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沒有踏入雙守閣之前,靈靈與莫凡都下意識的認爲紅魔一秋將會在無月之夜到來前,對雙守閣大刀闊斧,將雙守閣攪得面目全非。

    事實是靈靈和莫凡都搞錯了。

    紅魔根本不會對雙守閣下手,也不會輕易的對這裏的任何人動手。

    因爲雙守閣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那個邪性團伙,便是紅魔一秋種在這裏的一顆邪苗,現如今早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樹蔭如一團烏雲一樣籠罩在了雙守閣中。

    無月夜要到了。

    這個雙守閣就是他紅魔一秋的堡壘,用來爲他晉升護駕。

    一旦他踏升帝王,他也會以雙守閣爲大本營,開始瘋狂滲透、瘋狂擴張,將整個大板都化爲他的監獄。

    “靈靈姑娘的意思是,我們雙守閣其實被滲透得非常嚴重??”小澤軍官驚駭無比的道。

    “小澤軍長,你也許小看了紅魔的能耐,在我們中國崑山就有一個紅魔的分身,他牢牢的控制了一個大型監獄數年之久,紅魔一秋從誕生到現在已經過去好幾十年了,這個雙守閣又有幾人可以獨善其身?”靈靈接着說道。

    “天吶,靈靈姑娘,這些就是你在會議上沒有說出來的話嗎!我們雙守閣難不成徹底被那個邪性團伙給佔領了??”小澤軍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音調,最後幾個字發音都有些尖銳!

    說好的只是被滲透,在小澤軍官的理念裏應該就是像官員中的腐敗分子一樣,是少數得那麼一些。

    可按照靈靈的論調,這個雙守閣已經徹底淪陷了??

    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不是一切看上去都井然有序嗎!!

    “小澤軍長,你是閣主和拓一的得力手下,難道會議結束的時候,閣主沒有讓你擬一份可懷疑的名單嗎?”靈靈問道。

    “暫時沒有。”小澤軍官搖了搖頭道。

    “哦,那他應該是先吩咐你送我回去,小澤軍長,我們來打個賭怎麼樣??”靈靈說道。

    “這個有什麼意義嗎?”

    “這樣我才能知道你值不值得相信。”靈靈說道。

    “我……我覺得我需要消化一下你剛纔說的。”小澤軍官開始有些害怕了,尤其是靈靈每多說一句,都讓他的理念崩塌一次。

    “明明是你自己一臉誠懇堅定的要求我告訴你真相的,我現在就在告訴你真相,可你這會又開始拒絕,開始退縮。”靈靈說道。

    “我……我……好吧,靈靈姑娘,我承認我開始害怕了,畢竟我在這裏長大,在這裏度過童年,在這裏學習,在這裏任職,雙守閣就像我的家一樣,每個人我都熟悉,每個人都那麼親切。”小澤軍官語氣都變了。

    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靈靈說得過於驚世駭俗了,小澤軍官都不知道該不該去相信靈靈,或者說願不願意去相信了。

    “很正常,多數人都願意活在夢裏,即便知道是夢被人無意間打攪醒來,都還是希望重回夢裏……可夢就是夢,不符合邏輯,不遵循常理,往往只呈現出你潛意識裏想要看到的樣子,當你思維正常的時候,再去看這個夢,就會發現所有的東西都是一幅簡畫,你癡迷的人,臉龐在扭曲、笑容虛假,你身後的秀麗景物是幾筆粗糙的線條、是模糊的輪廓,你根本不喜歡裏面的東西,只是寄託那種感覺,依賴那種感覺。”靈靈說道。

    小澤軍官被靈靈這些說得啞口無言。

    事實上靈靈這個比喻也很恰當,因爲雙守閣現在就很像一個夢境,在自己沒有意識到它有問題的時候,一切看上去那麼平常,當你仔細去深究,去思考,去刨根究底,便會發現很多事情都離奇、古怪、不尋常!

    就拿國館那幾個年輕人身上發生的事來說,他們真得正常嗎?

    明明是很小的一件事,卻出現了那麼多受害者。

    一觸摸就變形。

    “我回房休息咯,馬上月亮就要消失了。”靈靈對小澤軍官說道。

    “那您剛纔說打賭內容是什麼?”小澤軍官追問道。

    靈靈小聲的對小澤軍官說了幾句,小澤軍官頓時陷入了沉思。

    ……

    房間門關上了,小澤軍官還能夠感受到這位中國少女殘餘在房門前的清香,只是小澤軍官此時內心相當複雜。

    他該相信誰?

    相信自己從小到大生長的地方,從小就認識的那些長輩和同輩……

    還是這個不小心闖入進來的中國女孩,她的言論實在令人害怕!

    深呼吸了一口氣,小澤軍官返回到自己的崗位上,他是負責雙守閣的治安次序的人,發生的所有事情其實也都是小澤軍官職責內要處理的。

    剛到自己的辦公室,一個修長的背影立在窗前。

    小澤軍官愣了愣,發現微微亮的月光照耀出他的模樣,是一個熟悉的人,是閣主重京。

    “閣主大人,您怎麼來了?”小澤軍官意外道。

    他正要開燈,閣主卻阻止了。

    閣主重京轉來,同樣滿面愁容。

    “小澤,你這些年一直負責雙守閣的次序,幾乎所有在雙守閣發生的內部事件都是由你來處理的,你對各個部門,各個層級,各處人員都瞭如指掌,所以我希望你能夠爲我擬一份名單,將有可能受到了邪性團伙影響的人列出來給我。”閣主重京說道。

    “這……沒有證據,我又怎麼可以隨意定罪呢?”小澤軍官驚道。

    “只是一個懷疑名單,在我們國家,任何人都有權力去懷疑去設想,只要不對其做出違規的行徑。你所在的職位,從學院到家族,從家族到警衛部,從警衛部到軍部,無論是名劍、信子、拓一,都是你在溝通接觸、調和處理,你熟悉他們手底下每一個人,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他們這些年來在做什麼、做過什麼。雙守閣面臨大難,你又一直都是我非常信賴的部下,我單獨來此,就是因爲你一直都是一個正直忠誠的人,我需要你的協助。爲了這個被侵蝕的雙守閣……”閣主重京語氣沉重無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