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澤軍官猶豫良久,這纔開口對閣主道:“我盡力。”

    “好,但你要快。”閣主點了點頭。

    小澤軍官行了一個禮,閣主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送自己了。

    閣主離開後,小澤軍官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來。

    剛纔確實令他壓力很大,他坐到了椅子上,望着桌子不由的陷入到了苦思之中。

    這份名單他究竟要怎麼擬定。

    確實,在小澤的觀察中,有不少人符合了那些邪性團伙的特徵,他們行事詭異,做事沒有常理,可你如何能夠完全證明他已經參與到了邪惡團伙之中呢,萬一那個人只是最近有些神經緊張呢,萬一搞錯了呢??

    閣主給他分派的這個任務,讓小澤軍官壓力極大,事實上他根本不想將任何人放在雙守閣的對立面。

    窗外,冷月如眸,陰光如寒霜一樣灑落在雙守閣嶙峋的岩石峭壁上。

    峭壁之上,一座幾乎與岩石生長在一起的日式古堡矗立在淒冷的月色下,明明沒有一絲絲夜霧,卻令人感覺它完全籠罩在一層詭祕之中,凝視着那裏,有些入神的時候,會猛然間發現對面也有一雙雙眼睛,對這一頭虎視眈眈……

    ……

    觀景石臺,靈靈坐在岩石凳上,恬靜嫺雅。

    這裏空無一人,夜巡人都未必會到這種偏僻的角落。

    擡頭看了一眼月亮,正好就在頭頂上,估算了一下,大概兩天後這一輪小小的月鋒就會徹底消失,整個大地會陷入一片絕對的黑暗。

    “靈靈。”一個男子走來,臉上掛着懶洋洋的笑容,像是剛睡醒的樣子。

    靈靈沒有起身,甚至也沒有轉頭去看。

    來人是莫凡,上一次他就與靈靈約好,有什麼重要的發現就在這裏留個記號,零點見面。

    “這一次你有什麼發現嗎?”莫凡走了上來問道。

    “有啊,只可惜敵人也非常狡猾。”靈靈說道。

    “怎麼狡猾了?”莫凡道。

    “他有一些分身,在沒有到最關鍵的時候,他絕對不會拿自己的本尊冒險,我看到有魚入網的時候,就刻意的等了幾天,哪知道里面還是這條魚,沒有辦法,有條小魚也好,總比什麼都撈不着好。”靈靈這個時候才轉過來,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

    貝齒潔白、眼眸明亮,靈靈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越長大越妖孽。

    “總要一步一步來,那小魚是誰呢?”莫凡繼續上前來,幾乎要走到靈靈的面前。

    只不過,就在莫凡要再踏出一步時,他的身子莫名的一僵,像是雙腳被拉繩給扯住了一樣,行動相當艱難。

    莫凡皺起了眉頭,低頭看了一眼腳下,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踩到了一個禁錮陷阱之中。

    他腳踩的地方,有一塊相當於井蓋一樣大小的法圈,法圈裏面交錯着棕色的光痕,這些光痕無論如何複雜都會與另外幾條光痕組成一個困魔六芒星,困魔六芒星中心,一根根光矛刺立了起來,生生的將莫凡給定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你呀,你就是那條小魚。”靈靈笑容不減。

    “靈靈,你別開這種玩笑,你不會也着魔了吧,我是莫凡……”莫凡說道。

    “你真的是莫凡嗎,那我拷問你幾個問題,你能夠回答上來我就放了你?”靈靈在莫凡周圍走了一圈。

    “你問。”

    “我們第一次見面……”

    “在青天獵所。”莫凡搶答道。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穿的那件蘇格蘭條紋學生衫上一共有多少根條紋?”靈靈問道。

    莫凡:“???”

    “回答不出來吧,那你受死吧。”靈靈打了一個小響指,頓時困魔六芒星中那些光痕爆射出一道道威力驚人的光寸矛,它們對這個莫凡直接進行了凌遲之刑!

    “靈靈,你瘋了嗎!”莫凡承受着痛苦,同時也大吼道。

    靈靈無動於衷,她甚至直視着正被折磨的莫凡,就好像在對一個敵人行刑那般。

    困魔陣中的莫凡似乎終於無法忍受這種穿刺割裂了,他全身冒起了血紅之光,整個人像是一個充血膨脹的大血管,隨時都要爆開!

    “嘭!!!!!”

    血漿濺開,卻如刀槍劍斧一樣劈開了周圍的岩石,靈靈往後躲開,她站着的地方似乎提早佈置了一個守護結界,灑開的那些血漿並沒有傷到她。

    “呵,原形畢露了吧?”靈靈注視着困魔陣中的那個血人。

    全身都沐浴着流動式血,看不清他的樣子,更看不到皮囊,困魔陣中的那個莫凡終於顯出了本來的面貌。

    事實上,他本就沒有面貌,血魔人可以變化成任何人的樣子。

    “那麼我究竟在什麼地方露了破綻?”血魔人站在冷月下,看上去更加陰森恐怖,他張開嘴,嘴裏卻沒有一顆牙齒,像是一個沒有皮的蒼老軀殼。

    “嗯?”靈靈站在守護結界裏。

    “我是一個敬業且上進的血魔人,過去我常常去模仿一個人,幾乎做到可以與他的妻兒生活在一起幾個月相安無事,甚至我可以做得比原本的那個人更完美,讓其最親密的人迷戀於我,徹底忘卻了原本的那個人。我有什麼地方應該改進的,臨死前你可以告訴我嗎?”血魔人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來。

    “你想要模仿一個人,得先學會這個人的缺陷。”靈靈回答道。

    血魔人聽了這句話,還真的陷入了思考,過了一會他又展露出了笑容,似乎明白了靈靈這句話的意思。

    “有缺陷,有臭毛病的人,纔看上去真實,我努力去營造完美形象的那個人,刻意去得到別人認同的樣子,其實令人害怕,令人覺得虛僞,對嗎?”血魔人道。

    靈靈沒有再與這血魔人多廢話。

    血魔人繼續笑着,他看上去真得很開心,就像學到了一個更好的本領一樣,道:“多謝你的指點,所以你可以去死了……哦,我說的臨死前,指的是你!”

    血魔人儘管在笑,但看得出來他展現出的是一種瘋狂憤怒的氣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