯莽,我們也知道你與穆寧雪的關係,即便如此你也不能輕易的挑戰聖城的威嚴。”閎午會長說道。

    “那閎午會長有什麼好建議?”莫凡問道。

    “我已經派人去找帝都禁咒會的負責人,穆寧雪是我們魔法協會的成員,哪怕是被冠以謀殺禁咒法師的罪名,我們也有申辯的權力。當然,聖城的這份罪狀並沒有全球公開,這說明聖城和同盟會那邊還有很多事情沒有搞清楚,暫時不能發佈全球通緝令。”閎館會長說道。

    “等你的外甥殺了與穆寧雪同行的所有知情人,全球通緝令就會發布了。”莫凡對閎午會長說道。

    “我能夠證……”燕蘭突然間開口。

    莫凡給燕蘭遞了一個眼色,燕蘭馬上止住了話語。

    這一幕被閎午會長看在眼裏,閎午會長目光重新回到了莫凡身上,輕嘆了一口氣道:“莫凡,你還是不太相信我啊,當初我們一起在魔都浴血奮戰……”

    “閎午會長,這是兩碼事。我從來不會懷疑您心中的大義,但一個人的職德與公正又可能與這份高尚的品質沒有直接關係。”莫凡說道。

    “你們年輕人說話就是這麼隨意啊,如果不是你莫凡,就這種話當着我的面說出口,我一定轟他出去。”閎午會長說道。

    “閎午會長打算怎麼做?”莫凡毫不在意,繼續問道。

    “我和你一樣,需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但不管事實如何,穆寧雪是中國魔法協會在籍人員,我作爲會長有義務保障她的一切人生權益。”閎午會長說道。

    “那就好。”莫凡無非是瞭解一箇中國魔法協會的態度。

    “迪拜的事情我聽說過的,莫凡,蘇鹿和聖城是兩回事,這一次你無論如何都不能衝動。”閎午會長特意叮囑道。

    莫凡因爲馮州龍,直接挑戰亞洲魔法協會議長。

    這件事被五大洲魔法協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封鎖,更爲迪拜的事情編了無數給個版本,但仍舊無法將事情徹底平息下去。

    莫凡這個名字,早就在五大洲魔法協會的黑名單裏了。

    現在又因爲穆寧雪的事情,莫凡很大可能站在五大洲魔法協會的對立面……

    莫凡在國內確實是一個傳奇人物,但國際上他卻是一個危險人物,早就受到了五大洲魔法協會高層的重視。

    如今中國這邊與妖魔的戰役持續不斷,內有山魔肆虐,外有海妖入侵,如果莫凡做了什麼非常出格的事情,被國際上高層的人抓住了把柄,國家很難出動足夠龐大的力量來保護莫凡。

    “這個會長不用擔心,我總不可能呼喚青龍在聖城大開殺戒。”莫凡笑了笑。

    閎午會長看着莫凡這個笑容,反而一陣惡寒。

    閎午會長擔心的就是這個!

    “無論是聖城還是同盟會,都沒有你想得那麼黑暗。穆寧雪的事情,要走最正規的途徑去申辯,也只有這個辦法能還她清白,能解救她。”閎午會長鄭重其事的說道。

    “正規途徑,就交給閎午會長了。”莫凡說道。

    “那你要幹嘛!”

    “哦哦,我當然是收集證據,瞭解真相,申辯難道不需要這些嗎?”莫凡急忙回答道。

    “唉,總之你不要衝動,儘可能的去找那些值得信賴的人,搞清楚這件事是什麼人在推動,哪些人希望穆寧雪有罪,穆戎的死究竟是什麼原因。”閎午會長說道。

    “我明白,閎午會長,韋廣怎麼說?”莫凡問道。

    “韋廣違反了中國禁咒會的規定,對徵召令有意隱瞞,公然反抗同盟會,現在已經被中國禁咒會除名了,他現在身在何處,我們也不太清楚……咳咳,你可以去了解一下是誰除了他的名。”閎午會長後半句突然壓低了聲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