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被識破了,那麼輕而易舉的識破了。

    在那天夜裏以莫凡身份踏入靈靈房間的那一刻,就已經被這個小丫頭給識破了!

    靈靈站在守護結界內,冷靜的看着正在發狂的血魔人,血魔人身軀持續在膨脹,他的血液像是溶漿一樣滾燙,可濺灑到地面上的時候卻如同強酸溶液那樣帶有噁心的腐蝕性。

    血魔人掙脫了困魔陣,他一步一步朝着靈靈走了過來。

    他的爪子也是血紅色的油漆,在他伸向靈靈時,靈靈的身旁突然出現了另外一個黑影。

    黑影出手速度極快,僅憑一隻手就將全身爆發可怕血漿的血魔人給狠狠的摁在了石壁上,在石壁上砸出了一個人痕來。

    血魔人拼命的掙扎,可在黑影面前,他如同一個三歲的孩童,一身強大邪惡的血漿之力也無法施展,反而是那個黑影,他的背後出現了暗裔魔影,使得他整個人如同魔王降臨一般,充滿了毀滅之力。

    “咯吱咯吱!!!!”

    手臂力量還在加強,就聽見血魔人全身骨骼被這一隻手摁斷的聲音,突然,黑影身上涌出了一隻暗裔狼頭,狼頭張開了嘴,一口猛咬向了血魔人,將血魔人的腦袋給直接摘了下來,一時間血魔人頸血狂噴,塗抹在石壁上,油漆一樣醒目!!

    終於血魔人的身體癱軟了,而那個暗裔狼頭迅速的將剩下的部位給吞噬,漸漸的隱沒在了黑影身後……

    黑影身穿着夜巡人的斗篷,他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個很普通的模樣來。

    血魔人在臨死前其實看到了黑影的真面目,這個人分明就是當時在樹林裏與他合影的那個巡夜人!

    “可惜了,要是紅魔本尊就好了。”巡夜人搖了搖頭道。

    “他不會那麼粗心大意,畢竟還有兩天,他的飛昇日子就到了。”靈靈說道。

    靈靈也認得這個巡夜人,那天夾在門縫上的一張合影,那個合影上正是這名巡夜人。

    “說實話,我也沒有想到自己這輩子還能跟自己合影。”巡夜人露出了笑容來。

    莫凡自己也覺得好笑。

    他利用欺詐之眼,扮成了一個普通的巡夜人。

    在暗中保護靈靈的時候,莫凡發現了有另外一個“自己”,正在試探靈靈去祭山得到了什麼線索,莫凡也是心大,索性假裝巧遇了“自己”,跑上去跟“自己”合了一張影。

    靈靈一夜沒有入睡,是因爲她知道那個深夜到訪的莫凡,並不是真的莫凡,應該是自己從祭山帶回來的一個紅魔分身,紅魔分身想知道靈靈瞭解到了什麼內幕,於是假扮成莫凡的樣子去問。

    靈靈那時什麼都沒有說,而且她也沒有去尋求幫助,因爲血魔人當時還守在樹林裏,只要靈靈趕踏出房門,他一定會立即動手,但靈靈也不敢睡去,只能夠關了燈,躲在被窩裏。

    索性莫凡一直就在暗中,特意給靈靈寄了那張合影,就是爲了告訴靈靈:我在附近,不用害怕。

    靈靈看到合影時,已經知道巡夜人才是真正的莫凡……

    之所以沒有馬上將這個血魔人正法,是因爲他們兩個默契的要釣魚,看看能否釣出背後的紅魔本尊一秋,奈何這個血魔人像個孤兒,沒有什麼太大的價值就只好提前收網,免得他惹出其他什麼事端。

    “靈靈,其實我也很好奇,你說他應該模仿一個人的缺陷,才真實,那請問我有什麼你一眼就能夠看出來的缺陷,而且別人學都學不來??”莫凡解除了欺詐之眼的僞裝,露出了原本的樣子問道。

    “你的賤氣別人學不來。”靈靈一邊檢查血魔人的屍體,一邊若無其事的回答道。

    “……”莫凡後悔自己要問這個問題了。

    其實,靈靈看穿了假莫凡,無非是因爲莫凡的一些習慣性動作,一些非刻意的親密,與那股子賤賤氣質在血魔人身上根本看不到。

    如果是莫凡,他深夜到訪根本就不會站在門口,露出徵求你意見才能夠進來的眼神。

    血魔人低估了莫凡的不要臉,也忽視了一點,莫凡一言一行中都透露着那股子純正血統的賤,如何模仿?

    “還有兩天,我覺得我們無論如何都得闖一趟東守閣了,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裏面,太過安靜了。”莫凡看了一眼那座黑漆漆矗立在無數黃色閃電之中的山巒,還有山巒上那一座古怪的古堡。

    “可東守閣戒備比以前森嚴,我們根本沒法從吊橋之外的地方進去。”靈靈也爲這件事頭疼。

    這些天來,靈靈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無論用什麼方式,都無法敲開東守閣的門,東守閣被看得太過嚴實了!

    “所以纔要想辦法啊。望月名劍和望月千薰也表示,他們在沒有得到閣主和軍總的允許下,是無法單方面向我們敞開東守閣的。”莫凡此時也非常頭疼。

    之前和望月千薰的那條懸崖密道已經被徹底封鎖了,唯一的出入口就只有那座吊橋,吊橋不僅有強大的禁制,還有許多高手,之前有嘗試着用暗影系偷偷闖入,但還是行不通,東守閣裏面還有好幾重保護。

    “其實有一個人是可以幫助我們的,只是不知道他覺悟如何了,希望我猜得沒有錯吧。”靈靈說道。

    “誰?”莫凡問道。

    “小澤,我查過了,小澤除了擔任總務職務之外,還負責監督東守閣的伙食、紀律問題,他如果願意幫助我們的話,應該可以進入到東守閣了。”靈靈說道。

    “小澤啊,他是一個沒有太多心眼的人吧,可他怎麼違背閣主和其他首座,選擇相信我們呢?”莫凡不解道。

    “所以,就看他的覺悟了,我今天和他說了蠻多的,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過來,唉,他也蠻可憐的,估計他是少數被矇在鼓裏的人吧,也難爲他和這些傀儡、蛀蟲、寄生物生活了這麼長時間。”靈靈嘆了一口氣道。

    “小澤沒問題嗎?”莫凡問道。

    “嗯。”

    “那我們怎麼給小澤做思想工作?”

    “我和他打了個賭,這會應該有結果了,先回我屋去吧,如果他在那等我,那思想工作就算是做成了。”靈靈道。
最近更新小說