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閣主,你即便要這樣做,也應該徵求大家的同意纔對,我們每個人都在爲雙守閣效力,甚至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和榮譽去守衛雙守閣,閣主又怎麼可以因爲這種莫須有的事情將大家封禁在牢籠裏,這是對我們所有人的極大不信任!”警衛團的團長異常憤怒道。

    “雙守閣一直井然有序,哪裏有什麼邪性團伙,他們做過什麼嗎,他們真的給我們帶來了威脅嗎,閣主這樣草率的做出決定,是讓我們這些部衆們寒心啊。”

    什麼邪性團伙,到現在爲止都沒有邪性團伙作案的證據,何況東守閣一直都保持着完整的戒備,除了閣主自己帶出來的黑川景,沒有一個囚徒逃脫出來。

    既然如此,爲什麼要封禁雙守閣,因爲一些莫名其妙的推論,再莫須有的說出一個邪性團,就要讓所有人禁閉在雙守閣中??

    一時間,各個部門的人都提出了反對之聲,亦或者他們根本就不在意有沒有邪性團伙。

    “閣主,既然你說存在着這麼一個可怕的組織,那請揪出一個給我們看一看。你的部下切腹自盡前本就精神混亂,會說出一些古怪的話語也實屬正常。而這個小丫頭獵人是第一個到現場的,她聽到了什麼,或者看到了什的,便信以爲真。”警衛團的團長反駁道。

    “大家先靜一靜。”見到爭吵,望月名劍終於開口了。

    望月名劍還是有影響力的,大家都尊重這位雙守閣的元老。

    “近期發生的各種事情,認識的人、熟知的人莫名死去,我能夠明白大家心情都很糟糕,但事實擺在我們眼前的時候,我們沒有必要突然間分出兩個派別,相互之間鬥爭與猜忌,我們應該做的是團結起來,彌補當年的過錯,徹查有可能被滲透的部門,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弄清楚這個組織究竟想要做什麼,頭目又是誰,在座各位,並不是我懷疑大家,我堅信一些邪性的理念帶有魔性,確實會不知不覺影響大家的思維,假如有與他們接觸過,請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只要你願意協助我們,我們是不會追究的,畢竟這不是你的錯。”望月名劍對緊急會議裏的衆人說道。

    “那麼名劍閣下,您是認同的了?”警衛團團長問道。

    “是的。”望月名劍點了點頭。

    “藤方信子呢?”

    藤方信子同樣點了點頭。

    “我們應該齊心協力,共渡難關。”藤方信子說道。

    “可我們的難關又是什麼,在我看來就是大家故意搞出來的氣氛,很多離奇的死亡不最後都有合理的解釋嗎?”

    “事實上我們也不知道這個難關是什麼,這纔是我們最擔心與不安的,到現在爲止我們都還搞不清楚那個組織究竟要做什麼。”望月名劍長嘆了一聲。

    這種感覺極其糟糕,明明山雨欲來,卻見不到一點烏雲,就好像晴天午後一道霹靂,緊接着就是大雨傾盆,勢不可擋!

    望月名劍知道敵人來了,而且很近很近,可敵人是誰,又要做什麼,一無所知!

    ……

    閣主心意已決,他會繼續封禁雙守閣,對外的通告,依舊是有犯人逃脫,不允許任何人進出。

    離開了緊急會議,小澤軍官一臉的惆悵。

    他看着身邊的年輕美麗的七星獵人大師,苦着臉道:“沒有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

    “可是你要我解釋眼前的這些古怪現象的。”靈靈滿不在乎的說道。

    “哪知道事情比想象得嚴重多了啊,要知道真相是這些,寧願維持之前的那種恐慌,至少大家還可以安慰一下自己,說上一些也許這些都是巧合的話。”小澤軍官一臉喪氣。

    也不能怪他喪氣,他本是以維護雙守閣次序的名義聘請獵人,就想解決一下最近古怪的事情,誰知道這個獵人這麼生猛,把雙守閣的老底都全挖出來了!

    雙守閣是有很多歲月沉積的毛病,可這個世界上本就有很多東西見不得光啊,不僅僅是雙守閣,日本政權內部也一樣,只要當權者視而不見,腐爛到了全身,又有誰能知道,人們最多關心的依舊是眼前的表象亂象,吶喊不公的也只是自身利益。

    “小澤軍長,你有沒有想過,那個邪性團伙其實早已經佔領了雙守閣,他們藉助雙守閣改頭換面,重新生活?”靈靈突然間對小澤軍官說道。

    小澤軍官嚇得差點踩空了階梯。

    這推論,也太猛了吧!

    “靈靈姑娘的思維果然和我們正常人不太一樣,咳咳,如果真的被佔領了,那我豈不是也是他們一員?”小澤軍官苦着臉回答道。

    “所以啊,除了我和莫凡兩個外人,你們所有人應該都不值得相信。”靈靈說道。

    “要這麼說的話,你和莫凡才有可能是邪性團伙的首腦,在我們雙守閣製造這樣的恐慌,然後控制了閣主、名劍、信子三位首座,讓我們所有人都浸在這場自相殘殺的封禁遊戲中。”小澤軍官開玩笑似的說道。

    “呀,被你發現了。”靈靈臉色突然陰沉了起來。

    小澤軍官看着靈靈變臉,嚇得再一次踩空了石階。

    難道這纔是真相??

    等小澤軍官重新站穩身子,惡寒襲遍全身時,一竄銀鈴響動的悅耳笑聲傳了出來,就看到靈靈笑得捂着肚子坐在石階旁的長椅上,纖柔的身子笑着顫着。

    小澤軍官站在一旁,撓了撓頭。

    好吧,靈靈姑娘在捉弄自己。

    “在緊急會議裏,靈靈姑娘好像還有很多話沒有說,雖然我也是一個看上去不值得信賴的人,但我還是希望靈靈姑娘能夠告訴我更多的東西,我也不喜歡那種被矇蔽的感覺,即便知道一切都比預料的要糟糕,我也想知道。”小澤軍官突然認真了起來。

    “有個魔頭,他喜歡玩角色扮演的遊戲,我們認識他很久了,也追蹤他很久了。過去很長時間,我們都以爲他遊蕩在世界各地的監獄之地,吸食人們的怨恨等負面情緒,但我們忽略了一點,這裏是他的誕生的地方,又是國際上最有名的監獄,換做我是紅魔一秋,也會將根基設在這裏。”靈靈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