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怎麼能不明白莎迦話語裏的意思??

    作爲聖城的大天使長,她知道這個世界很多真相。

    她之前特意提到心夏的神女選舉被人暗箱操控,有一批人在支持着伊之紗,這表明心夏在選舉這一塊上其實已經逐漸佔據上風了,假如不是有某位天使的介入,神女勢在必得。

    可帕特農神廟畢竟是一個獨立在魔法協會之外的勢力,即便是聖城也不會輕易的去挑戰帕特農神廟的底蘊,他們真正能做的就是推遲選舉,讓選舉無限延期。

    只有聖女,沒有神女,帕特農神廟就會受到內部爭鬥的牽制!

    但是,這些幕後操控的人似乎最終還是失敗了!

    帕特農神廟的神女之選將在下一個芬花節舉行。

    準確的時間,便意味着神女即便推遲了一陣子,但一定會被選出來。

    這則報道會出現在世界報道上,在莎迦看來就是葉心夏已經掙脫了那位大天使的暗中壓制,也就是說那位大天使也小看了這位帕特農神廟聖女的統治力。

    假如穆寧雪的放逐之事,帕特農神廟的選舉推遲,都是那位大天使給莫凡施加的壓迫力,那麼無論是穆寧雪還是葉心夏,都超出了那位大天使的掌控!

    “單獨將你們拆開,或許大天使不會將你們放在黑名單的首位,但將你們放在一起的話,我想你們已經有極大的概率要爬上榜首了,畢竟還未歸位的大天使,他們往往針對的並不是最無可匹敵的,而是你們這種可以在短短几年時間變得無法控制的隱患,你們的成長,讓這位天使極度不安。”莎迦說道。

    很多事情都有預兆,在秦羽兒和總教官的事情發生之後,莫凡便已經明白,這個世界的毒瘤遠不止黑教廷,有些毒瘤它看上去比鮮活正常的器官更有生命力,甚至將其切除就等於直接殺死了整個世界生命體,天下大亂……

    或許這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真面目,不得不面對的。

    “每一個超出禁咒的力量,都是這個世界的‘管理層’不可控制的,魔法協會給每個國家的魔法書典目錄最高只到超階,他們不希望任何人踏入禁咒,也不希望任何人擁有超越到禁咒的能力。”莫凡說道。

    “一直如此,沒有人會在意魔法文明究竟會到達哪個高度,他們只在意自己是否一直處在全人類的頂端。”

    “老師,我們在迪拜的戰鬥一直都沒有結束,議長蘇鹿只不過是一個劊子手,殺死馮州龍老師的罪魁禍首是這個世界的頂端層。”

    後面半句話,莎迦的語氣從未有過的堅定。

    戰鬥一直沒有結束……

    假如將一個文明看做是一個人的話,那麼制約着這個世界不斷向前推進的正是這個人的大腦。

    大腦殺死一切會威脅到它掌控權的物質,維持着它現在處在的統治地位。

    說來也是有趣。

    每一個能夠站在社會頂端的人,必定是意志力無比堅定,拋除了人的懶惰、安逸、不思進取的這些劣根性,但當它們爬升到了那個位置的時候,他們的集權,他們的獨裁,他們對新生力量的不安與壓制,卻使得他們又成爲了人類這個種族的劣根。他們在人類之中擁有極高的代表性,卻使得整個人類羣體,不思進取、懶惰、安逸……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時代都是如此,統治階級無比迂腐,可那個時代往往是全人類都處在一個“危機”“弱小”狀態。

    沒有天敵的種族,的確會變得越來越可怕,因爲他們自己羣體裏面就會有一部分人蛻變爲“天敵”。

    人類的天敵是什麼?

    是人類的統治階級。

    然而最可笑的是,現在這個時代也並非安逸的,海妖的威脅,極南的侵害,在莫凡看來人類這艘世界之輪早已經在風雨中劇烈的飄搖,隨時都可能沉沒,而某些統治者還在繼續做着毒瘤之事。

    所以統治階級在歷史上一定會被推翻,他們迫使絕大多數人沒有退路沒有活路。

    在過去很長的時間,莫凡僅僅是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也從來沒有感受到所謂的統治壓力。

    真正讓他醒悟的,正是秦羽兒與斬空總教官的事情,讓莫凡感到無比深刻的是馮州龍的事情。

    只是最想不到的是纔過去幾年的時間,自己便要步兩位崇敬的人的後塵了。

    其實想想也對。

    自己以他們兩位爲榜樣的話,自己的下場應該也不會比他們好多少吧。

    那麼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嗎,讓自己成爲大天使眼中的敵人,而且很快將成爲世界之敵?

    捫心自問……

    莫凡並不覺得有。

    當然,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就是拒絕聖城的制裁,就是違抗這個世界,也等於是做錯了。

    所以擺在自己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去抗爭,希望渺茫的抗爭下去,要麼加入到他們。

    後者確實可以自保,可加入了他們,不等於加入了羅冕議員,不等於加入了米迦勒獨裁,不等於加入了蘇鹿團伙?

    天空如血,一隻遍體鱗傷的天鷹,揹着一個沒有了靈魂的青年軍人,至今還在杭州的冷棺中無法甦醒……

    捨身與邪袍融合,讓自己陷入到黑暗地獄換取了古都內城生機,他將自己的魂泯滅在聖城,不願再抗爭下去……

    苦心鑽研,晝夜無眠,當開闊了一個完美的革新法門時,他沒有第一時間申請“專利”,謀取利益,卻是前往亞洲魔法協會想要傳授給全世界,到頭來卻慘死他鄉……

    這些人,這些事,是何等刻骨銘心。

    要莫凡加入他們,豈不是要與這些人站在對立面???

    莫凡做不到。

    他踏上的路,與這些刻骨銘心的人是一致的,自己的心與魂,也受到了他們的影響變得難以屈從。

    所以正如莎迦說的,

    這場戰鬥,一直都沒有結束。

    但過去的戰鬥,很多時候都無法看清事情的真面目,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敵人究竟藏在何處,究竟是什麼在阻擾、在殘害,總是讓自己身邊那些可敬的人死去,讓自己那般痛徹心扉……

    現在莫凡清楚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