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嗡嗡嗡嗡~~~~~~~~~~~~~~”

    那一大群吊命蠅終于如願以償了,它們非常過分的分成了兩批,一批收起了翅膀,開始往淤泥里鑽,去尋覓噴血的身子。

    另外一批飛向了頭顱,它們在斷口處狂舞,篝火聚會那樣。

    那顆士兵腦袋,他的表情還維持在驚恐萬分中,一雙眼楮瞪得極大。

    在河馬獸拉他出來的時候,他以為自己總算有救了,但怎麼也不會想到迎來的是這樣腦袋直接被扯出脖子的結果。

    雨聲躁耳,蠅振更擾得人心煩意亂。

    莫凡、穆白、趙滿延三人快步而來,看到這麼一幅情景,表情也沉重了幾分。

    “都救不起來嗎??”黑猩猩馬杰不敢相信的問道。

    其他幾個軍官都搖了搖頭。

    隊伍有一千多人,陷入到泥沼里的非常多,所以類似的慘劇在持續不斷的發生。

    有些人只是腳踝陷入到淤泥里,便整雙腳都拔不出來了。

    而等到整雙腿都在泥里之後,這個人基本上也活不成了!

    越來越多吊命蠅群體開始用餐,它們倒是可以鑽入到沼澤淤泥里,吃飽了又可以爬出來,抖一抖翅膀便飛到熱帶雨林里尋找一個樹洞進行產卵。

    所以吊命蠅的死亡預兆是正確的。

    “老趙,你也撈不出來嗎?”莫凡問道。

    趙滿延搖了搖頭。

    他好歹是一名超階土系法師,可沼澤的結構根本難以改變。

    而那些陷入到一半,還沒有完全陷進去的,他們的身體就跟長入到淤泥里一樣,如果過于使用蠻力,會直接把他們的身體給扯斷。

    “如果我凍住整片沼澤,就等于告訴聯邦軍我們在這里。”穆白也萬分無奈道。

    時間在流逝,原本還能夠行走的草坪地也開始慢慢的被漫上來的淤泥沼澤給覆蓋了。

    泥潭沼澤都是一塊一塊的,有點像濕田那樣,人好歹可以行走在田壟上。

    可隨著大雨不停的灌溉,那些一塊一塊的泥潭沼澤逐漸連在了一起,將那些原本可以行走的壟地都給侵佔了。

    一大片,陷入泥湖中央一樣茫然。

    所以他們即便站在原地不動,也可能出狀況。

    移動的話,有可能踩入到致命泥沼中。

    不移動,又是等待被泥沼給侵吞。

    “莫凡,你在干什麼,你還想讓那顆腦袋入土為安嗎……講道理,那顆腦袋寧願你把它掛在枯樹上風干也不願意在這里入土為安。”趙滿延說道。

    莫凡舉起了那顆頭顱,仔仔細細的檢查了起來。

    “腦袋下面還有一部分脖子,這里有泥。”莫凡指著上面的淤泥說道。

    “媽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別學穆白那變態啊。”趙滿延馬上擰過頭去道。

    “陷入到淤泥的身體部位,幾乎拔不出來,但你看他脖子這一截,其實已經沒入到淤泥里了的,是因為河馬獸力量太大,將它扯斷的。”莫凡接著說道。

    “你能不能顧及一下我的感受??我對尸體沒興趣!”趙滿延很不耐煩的道。

    穆白卻湊了過來,按照莫凡說的仔仔細細的研究了起來。

    “淤泥有吸力,但沒有理由吸力可以無窮大。”穆白說道。

    “你看這個。”

    莫凡將那顆腦袋轉了過來。

    同一時間,趙滿延到一旁嘔吐了起來。

    穆白則湊過去看,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地方。

    “指痕??”穆白驚訝道。

    “抓痕。”莫凡更正道。

    將其脖子有淤泥的部位洗干淨後,這名士兵的脖子上露出了一道很不明顯的抓痕。

    “有東西在淤泥里抓著他們!!!”穆白恍然大悟道。

    莫凡點了點頭。

    土壤沒問題,莫凡自己也是土系法師,他很認真的檢查過了。

    淤泥是有粘附力,看不可能強大到抗衡空間念力和召喚獸蠻力,所以莫凡就懷疑這個淤泥要麼存在自己不了解的詛咒魔法,要麼有什麼怪東西。

    “對,但暫時不知道是什麼。”莫凡說道。

    “假如如果下面真有東西,那這些吊命蠅應該會幫我們畫出來。”穆白說道。

    莫凡沒明白他說的意思。

    穆白打開手掌,手掌上有一些類似于尋妖粉的暗藍色骨粉,它們在雨中並不會消失,反而自動飄向了那些吊命蠅身上。

    “剛才我看到這些吊命蠅可以鑽入到淤泥里面的時候,我就讓它們攜帶這種藍骨熒粉了。”穆白說道。

    “聰明!”莫凡給穆白豎了拇指。

    “應該馬上有結果了。”穆白盯著黑色的泥潭。

    藍骨粉其實就是一種會黏附在妖魔身上的顏粉,不容易去除掉。是尋妖粉的一種更高級魔藥。這種東西一般也只有藥師們自己會調配,拿出來賣都是分分鐘就被獵人們搶走的。

    穆白看來是在藥師這個職業上越走越精了。

    藍骨粉,主要用來對付那些陰魂、影鬼、隱身類型的生物,可以讓它們身體發出有穿透效果的亮光來。

    所以即便隔著淤泥,其實藍骨粉的光還是能夠偷出來的,除非那些東西在泥下非常深。

    “長官,下面有東西,讓士兵們注意一下有暗藍色沉光的地方。”莫凡提醒了黑猩猩馬杰一句。

    “有什麼東西??”馬杰問道。

    “還不知道,我們也在檢查。”莫凡回答道。

    沼澤看上去平靜得如黑色的湖一樣,沒有冒出奇怪的泡泡,也沒有莫名的攪動和漩渦。

    藍骨粉是黏附在那些吊命蠅身上的。

    所以可以看到一點點藍色的微弱光點,它們像落入到水里的有色是沙子。

    吊命蠅吃遺體。

    漸漸的,一個個藍色的人形就在泥沼下面描畫了出來,看得在地面上的人反而一陣惡寒。

    可是,下一刻藍色骨粉出現的狀況,讓整個軍團的士兵嚇得差點跳起來!!

    那些人型框,在挪動!!

    它們在淤泥下面,竟然挪動到了幾個才陷入泥沼里不久的士兵下面。

    它們明明窒息死亡了,卻伸出手臂抓住還活著的士兵們的腳踝。

    像地獄熔爐里的惡鬼,瘋狂猙獰的將活人往下拽!!

    雖然只是藍色的暗沉光描畫的一個輪廓畫面。

    可這比親眼目睹下面的真實恐怖更讓人頭皮發麻!!

    不是什麼東西在抓住士兵們。

    是已經下去了的士兵在將他們自己人拖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